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迷魂,内心真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0章 迷魂,内心真话

    赵睿的心猛然一紧,听这声音,不像装的。★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他有些坐不住了,但一想到人是他开口罚的,也不能舔着脸让他们住手。更郁闷的是,琉璃两人还没走呢,他若食言,如何向他二人交代?

    赵睿这样想着,只能强忍心中担忧,倒是赵无极,好似能猜透他的心思般,开始装模作样的为赵无意求情,赵无庸思量一番,也开始为其求情,赵睿感动的看着两个儿子,特别是赵无极,他觉得自己过去那么多年,对他真的太苛刻了,他才是最了解他心思的。

    沈碧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赵无极这家伙又在演戏。可是,他们都是在演戏,不是么?

    赵睿为难的看着琉璃,赵无极亦抬眸望向他,不等赵睿说话,便淡淡道:“红莲大人,四弟年轻气盛,但定能知错就改,还望你能看在我的薄面上,饶了他这一次。”

    琉璃目光冷淡的望着他,满面讥诮道:“不知道如果锦荣王此时调戏的是你的王妃,你还有没有这个心情为他求情?”

    赵无极眼眸一冷,面上却不动声色,抬眸望了不言语的沈碧落一眼,语气悠悠道:“原来在红莲大人心中,您的徒弟已经是您的妻子,既如此……”

    “你胡说八道什么?”琉璃立刻怒道,明明知道沈碧落不会相信赵无极的话,但他还是怕她误会,颜色大变。

    沈碧落为琉璃默哀,她知道赵无极早就看出他们玩的把戏,但是,他不知道啊,所以只能被赵无极吃得死死的。

    似乎因为琉璃大怒,那两人下的手更重了,赵无意发出一声惨呼,彻底没了声息。

    赵睿此时的脸黑了,这时,刘公公脸色难看的禀告道:“皇上,锦荣王晕了。”

    “什么?”赵睿慌乱起身,再按捺不住,看了一眼琉璃,后者却浑然不在意道:“男子汉,大丈夫,连一百大板都承受不住?真真是娇贵的跟个大小姐似得,真不知道这江山交给他这样的皇子手中,该是多么不幸。”

    赵睿一阵气血上涌,琉璃却好似没看到般,幽幽感叹道:“哎,作为大瀚臣子,我真是为大瀚担忧啊。”他嘴上这么说,眼底却丝毫没有担忧的模样,反而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的意味出来。

    赵睿两眼一黑,险些气晕过去,但琉璃句句在理,他又笃定了侍卫不敢下重手,这样一想,赵无意的武功该多差?他该多么不长进?赵睿想到这,只好压着怒火,拍案道:“晕了?用冷水把他泼醒,继续打,这没用的家伙!”

    赵无极长眉微皱,最后几个字,他以前常常听,今日听赵睿这么骂别人,他突然觉得造化弄人。他抬眸示意赵无庸安慰赵睿,自己则语气柔和道:“父皇,不如这样吧,红莲大人无非是心疼徒弟被欺负了,我们不妨让四弟将功补过,娶她过门。”

    沈碧落挑了挑黛色的眉,有些鄙夷的望着他,与此同时,他亦将目光投向她,此时他穿了一身常服,依旧是清冷高贵的浅紫色,比紫色官服多了一分慵懒清雅。他如玉般精致的容颜,搭配那高贵的颜色,泰山压顶而岿然不动的姿态,即使是在此时,依旧能迷得她移不开凤眸。

    沈碧落不动声色的移开凤眸,传音给琉璃,下一刻,琉璃皱眉不满道:“就他?哼,他还配不上我的徒儿!”

    赵睿浑身微颤,有些愠怒的望向琉璃,刚要说什么,沈碧落便开口。

    “琉璃,你真当自己是块金玉了?”她的声音虽然柔和,却透着一股子清冷和威严。

    琉璃有些意外的望着她,在她那冷漠嫌恶的目光中,他无奈的垂下头来,像个犯错的孩子般低声道:“碧落,你也看到了,他欺辱了娆娆,我若不给她讨回个公道,她怕是要寻死觅活很久了。”

    沈碧落眼眸讥诮,冷哼一声道:“当时我撞柱而亡,也没看你有这么担忧。”

    她这一句话,让所有人变了颜色,赵无极长眉微皱,目光幽深的望着他,那眼神看的她脊背发凉,她不会承认,她就是想说出这话来刺激他的。

    赵睿也变了颜色,想到自己之前的混账行为,他就后悔莫及。

    琉璃沉默半响,闷闷道:“正是因为看着你受了那些苦,我才不舍得让娆娆再受那些苦啊。”这些话虽然是谎言,可唯有他知道说出这种话有多艰难,因为,他是绝不会让她受苦的,在他庇护她的几千年里,谁也没敢欺负她。

    沈碧落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这一来二去,赵无极是求情了,沈碧落也说话了,但是东拉西扯的,就是没有说到让琉璃饶过赵无意的头上。

    赵无意被冷水泼醒,又被板子打晕,复又被泼醒,又被打晕,周而复始,已经打了五十大板,他躺在那里,明明奄奄一息了,却还能听到赵无极为他求情,再想想他的好三哥,直到此刻还未现身,他的心里就满不是滋味。

    赵睿心急如焚,赵无庸也急了,和琉璃几句不和,险些打起来,赵无极则央着沈碧落为赵无意说说情,四个心照不宣的人,演戏演得不亦乐乎,终于在赵无意挨板子挨到九十板子时,赵无痕和赵无忧风风火火跑了进来。

    “手下留情啊!”赵无痕的青色长袍在风中狂舞,他的面色焦急,眼底却毫无担忧之心,一脚将两个人踹开,一脸担忧的望着赵无意道:“四弟,这是怎么了?”

    赵无意抬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就在凤仪宫,若真想救他,顶多半刻就能赶过来,却等到现在才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根本不愿趟这浑水。

    “哟,安荣王和无忧王来得可真是时候,锦荣王正好还有一口气呢。”这时,琉璃耸了耸肩膀,懒懒道。

    赵睿也知道赵无痕今早在凤仪宫,他下令惩处赵无意时,便给刘公公递了眼色,要他去找其过来,谁知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

    他哪里会知道,不是赵无痕不想来,而是通风报信那人中途入了一个阵法,转了好久才转出去,就算马不停蹄赶到凤仪宫也来不及了。

    赵无痕也不知道这件事,他看到赵无意对他投来怨恨的目光,心中发寒的同时也有些恼怒,区区一个嫔妃生的儿子,竟然敢这么看他?他原本还想装模作样为赵无意求求情的,此时换了念头,起身来到大殿之上,单膝下跪,而后在赵睿那阴冷的目光中,痛彻心扉道:“父皇,四弟纵然有错,但也情有可原,芜妃素来对他疼爱有加,他恃宠而骄在所难免……”

    一向自以为是,谨慎小心的赵无痕,今日却分不清形势,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以为赵睿是真的要惩处赵无意,因为他知道皇帝有多看重琉璃,他却忘了,如果没有皇帝的命令,那个太监又怎么会急着去找他呢?

    赵睿好不容易盼来了赵无痕,却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他瞪大眼睛,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个他素来宠爱有加的儿子,威严的脸上瞬间衰老了几岁,就连那一身金色龙袍也跟着黯然失色,良久,他怒道:“不错,是芜妃管教不严,来人,传朕旨意,将芜妃贬为美人!”

    赵无意在听到赵无痕的话时,险些没背过气去,此时听到赵睿的话,两眼一黑,彻底晕死过去了。

    赵睿烦躁厌恶的望着赵无痕,后者察觉到他的目光,心下吃惊,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沈碧落冷然一笑,睚眦必报的人,他刚进来,琉璃就对他使用了媚术,只是时至今日,琉璃使用的媚术,都是让人挖掘和表现出自己内心最黑暗的一面,没想到,赵无痕连对他一直忠心耿耿的赵无意,都存了去掉的心思。

    赵无忧一时间傻愣在那里,他与赵无殇年纪一般大,虽然平时嘴巴狠毒,但是心性尚且单纯,至少是真的把赵无意当成哥哥的,听到赵无痕这么说,他立刻恼怒道:“三哥,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您不是说要给五哥求情呢么?”

    赵无痕被他噎的说不出话,下一刻,他刚要找个理由解释一下,但听琉璃懒懒道:“罢了,外面的人停下吧,锦荣王也是可怜之人,今日之事,我便不计较了。”

    外面的侍卫吐血,一百大板还剩最后一板……

    赵睿立刻让人请御医过来,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赵无意被杖责一百大板的代价竟然是不举!

    当赵无意醒来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又再次晕厥过去。

    是夜,乌云密布,一场大雨似随时都会破云而出。沈碧落与琉璃在房间喝茶,两人都没有说话,但看得出两人的心情都说不出来的畅快。对他们而言,让赵无意不举,已经算天大的恩赐了。

    “对了。”琉璃突然放下茶盅,从袖囊中掏出一盒胭脂,递到沈碧落面前,烛火下,他修长的五指犹如白玉般,卸下面具的他此时更是倾国倾城,含笑潋滟的丹凤眸中跳动着好看的火光,火光中倒映着她清丽脱俗的容貌。

    琉璃将胭脂放到沈碧落面前,语气柔和道:“我回来时,路过一家胭脂铺,那老板说这是京城里大家闺秀们都喜欢的东西,你试一试?”

    沈碧落薄唇微扬,一双清亮的水眸中带了几分温和笑意,五指芊芊,接过胭脂,懒懒道:“有没有记得给你徒弟带一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