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章 震惊,关心则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2章 震惊,关心则乱

    “去告诉夫人,这边已经没事了,让她别担心,早些休息。★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沈碧落抬眸淡淡扫了一眼端着水盆进来的丫鬟,懒懒道。

    那丫鬟立时走了出去。

    沈碧落来到盆架前,将锦帕沾湿,递给靠在榻上休息的鲜于宗月道:“擦擦脸吧,一会儿热水来了,好好泡个澡,你体内的伤应该快好了,至于红莲那家伙,你不用担心,如果他再敢对你动手,我保准剁了他的爪子!”

    鲜于宗月听了这话,有些惊愕的望着她,心里忍不住腹诽道:“她竟然要为了我教训红莲,她不会真的对我动心了吧?糟了!我可不想真的伤害她呀。”

    沈碧落拿着茶壶的手微微攥紧,嘴角抽了抽,果然,这家伙误会了。

    “喝茶。”沈碧落转身,努力保持淡定,微微一笑,将茶盅递给了鲜于宗月。

    鲜于宗月有几分扭捏的接过茶盅,道了谢后,抿了口茶,目光有些躲闪的望着被衾,好像不敢看沈碧落。

    沈碧落心里突然就有团火,靠!她干嘛要多事啊!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沈碧落应声,便见松月走了进来,眼底还带了几分与平时不同的光彩。她正好奇,松月便激动上前,含笑道:“沈姑娘,请问你是怎么炼制这些丹药的,它们的效果太神奇了,你可以多炼制一些么?我可以给你放到我们济世堂去卖。”

    沈碧落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松月,她不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挑了挑秀眉,眼底一瞬间流光溢彩。

    “原来济世堂还需要这种丹药?不过,我好像不缺银子。”沈碧落想了想,如是回答道,然后就想起琉璃好像很久没有出去‘赚钱’了,虽然说她位居将军,又得到了诸多赏赐,但她不得不为以后打算。等她离开了这个世界,李月华怎么办?

    松月并不知道沈碧落的想法,只是含笑道:“沈姑娘您会炼制的,当然不只是这种能治伤口的丹药,其他的……”

    沈碧落倒也干脆,笑笑道:“容我再想一想,等我考虑好了就去找你。”

    “好,一言为定!”松月说完便离开了。

    这时,下人已经将热水端了进来,沈碧落为了不引起鲜于宗月更大的误会,遂也告辞离开了,只是刚回到房间没多久,她便听到琉璃的声音。

    她推开后窗,目光慵懒的望向后院的方向,琉璃和妖娆的对话清晰的传了过来,她冷然一笑,款步来到床榻旁,抬手便将缚妖绳取出,而后推门而出。

    “好!如果你在这儿过的这么不开心,师傅陪你一起离开!”琉璃望着满面泪水,好似风一吹便倒了的妖娆,坚定道。反正他已经彻底被沈碧落讨厌了,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留下来的勇气。

    沈碧落悄无声息的来到廊下,琉璃却丝毫未察觉到她的气息,而妖娆则一脸惊恐的望着她,一张原本就惨白的脸色越发灰败,毫无生机。

    “沈将军!”妖娆突然跪了下来,怯弱的惊呼出声。

    琉璃微微一愣,僵直了后背,旋即缓缓转身,正对上沈碧落那双含笑的凤眸,此时的她,周身沐浴在月光之中,一张绝色倾城的容颜上,笑意一如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明媚,却又透着几分冰冷。

    琉璃心里咯噔一声,突然就涌出强大的不安来。

    沈碧落的目光冷淡的扫过跪在那里,瑟瑟发抖的妖娆,然后扫过早前就晕厥在那里的丫鬟,眼底闪过一抹锋芒,只那一眼,妖娆便感觉到一股杀机,她的脸上又白了白,她毫不怀疑,沈碧落此时可以出手杀了她。

    琉璃自然也感觉到了沈碧落来者不善,他向一旁挪了挪,挡在了妖娆的身前,皱眉道:“碧落,我知道你现在看我们就讨厌,所以我决定带着妖娆离开将军府。你……你要照顾好你自己。”他的声音,此时好似被剑擦过般喑哑,连那双丹凤眸都有些红。

    “你要走?”沈碧落勾勒红唇,双眸的笑意越来越浓,只是给人的感觉更加危险。

    琉璃抿了抿唇,垂眸望着脚尖,有几分受伤道:“我想这样,你会开心点。”

    沈碧落没有说话,四周的气氛突然低了许多,琉璃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深,他终于忍不住,微微抬眸,结果迎接他的是如剑般锋利的一巴掌,这一巴掌太快,以至于他根本就来不及还手,下一刻,他整个人飞身而起,狠狠的撞在门框上,狼狈的倒在了房间中。

    他知道沈碧落晋升了,却不知道她如今厉害到了这种地步。

    “咳咳咳……”琉璃撑着身子站起来,此时,妖娆一脸惶恐的起身,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哭哭啼啼的喊着他的名字。

    下一刻,她便觉得身子一轻,竟然是被沈碧落直接拎着胳膊甩了出去,琉璃慌忙起身,想去救她,沈碧落邪魅一笑,下一刻,缚妖绳已经如一条蟒蛇般缠住了他的身子,只是一瞬间,他便无法动弹,只是奇怪的是,他没有变回原形。

    沈碧落勾唇一笑道:“放心,缚妖绳听我的命令,给你留了点妖力保持你的原形。”说完,她走了过去,一脚将他踹出去,而后,他便被搞搞挂在了树上。

    沈碧落望着目瞪口呆,不知该作何反应的妖娆,懒懒道:“你不是中毒了么?既然如此,回房间好好休息,否则……”

    不等她将话说完,妖娆已经飞快的返回了房间。

    沈碧落站在长廊下,负手而立,一双眸子满含讥诮的望着满面颓败,像个枯叶一般垂着脑袋的琉璃,懒懒道:“你这么蠢,就在这里好好反思好了,明日上朝,我会向皇上为你请假的。”说完便转身,进了妖娆的房间。

    此时,妖娆面色惨白,在床榻上缩成一团,见到沈碧落,她遏制不住的浑身发颤,紧紧贴着墙面,望着不断靠近的沈碧落,摇摇头,跪在那里,慌张道:“沈将军,我错了……”

    “哦?你哪里错了?”沈碧落停在那里,一手缓缓抚弄着一缕青丝,一双勾人的眸子含笑望着妖娆,同时,读心术开始探入妖娆的心房,不过令她失望的是,这胆小鬼在惊恐之下,心里除了怕就是怕,什么有用的念头都没有产生。

    沈碧落略有些失望的望着妖娆,下一刻,后者紧紧咬唇,好似下定决心般,匍匐在那里道:“是我求丫鬟帮我陷害鲜于太子的,是我自己春心大动,不愿让师傅再对您执着,所以想着借机挑拨你和师傅的关系,从而……从而爱上我,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窗外,琉璃震惊的抬起头来,听着妖娆的话,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他虽然强大,却没有读心术,自然不会知道自己一心一意教导的徒弟,竟然真的挑拨他和最在乎的人之间的关系。想到沈碧落的话,他突然感到可笑,自己可不就是一个蠢货么?

    房间内,沈碧落坐在花梨木桌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优雅的品着,妖娆的话半真半假,这从其内心独白就知道了,她想陷害的其实是沈碧落,只不过听说后者不在房间内,只好将主意打到鲜于宗月的身上,而那个丫鬟,是她用药物控制的。

    其实她的计策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然而,就是因为琉璃对她的盲目信任,让她的计策一次次得逞。

    只是,沈碧落并不满意妖娆的回答,她如此的诚实,倒让人觉得她有另外的阴谋。沈碧落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了几圈,勾了勾唇角道:“我再问你,那日你究竟被谁给抓走了?亦或是,是谁把你接走了?”

    妖娆浑身一颤,眼底满是慌张,面上却一派委屈道:“将军……你难道在怀疑我对师傅的心意?我当日醒来,发现自己被丢弃在客栈中,以为师傅不要我了,所以才准备离开,成全你们,谁知刚出门就被人打晕了,醒来后,我……我遭受了怎样的折磨你知道么?”说着,她的眼底满是惊骇,脸色也比之前差许多。

    沈碧落秀眉微蹙,如果说妖娆面上的惶恐是装出来的,可她内心的惶恐又怎么解释?沈碧落感觉到她的心在震颤,好像真的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难道,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妖娆紧紧咬着唇,脑海中是被冷夜带走后,面临的那些非人的折磨,她因为没有按时完成任务,而被她最崇敬的王赏给了那些肮脏的觊觎她美貌的低等妖怪,她就在心心念念的那个人面前遭受着最大的侮辱。若不是因为琉璃在四处找她,冷夜根本不会放过她。

    当然,只能读懂心语,却看不到她的经历的沈碧落,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骗我。”沈碧落皱眉沉声道,妖娆的反应不假,看来她在她效忠的那人那里受了不少苦头,不过想想也是,那冷夜一看就是个大变态,指不定怎么折磨在他看来没用的下属呢。至于琉璃……这家伙恐怕因为刚才的话,又要心疼这个小徒弟了。

    不得不说,沈碧落真的很了解琉璃,原本一肚子怒火的他,在感受到妖娆的恐惧时,竟然又心疼起来,只是他要庆幸于自己的强大,沈碧落才不可能轻易的探查到他的内心,否则她一定会暴怒,然后再痛扁他一顿。

    沈碧落转身离开,身后,妖娆明显松了一口气,心道,终于送走了这女魔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