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5章 警惕,识破真面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5章 警惕,识破真面目

    虽然还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是一旦警惕起来的琉璃,比赵无极不遑多让,再加上他与妖娆聊天时,似有若无的都在套她的话,从她避重就轻,躲躲闪闪的话语中,他已经猜到,她真的有事瞒着他!

    琉璃站在长廊下,望着天空那一轮明月,想起今晚的事,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还好,他没有一错再错下去,还好,他勇敢的问出了那个问题,如今,沈碧落答应给他机会,他就好像看到了两人相依相偎的情景。「^追^书^帮^首~发」

    “赵无极,对不住了。”琉璃低声呢喃道,他不是小看赵无极在沈碧落心中的位置,而是他很清楚,他们总有一天是要回去的,回到那个没有赵无极的大陆上,到时候,他的机会只会无限的增大。

    琉璃心满意足的回到房间,不知道是不是美梦来的太快,他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沈碧落躺在榻上,回想着今夜的一切,总觉得自己的决定太仓促了,可是一想到琉璃的那些话,她就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两个字。她望着帐顶,想起自己徒步穿过妖怪森林时的一幕幕,总是出现在她几步之遥的野兔,普通的山洞中,那看起来像刚篆刻上去的修炼秘法,还有她修炼总是无法突破时,眉心间那股奇异的热流,这些,都是琉璃的手笔吧?

    沈碧落想着想着,便觉得脸颊冰凉,她微微一愣,抬手一摸,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脸颊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泪水,她有些茫然的看着湿湿的手心,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哭,心里也堵堵的,涩涩的,压抑着喘不过气。

    良久,她的心里,那被她极力压制的情绪突然爆发,下一刻,她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在说话。

    “赵无极,为何一直守护在我身边的是琉璃,却不是你?”

    沈碧落的脸色一寸寸白了下去,为何?为何她直到现在,还是那么不甘心?还是对那男人念念不忘?为什么?她就真的那么犯贱,爱那个男人爱的发狂么?

    “你问为什么?因为你的心不会欺骗你。”这时,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沈碧落浑身绷紧,下一刻,她看到自己此时正坐在一片云上,而面前不远处,是白衣翻飞,脸在一团云雾中看不清晰的御天。

    沈碧落微微敛眉,旋即反应过来,起身,将睡袍上身松垮的衣襟拉了拉,皱眉道:“你怎么又把我弄到这鬼地方来了?”而对于他之前的话,她明智的选择了无视。

    御天半响没有说话,如果沈碧落能看到他的脸,就会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有多烦躁了,就在沈碧落不耐起来时,他突然恢复了原本的腔调,含笑戏谑道:“我只是觉得你心情太压抑了,作为你的朋友,我自然是要把你拯救出来喽,顺便……”说至此,他的语气突然转冷,淡淡道:“顺便提醒你,你该做什么决定。”

    “什么意思?”沈碧落虽然不明白御天怎么了,但如果此时她还看不出御天心情不佳的话,她就是蠢货了。

    御天冷冷哼了一声,轻蔑道:“竟然给那低贱的狐狸机会,沈碧落,你真让本尊失望!这样下去,你这辈子也不用跨入神域了。”

    沈碧落面上微怒,她皱眉冷声道:“我怎么选择,好像与你无关,而且,我为何一定要跨入神域?抱歉,在看到你之后,我觉得神域真的是枯燥无味惯了,我才不想在这里呆着。”

    “你!”御天第一次如此气愤,而随着他情绪的波动,天空原本美丽的白云突然间便变成了乌云,乌云堆积碰撞,闪电隐忍不发,不远处隐隐有雷声在作响。

    沈碧落望着四周,有种下一刻就会被雷劈的感觉。她目光古怪的望着那看不清面目的御天,自己答应给琉璃机会,他发什么脾气?她真的很想去探一探他的内心世界,可是他太强大,她的读心术还未触及他的周身就被弹了回来。

    下一刻,御天拂了拂手,沈碧落便觉得自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起来,她努力的想要反抗,却可耻的发现,在他的淫威之下,她根本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她还是没有停下来,而当她准备破口大骂时,他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如果你选择那个臭狐狸,那就等着给赵无极收尸吧。”

    沈碧落蓦地睁大眼睛,一股怒气在她的胸口攒聚,她气愤的骂道:“御天,你这个混蛋!蛮不讲理的混球!你他娘的就该被从神域中踢下来,你……”沈碧落骂着骂着,觉得自己的嗓子好似被什么卡住了,再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只能恶狠狠地盯着那虚空,看的那堆乌云瑟瑟发抖。

    神域内突然安静下来,一道瀑布旁,一座雅致的凉亭中,御天单手撑腮,慵懒的望着不远处的几株花,他的对面,一个白胡子老者缕着胡子,一脸无奈道:“你干嘛动那么大的怒气?你也说了,不会干涉他们的,那丫头不选择赵无极,就是赵无极的命,你还真能下狠手把那小子给宰了,那小子怎么说也是你的……”

    “滚!”御天面色一冷,一抬袖子,那仙风道骨的老者便被一道风卷走了,再也没了方才的淡然。

    御天站起身来,来到瀑布旁,一脚将一块石子踢出多远,咬牙切齿道:“赵无极,你真是个没用的家伙!”

    而不知道这一切的沈碧落,此时已经陷入了梦境中。她就是在昏昏欲睡时被御天弄了过来,此时被赶走,虽然很气愤,却睁不开眼睛,而且,她发现她此时正站在一条木桥上,木桥前后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青石板路,青石板路两旁,是开得红艳艳的曼珠沙华,而桥下,是一条漆黑的河流,这河流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连那些娇艳的曼珠沙华都好似染了血色般。

    沈碧落眉头紧皱,自己这是在哪?

    “红莲!”这时,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

    沈碧落微微抬眸,便见对面木桥上,一个红衣银发的男子站在那里,正冲她招手,一阵清风袭来,几片花瓣在她的眼前飞过,她赫然发现,这个男人,又是和御天一样,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可是,他那嗅着鎏金花纹的红色锦袍,和那头张扬的银发,无一不让她想起琉璃。

    可是,红莲?这是在喊她?

    “红莲,你再等等,下一个轮回,下一个,我们就能度过劫难了,你放心,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的。”男子好听的声音一如一曲最美的音调,在她的耳畔响起,她的秀眉紧蹙,什么意思?

    这时,她惊愕的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耳畔回荡:“无缺,等我……”是她在说话么?可是,她怎么会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又为何要他等自己?

    沈碧落一手捂着脑袋,只觉得头疼欲裂,而她的脑海中,不断闪过一幕幕,均是关于她和这个叫‘无缺’的一些事情,难道这是她的前世今生?还是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梦呢?

    “小落落,小落落!”

    沈碧落微微敛眉,缓缓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琉璃那双关切的丹凤眸,她微微一愣,真的是一场梦,看着面前这张容颜,她突然道:“你把面具拿下来。”

    琉璃虽然好奇她为何突然要他做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准备揭下面具,不过沈碧落突然又按住他的手,有些烦躁道:“罢了,反正我也不记得那人的长相。”

    “什么?”琉璃一脸莫名其妙道。

    沈碧落望着他,问道:“你认识一个叫无缺的男人么?”

    琉璃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愕,沈碧落微微眯起眸子,等来的却是让她吐血的一个答案。

    “他是谁?你什么时候又认识这个男人了?”

    沈碧落翻了个白眼,看琉璃的神情,她还以为他知道什么,没想到他的关注重点竟然是这个。她抬手狠狠赏了他一个爆栗,没好气道:“我不认识!”说完,她将那个梦境说了出来,因为在洗漱,遂她并未发现琉璃眼底偶尔划过的震惊。

    洗漱完后,沈碧落便一脚将他踹了出去,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去穿戴官服?”

    琉璃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左卫将军,他郁闷的出了房间,这时,沈碧落在丫鬟的侍候下穿上紫色大团花官袍,一头青丝已经简单的挽成一个发髻,上面依旧簪着锁魂簪,虽然粉黛未施,但那张倾世容颜依旧令人惊艳。

    沈碧落站在铜镜前,慢条斯理的理着云纹衣袖,正准备离开,门便被推开了,来的,正是鲜于宗月,她看上去一夜未眠,原本那双漆黑明亮的双眸,此时也暗淡无光。

    沈碧落拂了拂手,丫鬟便立刻退了出去,她转过脸来,目光定定的望着鲜于宗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鲜于宗月只是目光呆滞的望着沈碧落,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她知道,自己和沈碧落根本没有可比性,如果后者是一朵明艳张扬的牡丹花,那么她就是牡丹花下那不起眼的狗尾巴草,想想世上有谁会将目光停留在狗尾巴草上呢?

    “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吧。”沈碧落微微敛眉,淡淡道。

    鲜于宗月抿了抿唇,身上早已经没有了原本的张扬肆意,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失恋的人般毫无精神。可是,她不甘心,所以她犹豫片刻道:“你喜欢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