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离开,你不是原来的碧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9章 离开,你不是原来的碧落?

    不一会儿,沈碧落倏然睁开双眸,推开秋月的手,摸了摸鼻子道:“还真是让我意外……”

    “主子,您看到了什么?”秋霜见沈碧落一副了然的模样,忙追问道。★首发追书帮★

    看到了什么?沈碧落秀眉微蹙,觉得这事的确不好开口,只是真没想到赵无意竟然和烈焰公主行那苟且之事,他们两个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关系啊。

    沈碧落想到脑海中的场景,火焰的娇吟,赵无意的急切,这一切看起来那么真实,都在提醒她,这都是真的。他们有染?哦不,世界乱了!

    沈碧落的沉默,和秋月的大红脸,让秋霜更加焦急,最后,沈碧落不堪其扰,把她们强行召回锁魂簪中,并切断了与锁魂簪的联系,秋月的声音才瞬间消失。

    沈碧落来到窗前,望着外面的景色,眼底除了震惊之外,还有深深的忧虑。赵无意和赵无痕好的就差上同一个女人了,怎么会不认识冷夜?难道说,他不知道冷夜的真实身份?或者说就连赵无痕都不知道?

    只是就算不知道冷夜的身份,以赵无意的性格和胆量,又怎么敢对天师的女人下手?何况这个女人还是皇帝最宠爱的烈焰公主。再想下去,她就更不明白了,烈焰公主对赵无极的执着并不简单,是什么让她移情别恋?

    沈碧落从未想过烈焰公主是被逼迫的,她觉得,以那位公主的性格,如果是被强迫的,此时赵无意可能就被皇帝狠狠惩治了。

    可她却忘记了,烈焰公主的生母,乃是妖国的女皇,这个名不副实的女皇,此时的生死都攥在强大的妖怪手中,她的女儿若知道了,又怎敢忤逆冷夜?

    “将军大人,夫人要您过去。”这时,外面传来丫鬟的声音。

    沈碧落收回心思,开门,往李月华的院落去了。路上,她遇到了告辞离开的冷夜,冲后者微微颔首,当做打招呼,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冷夜望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暗处,琉璃目光冷冽的望着他,肮脏的妖怪,竟然敢觊觎自己的女人!此时的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妖怪。

    沈碧落刚踏入碧云院,便看到李月华拉着鲜于宗月的手,正在低头擦泪,她立刻猜到什么,望着鲜于宗月,她微微蹙眉,淡淡问道:“你要回去了?”

    鲜于宗月倒是对她的话不感到意外,谁让她这么聪明呢?

    鲜于宗月微微颔首,刚要说话,李月华就唉声叹气道:“怎么突然这么急?我还想着要碧落好好陪陪你呢。”

    “岳母大人,我是草原的太子,草原不能少了我。”鲜于宗月对李月华说道,语气中满是柔和,在她眼中,李月华无疑是这京城对她最好的一个人,就连她的亲生母亲,那位高高在上的王后,都从未对她这么关怀备至。

    李月华微微颔首,又叮嘱她一些事情,无非是要她注意身体之类的,然后便拉着沈碧落的手,让他们的手放在一起,这位慈爱的母亲,如果此时能看到东西的话,一定会发现她的女儿女婿面色古怪,一点都不‘相亲相爱’。

    告别结束后,沈碧落说要送鲜于宗月离开,李月华便回房休息了。

    于是,沈碧落骑马将鲜于宗月送到了城门口,因为她走的匆忙,赵睿等都不知道,也无一个官员前来送别,这也让她二人有说话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你将面临什么,但是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告诉我。”沈碧落郑重其事道。

    鲜于宗月的笑意异常苦涩,敛眉道:“看来你也猜出些什么了,可惜,我还是没能把你带回草原,不过你放心,我永远忘不了你的话,所以,到时候如果我向你求助,你千万别袖手旁观。”

    沈碧落对于鲜于宗月的直爽素来都很欣赏,遂此时也抿唇一笑道:“放心,我不会置我的朋友于危险之中,另外……”她将玉兔玉佩从袖囊中掏出,犹豫片刻,她将秋霜召唤出来,谁也不知道,这玉兔玉佩和锁魂簪一样,能容纳魂魄。

    沈碧落传音给秋霜道:“秋霜,你愿意为我保护我的朋友么?”

    秋霜泫然欲泣的望着沈碧落,语气却异常坚决:“主人,我一定不负您的所望。”

    沈碧落面露欣慰,“好,记住别忘记修炼,还有,听说那里有一处灵脉,若那灵脉有危险,你莫要靠近,若没有,你便常去里面,如果传言是真的,你在那里,不比呆在我的身边提升的快,知道么?”

    秋霜微微颔首,终于明白沈碧落还有这一层用意,心里有些感动,随着沈碧落捻诀,她的身体飞入那玉佩中,立时,那玉佩爆发出一团红光,原本透明的玉佩上,竟然显现出秋霜的人形。

    鲜于宗月看得呆了,她虽然不知道沈碧落是怎么做到的,但她此刻深深的明白,沈碧落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原本那个猜想又涌上心头,在沈碧落递过玉佩时,她忍不住问道:“你不是原本的沈碧落,是么?”

    沈碧落好似早就猜到她会这么问,并不隐瞒,抿唇一笑道:“是,却也不是。”

    鲜于宗月一脸的茫然。

    沈碧落将玉佩交到她的手中,面色郑重道:“记住,这块玉佩你要贴身放着,只要有危险,它会保护你。还有,不要对我是谁感到好奇,因为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鲜于宗月望着沈碧落那俏丽的容颜,心里涌入一股暖流,这一刻,她再也没有将沈碧落当做是情敌,而是一个可以依靠的朋友,她郑重颔首,语气隐隐透着激动道:“好,谢谢你,我的朋友!”

    “去吧。”

    鲜于宗月后退几步,突然撩起衣袍,单膝下跪,一手放到胸前,面色认真道:“我鲜于宗月在这里向草原女神宣誓,这一生,永不背叛我的挚友沈碧落!”

    与此同时,那八位保镖一同跪了下来,做着与鲜于宗月一样的动作,异口同声道:“我们永远效忠主人,效忠沈将军!”

    四周路人远远的看着,心中震惊万分。

    沈碧落抿唇笑着,她没有阻止他们行这么重的礼仪,因为她知道,这是身为草原人的执着,而此时她淡然的模样,更吸引了无数目光。

    “起来吧。”沈碧落抬手虚扶了一把,鲜于宗月起身,抬手拍了拍衣摆上的浮尘,与沈碧落郑重告别,而后便上了马车。

    八大保镖一同起来,抱拳向沈碧落告别,而后也翻身上马,护送着他们的主子向草原驶去。

    沈碧落站在那里,紫色长袍在风中猎猎作舞,她不施粉黛的倾世容颜上,那璀璨如明珠的双眸中流光溢彩,唇边勾勒的淡然笑意,在阳光下分外迷人。

    所有人都呆呆的望着她,直到很久之后,大家都忘不了她一身紫色官袍,迎风而立却飘然若仙的模样。

    鲜于宗月离开京城,在城门外对沈碧落单膝下跪,郑重宣誓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京城的每一个角落,谁也没有注意到她那天的话,毕竟她的身份在那里,他们不敢靠近,然而,八大保镖那荡气回肠的话却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所有人都以为那天的鲜于宗月,再次向沈碧落表达了诚挚的爱意,而含笑的沈碧落,将自己的贴身玉佩赠送给了她,自然是最好的回答。

    一时间,所有人都以为沈碧落与鲜于宗月是真的两情相悦,情比金坚,而这消息传到几个有心人耳边,不知道摔碎了多少的茶盅。

    然而,最该震惊的赵无极却异常的平静,当小舞汇报出这个消息后,他安静的端起茶盅,唇边带了一抹温润的笑意,眼底却有着浓浓的冷意。他不会担心沈碧落爱上鲜于宗月,也明白她是看重这个朋友才这么做,然而,那玉佩是她那么珍惜的宝贝,她都不准他留着,却给了别人,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在她的心目中,连鲜于宗月都比不得!

    “你下去吧。”赵无极看也不看小舞,淡淡道。

    小舞躬身退下,却又听赵无极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小舞受宠若惊,旋即低声道:“回主子的话,好的差不多了。”

    赵无极微微颔首,拂了拂手道:“去吧。”

    小舞这才离开。

    小舞的伤,自然是在天山时受的,不过好在她比较幸运,她去的那天,那位可怕的人并不在山上,她起初也就没被发现,毕竟作为赵无极的贴“身”侍卫,她的实力也强大的可怕,然而,当她找到那洞穴时,被那阵法所伤,旋即,那人便发现了有人闯入,立刻返回。

    小舞虽然在他回来时,沿着小路一路逃走,却依然身负重伤,在京城将养了好几个月,才恢复半成功力,她这才回到皇宫,向赵无极禀告这些。

    赵无极在得知这个消息时,沉默了很久,那时,他就知道,那个被阵法困住的女子,应该就是沈碧落一直要找的人了,想到师傅给他的玉佩,和沈碧落的那些话,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浮现,那就是他之前都猜错了,师傅要他保护沈碧落,一定有着另外的,不可告人的秘密。然而,以他此时的实力,根本探寻不到那背后的目的。

    “大哥。”赵无庸此时推门而入,看到赵无极那凝重的面庞,他的心也跟着一紧,皱眉询问道:“是不是已经有人将那件事告诉你了?”对于赵无极,他虽然有种盲目的信任,但也明白,这个大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赵无极也没有刻意隐瞒过他,只是透露的不多而已。

    所以,他毫不怀疑关于沈碧落的消息,赵无极会很快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