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引毒,我应该做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16章 引毒,我应该做的,

    “你还不走?”沈碧落受不住他的视线,率先侧过脸去,敛眉一脸不耐道。★首★发★追★书★帮★这态度,与她看到他从天而降时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赵无殇越发好奇了,这位先生究竟什么时候招惹碧落了?

    赵无极抿了抿唇,面具下的脸色发白,下一刻,他款款起身,动作如常,可沈碧落突然紧张起来。

    赵无极突然整个人向前倾去,沈碧落惊呼一声,想也不想,立刻朝他飞奔而去,而后在他即将摔倒的那一刻,稳稳扶住他的腰。这一刻,她才发现他身上寒气逼人,她心下一惊,焦急道:“你怎么了?”

    此时,松月叩门而入,琉璃也从妖娆处飞快返回,一进房间,便看到赵无极如一个虚弱的女子般靠在沈碧落的怀中,他的个子明明很高,此时却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更让琉璃郁闷的是,他竟然觉得这幅画面很美。

    松月在看到赵无极时,身体微僵,下一刻,她立刻向他奔来,却在他警告的眼神中停下脚步,像不认识他般,皱眉淡淡道:“沈将军,您身边这位公子看起来好似不舒服,需要我为他诊断么?”她今儿下午没有见到赵无极,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这里,所以现在才十分焦急。

    沈碧落刚要点头,赵无极却淡淡道:“不用,不过是消耗了太多真气罢了。”

    沈碧落却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遂她凝眉固执道:“不行,定要让松月为你查探一番!”

    赵无极看着满面担忧的她,原本不郁的心情一扫而空,他温润含笑,唇瓣贴着她的耳畔,柔声道:“都听你的。”

    沈碧落面颊突然红了起来,她想要一把将他推开,又怕把他此时的小身板摔疼了,遂冷着脸将他扶到软榻上,然后冷哼一声,佯装生气的退到了一旁。

    松月看着闹脾气的沈碧落,倒吸一口凉气,这是那个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的沈将军么?为何她在主人面前,就像个与情郎闹脾气的邻家女孩?松月突然松了口气,看来,主子和沈将军之间还有希望。

    “主……公子,我替你把脉。”松月款款上前,小心翼翼的为赵无极把脉,她的半边身子都湿透了,可见赶来时有多急了。

    沈碧落想到她为了救赵无殇,这般尽心,心里感激,默默记下了这个人情。

    松月面色一白,突然跌坐在那里,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赵无极。

    沈碧落心下一惊,知道不好,忙敛眉沉声道:“究竟怎么了?你怎么这幅模样?”

    此时,琉璃也围了上来,而赵无殇也撑起身子,一脸焦急,毕竟赵无极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自然关心的紧。

    赵无极本想阻拦松月,可看到沈碧落满面的担忧,他突然心生一个念头,眼底闪过一瞬的笑意,便懒洋洋的窝在软榻上,再不多言。

    “先生,你太胡闹了!”若放在之前,松月是万万不敢这么对赵无极说话的,可是此时她面色惨白,一双眸子发红,看起来是怒极了。

    沈碧落的心,立刻悬了起来。

    “你怎么可以为了帮王爷解毒,就将毒素逼至自己体内呢?你……你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松月气急,两行清泪滑落脸颊。

    赵无殇惊愕的望着依旧神色浅淡,如青竹般清雅淡然的赵无极,震骇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沈碧落脸色大变,双手用力的按住松月的肩膀,皱眉道:“他还有没有救?”她看过赵无殇受的苦,知道这种毒有多么厉害,所以此时一颗心七上八下,比面对赵无殇等死时还要担惊受怕。

    赵无极目光懒懒的望向赵无殇,波澜不惊的眼底带了一分柔和,赵无殇心间一暖,那股熟悉感比先前更加强烈,他很好奇,他是不是和这个强大的男人相识?可是,他从不记得自己有这么厉害的朋友,他交的那些江湖朋友,没有一个有他这么厉害。

    赵无极又将眸光投向沈碧落,而后弯身,修长的大掌抓住她颤抖的身体,沈碧落立刻反手握住他的手,她含泪望着他,他的手真的好凉……

    “这是我应该做的。”赵无极盯着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眼底笑意更浓,再抬眸时,映入眼帘的却是沈碧落的两行清泪。

    赵无极微微敛眉,而后心疼的将她拖入怀中,用额头轻轻抵住她的额头,柔声道:“我没事,你知道的,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所以不用担心。”

    此时,没有人计较她两人如此亲密的动作,松月也许早已经习惯了,赵无殇是呆住了,而琉璃是想要上前阻拦,却根本挪不开步子,这一刻,他才颓败的发现,原来就算她答应给他个机会,他们之间也不可能了。

    沈碧落爱上了别人,她已经变得不像那个高高在上,谁都入不了她的眼的仙界尊主了,她开始有了普通人会有的情绪,会温暖的笑,会担忧,会恐惧,还会为了心爱的人落泪。

    琉璃站在那里,一身火红锦袍如他的人般安静的垂落在那里,他明明还是那个比女子还要美艳几分,如红莲妖娆的琉璃,周身却褪去了那层走到哪里,都炫人眼目的光华。此时的他,就好像珍珠蒙尘,失去了所有的明艳动人。

    沈碧落并不知道琉璃的想法,她只是拍打着赵无极的胸膛,却不敢下重手,更没有逃离他的怀抱,秀眉微蹙,怨怪道:“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现下你体内的毒该如何解掉?”

    赵无极却轻轻笑着,温柔的摸摸她的发顶心道:“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而且,我也不是将毒全然转移到了体内,只是有一小部分毒,我未能化解,只好将其转移,你知道的,我的身体可以压制它们,但若它们留在逍遥王的体内,逍遥王连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孰轻孰重,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赵无殇目瞪口呆的望着赵无极,听到后者用这么平静的语调说出这些话,他的心里已经掀起了惊天巨浪。他很想问为什么,但是当看到赵无极与沈碧落不顾及旁人,相拥而坐时,他便明白了。

    赵无殇一直以为自己足够真心,可如今才发现,面前这名男子的爱才是真诚伟大的。他竟然为了救沈碧落的朋友,而甘愿牺牲自己,这种爱该多么博大无私?

    只是,可怜的逍遥王,如果知道这男人就是赵无极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发出这种感慨出来。

    赵无极突然偏过脸来,不厚道的笑了笑,他其实也很期待这个弟弟知道此时坐在他面前的是自己,该会作何想法。

    “先生不可开玩笑,若今日不说出您有什么方法化解体内毒素,松月是如何也不会依的。”松月顾不得赵无殇在一旁,皱眉继续道。

    赵无殇忙颔首道:“是啊,先生,你千万莫要骗我,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

    赵无极向松月投去一个淡淡的浅浅的眸光,松月心下一跳,立刻敛眉低眸,不敢再追问下去,她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她这做奴才的能管的,然而,她眼底的担心如一层沉黑的云雾,久久挥散不去。

    赵无殇见赵无极虽然不言语,然周身自有一股淡漠疏离的威压在,让人不敢靠近一分,他求助一般望向沈碧落,她见赵无极不语,心中越发担忧,敛眉佯装发怒道:“你再这样不说话,仔细我日后再不理你!”

    沈碧落说到做到,当即甩手准备走人,赵无极一双原本灰暗的眸子中终于带了几分温和的笑意,他揽着她的杨柳细腰,她也不躲,就那么被他拖拽入怀,斜睨他一眼,她敛眉冷声道:“说是不说?”

    赵无极知道她很担心他,也知道好不容易借这个机会和她和好,他万不能大意了,遂他低低一笑,抬手在她的鼻尖上轻轻一点,柔声道:“我的功力可以化解这些毒,只是今日消耗过大,遂不能将其一并化解而已,过些时日自然好了。”

    沈碧落依旧将信将疑,面色凝重道:“不用吃药?”

    赵无极面具下的长眉微微挑起,含笑道:“自然是要吃的。”

    “那你还说没事?”沈碧落立刻吼道。

    赵无殇三人惊愕的望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飙。

    赵无极并不因为她的怒吼而恼怒,只是像哄孩子一般摸摸她柔顺的发顶心,低声道:“原来你这么关心我?”

    沈碧落秀眉微蹙,旋即冷哼一声,死鸭子嘴硬道:“谁关心你?我只是怕你就这么死了,无殇会内疚一辈子罢了!”

    赵无极意味深长,语调古怪的长长“哦”了一声,便不再多言,只是眼底笑意不减。

    沈碧落恼恨起来,自己怎么能乱了分寸?再看看此时房间内的三人,她面色微红,突然感到异常窘迫,于是慌忙起身,退离了他,这一刻,她面色凝重,再也不见方才的关切,淡淡道:“既然你无事,就离开吧,外面指不定有什么在等着你。”

    看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沈碧落,众人大眼瞪小眼,而最应该惊讶的赵无极却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神情,只是唇边扬起一抹苦涩无奈的笑意,或许,他早已经习惯了她的多变。

    赵无殇皱眉道:“碧落,先生都受伤了,不妨让他留在这里养伤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