手机上阅读

第84章 宴会,明争暗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84章 宴会,明争暗斗

    沈碧落凝眸望着面前的男子,他如初见般不苟言笑,一身黑色锦袍勾勒住挺拔的身体,比赵无极多了几分刚毅的脸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深沉如海,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她,只是这一次,他的眼中没有轻蔑,有的只是敬佩和感激。「^追^书^帮^首~发」

    沈碧落走上前去,像一个老师傅般拍拍他的肩膀,她的香气瞬间侵袭他的周身,他呼吸一滞,刚刚褪去红晕的脸上再次爆红一片。她轻轻一笑,淡淡道:“我很羡慕他有你这个弟弟,你不必谢我,也不必做这个承诺,因为这是我欠他的。”说完,她看也不看他,径直往大厅去了。

    这时,赵无极也来到了大厅,两人一前一后跨入门槛,却连眼神交流都没有,许多人看着她们两个形同陌路,反应各不相同。

    “沈姑娘。”赵无极突然出声叫住沈碧落,后者微微一愣,而后转眸望着他,目光淡漠疏离,眼底一派冷漠。

    赵无极却好似没感受到她的冷漠,淡淡道:“今日之事,多谢。”

    沈碧落浑然不在意道:“没什么,不过是本姑娘看你可怜,多说了几句而已。”说完便转身来到了琉璃的身旁。

    琉璃立刻推开所有人,端了一杯热茶给她,谄媚道:“渴了吧?快喝点茶。”

    鲜于宗月见他对沈碧落如此温柔体贴,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她的颜面何存?她冷笑着将琉璃挤到一边,冷声道:“红莲将军,你是不是对别人的娘子太关心了?”鲜于宗月说着,将沈碧落手中的茶盅接了过去,换上自己手中的热茶,含笑道:“趁热喝。”

    “好像你们还没完婚,我这弟弟比你这说不定就会变成陌生人的人更有资格关心小落落。”琉璃半分不让的将鲜于宗月给挤到了一旁,顺手将她的茶盅丢到了身后,一脸的趾高气扬。

    鲜于宗月冷着脸怒道:“君无戏言,小爷和碧落成婚是早晚的事,你好像管不着!”

    “呵呵,计划不如变化,明天的事,谁也说不准。”琉璃说至此,将目光投向被众人围着的赵无极,淡淡道:“就好像永平王,谁会想到他昨儿还不受皇帝的喜爱,今儿便咸鱼大翻身了呢。”

    众人嘴角微微抽搐,这红莲将军的胆子可真大,竟然当众这么讽刺安平王,说他是咸鱼,那皇帝和其他王爷岂不也是咸鱼。

    赵无极却丝毫没有生气,而是冲他淡淡一笑。

    琉璃冷哼一声,转过身去。

    沈碧落见他和鲜于宗月好似还没吵够,遂出声制止道:“好了,都少说两句。”

    琉璃和鲜于宗月对视一眼,而后各自掉开,虽然面色依旧不满,却是乖乖的不再出声。

    沈碧落来到桌前坐下,立时,许多人围了上来,不过当琉璃两人黑着脸一左一右坐在她身边时,谁也不敢再叨扰她休息了。

    不远处,沈秋落咬牙切齿的望着沈碧落,此时她周围的千金小姐们正在追问她关于沈碧落的事情,虽然她将其说的一文不值,大家也在拼命的附和她,但她就是气闷!而且三皇子方才望着她的眼神,要多嫌弃有多嫌弃,她自然明白,那男人是嫌她不如沈碧落!

    沈碧落自然感受到了沈秋落的目光,但她早就习惯了无视,遂她并不在意,但这并不代表她身旁两人不在意。

    琉璃皱眉瞪着沈秋落,见后者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甚至变本加厉的说着沈碧落的坏话,他终于忍不住怒道:“那边那个人模狗样的丑女人,你看这边一眼,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大厅内因为琉璃这句话而霎时间安静下来,沈秋落红着脸怒道:“你……你刚刚说什么?你好大的胆子!”

    “哟?一个将军,连说一个黄毛丫头都没资格?何况还是你这种恶毒没品的女人?”鲜于宗月呛声道。

    沈秋落脸色一白,旋即冷笑道:“两位都是有身份的人,无故刁难我一个弱女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此时,她身边的几个女子也开始为她说话,虽说琉璃两人外貌迷倒了万千女子,但他们向着沈碧落,那就是她们的敌人。

    沈碧落淡淡的抬手,止住了欲开口的琉璃,而后抬眸,目光淡淡的落在沈秋落的脸上,后者忍不住一个哆嗦,再不敢多说话了。

    琉璃崇拜的望着沈碧落道:“小落落,还是你厉害啊。”

    沈碧落轻轻“嗯”了一声,挑眉邪魅一笑道:“不是我厉害,只是她心虚而已。”至于心虚什么,她没有说,却引起了一番猜测。

    沈秋落紧紧咬着唇,如果说她方才还想着要再奚落沈碧落的话,此时她是真的怕了,因为她突然想起上次在情人湖那艘船上发生的事。

    沈碧落手上有她和赵无痕的把柄,她自然不敢妄动。

    而沈秋落的沉默,自然让人更加浮想联翩。

    宴会就在这一番明争暗斗中结束了,不胜酒力的赵无极早早就被赵无庸和赵无殇搀扶着往新房去了,沈碧落本就不愿多呆一刻,若不是怕别人以为她是伤心,不敢呆在这儿,她早就走了,遂有人一告辞离去,她就和琉璃、鲜于宗月准备走人。只是她没有发现,以前的她,可从来不管外人是怎么想自己的。

    “腥风血雨夜,不知道永平王还有没有兴致洞房花烛。”鲜于宗月见赵无庸两人回来,挑眉调笑道。

    赵无庸两人面色古怪的望着沈碧落,却发现她只是懒懒的笑了笑,偏过脸有些俏皮的望着鲜于宗月道:“腥风血雨夜,却是金榜题名时,王爷自然有兴致陪自己的娘子好好玩玩。”

    琉璃微微皱眉,有些魂不守舍,就是听了沈碧落的话,他也没有反应,鲜于宗月发现他的异常,好奇道:“你怎么了?”

    琉璃迟钝的“啊”了一声,发现几人都在看他,他看了沈碧落一眼,皱眉道:“我要先回去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碧落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微微颔首道:“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们。”

    琉璃不再多言,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偌大的王府。

    鲜于宗月忍不住舔了舔唇瓣,心道,这家伙的武功又精进了?太可怕了。

    沈碧落看了赵无庸二人一眼,说了句告辞,便对鲜于宗月说:“走吧。”

    鲜于宗月一颗心却全在琉璃的身上,人都不见了,她依然呆呆的望着半空,沈碧落低低一笑,生起了逗她的心思,刚要说话,下一刻,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瞬间换了地方。

    望着黑暗中那双明亮的凤眸,沈碧落微微敛眉,一把推开他,冷声道:“你疯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赵无极竟然已经强大到,可以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在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来个‘乾坤大挪移’了。她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正倚着一座假山,再看看四周,她呼吸一滞,这假山就在她方才站的地方附近。

    赵无极目光深深的望着她,一手抚上她的发,柔声道:“不用担心,他们听不到你的声音。”

    沈碧落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如今他的实力已经增长到了何种程度,她无从得知,但既然他拥有神力,这点障眼法他都不会的话,她倒是奇怪了,遂她平静下来,但依旧冷着脸望着他,淡淡道:“所以说,是妖国有消息了?”

    赵无极眼神一黯,垂下眼帘,淡淡道:“难道我找你,必须有事么?”

    沈碧落抬手,毫不客气的将他的手从自己的发顶心拍下来,冷声道:“没事你找我做什么?我们两个好像已经约定好了,没事不必要联系,更不需要见面。”

    赵无极抬眸望着她,眼底流动着几分沉痛的流光,沉默许久,他淡淡道:“看来你已经整理好你的感情了。”

    沈碧落挑了挑秀眉,压下心中的波动,懒懒道:“是啊,难道你还没整理好?”说至此,她凉凉一笑道:“如果真是这样,我可要考虑是不是该继续和你合作了。”

    “怎么说?”赵无极眉头微皱,问道。

    沈碧落错开他的目光,有些慵懒的窝在假石上,悠悠道:“如果你还对我念念不忘,我会很困扰。”

    赵无极一脸探究的望着她,明明知道她在说谎,可她的眼眸中那满满的不屑让他不想相信都难,他眉头深皱,墨如点漆的眼底情绪波动不定,沉默许久,他突然低低一笑。

    沈碧落微微一愣,转眸望着他,见他又恢复了平常那淡漠风清的模样,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舒服,皱眉道:“你笑什么?”

    赵无极摇摇头,后退一步,与她保持着半步之遥,淡淡道:“这样的你,很好。”

    沈碧落没有说话,只是抿了抿薄唇,眼底带了几分疑惑。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也许我一开始就该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只是合作,不动私情,这样我们相处才更愉快,办事效率也会更高。”赵无极一脸认真道,好似这番话真是经过他的深思熟虑说出来的。

    沈碧落面色微变,只是她很快压下愤怒的情绪,银牙紧咬,冷笑道:“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呵呵……看来永平王刚刚是在试探末将呢。”

    赵无极微微颔首,淡淡道:“不错,而且我考虑过,我们两个避而不见反而让人觉得奇怪,既然你我都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感情,以后还是像之前那样相处吧,这样也更方便你我商谈接下来的计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