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章 噩梦,温暖的怀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3章 噩梦,温暖的怀抱

    然而,这愤怒和听到沈碧落的这句话时的怒意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沈碧落眼睁睁的看着整个房间都被冰冻住,连她的脚下都结了冰,她亦无法动弹一分。★首★发★追★书★帮★

    但即便他的真气有这么大的波动,琉璃依然毫无所觉,可见他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沈碧落刚要说话,下一刻,她的唇上便传来啃咬的刺痛,她怒瞪着他,却发现他眼底的怒火几乎要将她烧个遍体鳞伤。

    赵无极疯了,此时的他一点没有之前的温柔,他一想到沈碧落的唇瓣被那可恶的狐狸给亲吻过,他就想杀人,他一口一口的咬着她的唇瓣,就像是上次啃咬她眉心间的印记般,沈碧落痛的全身颤抖,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开口讨饶,只是恨恨的瞪着他,甚至没有丝毫的反抗。

    血腥味在两人的口中蔓延开来,沈碧落在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在心中腹诽,自己的嘴唇应该快成香肠嘴了吧。而更该死的是,赵无极竟然探知到了这话,他只觉得自己被她狠狠地羞辱了,如果她还在意他一分,又何曾会有心情想这些。

    原本满身怒火的赵无极,突然便放开了她,踉跄后退了几步。

    沈碧落吃痛的吸着气,语调冷漠道:“疯子。”

    赵无极的瞳孔微微收缩,下一刻,他阴沉着脸转身离开,而随着他的离开,那些厚厚的冰冻立刻退散,锁魂簪中,秋月惊恐的打着哆嗦,心里却在想,娘啊,霸道的永平王怎么这么帅?

    沈碧落摸了一把唇瓣,原以为会摸出一手的血,却惊愕的发现,什么都没有。

    她正疑惑着,她眉心间的印记便散发出淡淡的红光,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她立刻觉得自己的唇瓣一点都不痛了,她忍不住来到书房角落里的一面铜镜前,惊愕的发现,她的唇瓣真的好了。

    “自身治愈术?”沈碧落几乎低呼出声,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掌握了这么个逆天的能力。所谓自身治愈术,就是一个人无论受了多么重的伤,她的伤口都会迅速的愈合,这可比琉璃的修复术还要厉害的多,而且,传说只有神域那位大人才拥有这种治愈术。

    沈碧落满面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拥有的这个能力?下一刻,她的目光便落在了眉心,那里,赵无极的牙印已经长成了一个个好看的月牙形状,难道……又是他?

    想到赵无极,她的脸上闪过一抹彷徨,她摸着自己的唇瓣,虽然伤口没了,但她好似还能嗅到独属于他的味道。她喃喃自语道:“赵无极,你不是都已经放下了,为何还要愤怒?”

    “将军,该用午膳了。”

    沈碧落放下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收起烦乱的心思,推门而出。无论赵无极怎么想,她都知道,他们两个,既然不可能,就算如今彼此痛苦又如何?他总会放下的……

    时间一晃,已经入夜。

    沈碧落沐浴过后,换了一身衣服,便飞身上了屋檐,开始修炼起来。今天和赵无极的“对决”让她明白到,此时的她还是太弱小了,否则也不至于像待宰的羔羊,任由他作弄。

    琉璃站在妖娆房间的窗前,双眸凝望着那屋檐上,周身浸染在一片月华中的沈碧落,想起中午那个甜蜜的吻,虽然是蜻蜓点水,却足以他欢喜很久。

    妖娆喝着汤药,见琉璃望着窗外,虽然不知道外面有什么,但也想到他肯定是在想沈碧落,她的眼底闪过一抹妒意,旋即手一歪,便打翻了药碗。

    琉璃的眼底划过一抹冷芒,这种把戏,她玩了很多次,还没玩够?转身时,他的眼底已经写满了紧张,来到她面前嘘寒问暖起来。

    ……

    沈碧落运行真气两周天后,便飞身而下,回到了房间。

    她将锁魂簪放到一旁,褪去衣袍,换了睡袍,然后盖上被衾,开始仔细计划着招魂术的事情,当然,她更想直接的问问御天,是不是可以给她一个特权,但一想到御天的那句话,她就烦躁不安。

    她微微蹙眉,开始好奇御天为何如此执着于让她跨入神域?而且看那模样,非要她和赵无极在一起不可。那古怪的家伙,难道是月老?

    想着想着,沈碧落便渐渐入睡,可是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醒的。而此时映入眼帘的,是她一直都想要再进来一次的神秘地方。

    沈碧落看着那白袍老者走出大门,而后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她好奇的跟了上去,一颗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她感觉今夜有事要发生,这个老者,很有可能是要去那奇怪的山洞中。

    白袍老者来到一座山头,那里,一座山洞正散发着强烈的光芒,他缓步走了进去,丝毫不将那强烈的光芒放在眼中。

    沈碧落却惊愕的愣在那里,她看得出来,这山头四周的光罩要比老者的房舍四周还要厉害,还有那强烈的光芒,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还没有靠近,她就感到厌恶,说明这光芒蕴含着连她都抵挡不住的力量,可是这老者竟然犹如闲庭散步,可见他的实力有多强横。

    沈碧落看着那光罩,试探的伸出双手,惊喜的发现这次她竟然能通过这光罩,她猜测这与她的实力提升有关,遂便快步往那山洞走去。

    虽然山洞的光芒令她厌恶,但她进去时,并未受到伤害,只是体内的力量突然被压制了,但因为这是在梦中,所以她不担心那老者发现她,遂也不担心,只是下一刻,她脸色大变,因为,她看到那老者手持一把银剑,正向一团银光刺去,而那银光中包裹着一团紫光,紫光里赫然是她的本身!

    “住手!”沈碧落惊叫出声,闪身上前,那把长剑穿过她的身体,落入银光之中。

    沈碧落面色一白,痛!她竟然感觉到痛了,明明是虚体!

    下一刻,那老者再次挥剑向银光发动攻击,口中念念有词道:“妖物,既然你已经被人发现了,我便留不得你!”

    沈碧落勃然大怒,体内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狠狠向那老者轰去,可是她的力量就好似蜻蜓点水般,根本没有伤害那老者一分一毫,而她身体的痛苦依旧在蔓延。

    “住手!住手!”沈碧落声嘶力竭的喊着,回眸望着银光中的自己,赫然看到一团血流向她的脚底,她的双眸不断睁大,下一刻,只听砰的一声,她的身体竟然在她的眼前炸裂了。

    “不!”沈碧落惊叫出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这声凄厉的喊叫传遍将军府,一时间,人心惶惶,纷纷朝她的房间奔去,而第一个到的,自然是她隔壁的琉璃。

    此时琉璃一脸紧张的握着她的玉手,发现她的手心冰凉,而她的脸色也苍白的难看,他焦急道:“碧落,是我,是我!”

    沈碧落这才回过神来,她灰暗的眼底也才有了神采。梦中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她紧紧抓着琉璃的手,好似要将他的手腕掰断却浑然不觉。

    琉璃亦感觉不到痛,他只是心急如焚的望着她,她此时的模样可怕极了,好似一只被抽去灵魂的木偶,他急切的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月华推门而入,房间的灯被丫鬟点亮,除了李月华,所有人都看到沈碧落的脸色异常的苍白,他们心底一惊,都以为将军出了什么大事,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她的身上,反而没有多想琉璃在这儿的事。

    “碧落,怎么了?”李月华一脸担忧道。

    沈碧落努力平息内心的恐惧,这才松开琉璃的手,努力让语气听起来温和一些,柔声道:“娘,没事,我做恶梦了,吵到您了吧,您回去休息吧。”

    李月华不相信,沈碧落给她身边的丫鬟递了个眼色,那丫鬟忙安慰李月华,李月华这才放心,拉着沈碧落的手,细声细语的问她做了什么梦,沈碧落随便扯了个谎,她轻声安慰了几句,这才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开了。

    她刚走不远,沈碧落便让他们散了,琉璃也装模作样的跟着离开了,只是当她吹灭灯后,他便无声无息又进了她的房间,来到榻前,望着披了衣服,坐在那里的她,他皱眉道:“究竟是什么梦?”

    沈碧落的面色沉了下来,沉默良久,她将梦中的事情说了出来。

    琉璃的脸色也一寸寸的沉了下去,他虽然很想安慰她说这只是个梦,但他们都清楚,随着沈碧落实力的提升,她与身体的联系便会越紧密,她做的梦,就是她的身体对她发出的召唤,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的身体竟然没了。

    “我多希望这不是真的。”沈碧落靠在软枕上,整个人失去了所有的神采,月光打下来,照在她苍白的脸上,却入不了她灰色的眼底。

    琉璃紧紧攥拳,杀机腾腾道:“我一定要找出那个人,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沈碧落微微叹息,敛眉道:“好了,你先回房间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琉璃却脱鞋上榻,将她拥入怀中,用下颔抵着她柔顺的发,像哄孩子一般柔声道:“我哪里也不去,我在这里陪着你,乖,睡吧。”

    沈碧落没有躲开他的怀抱,此时她的确需要人陪,因为这个梦,她的心乱了,她觉得自己不该再在这京城里懈怠下去,她要去找自己的身体,要找到适合喂养的魂魄,要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可是……她的身体都没有了,她要怎么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