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6章 中计,无耻小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6章 中计,无耻小人

    暗处,小舞的嘴角抽了抽,她真的没想到竟然能看到沈姑娘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一面,也很担心主子会因此愤怒,毕竟她的话太伤人心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谁知,赵无极非但不生气,反而勾唇一笑,那笑意虽然很浅,可整个房间似乎都被感染了,连窗外照进来的阳光都明媚了几分。

    沈碧落望着他含笑的神情,那一身紫衣飘飘,如竹高雅,却如枫耀眼,突然间她便乱了心神。

    赵无极突然俯下身,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柔和的吻,而后便来到桌前,拿起玉箸开始认真吃起来。

    沈碧落愣在那里,刚刚那个吻,虽然如蜻蜓点水,却比任何一次更触动她的心神,她眉心的印记突然如灼烧一般。

    “怎么不过来?”赵无极转过脸去,有些好奇道,语气全然没了方才的喑哑隐忍。

    沈碧落转身来到桌前坐下,她摸了摸面具下的印记,敛眉道:“方才……它好像烧起来一般。”

    赵无极的眼底闪过一抹亮光,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他偏过脸来望着她,而后抬手将面具撕下来,果然看到她的印记上金光灿灿,他的拇指在那印记上缓缓扫过,那股灼烧感便立刻被抚平,他关切的望着她,柔声道:“还难受么?”

    沈碧落摇摇头,看到赵无极收回手,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个需要他照顾的孩子。

    “面具还我。”沈碧落的脸火辣辣的烧起来,遂她立刻讨要面具,想将自己的脸遮起来,尽管知道其实戴了面具也没什么用。

    赵无极发现自己突然又能听到她的心声了,他忍不住低低笑起来,将面具放到袖囊中,淡淡道:“不要,你呆在这里莫要出来,等有人来了再戴上面具吧,我还是喜欢看原来的你。”

    沈碧落面上染了两抹烟霞,斜睨他一眼,不再多言。

    两人一时无话,这顿饭却用的出奇的欢愉。

    用过午膳,不等沈碧落多言,赵无极便将面具还给了她,他们都清楚,在这里要步步小心,何况就算他们瞒过了皇帝,还有一人精明着呢,那就是今日没有出现的天师。

    赵无极让人将桌子收拾了,又处理了一会儿公务,今日的事情便算做完了。他见沈碧落依然站在那,柔声道:“累了吧?去软榻上坐下吧,我看会儿书。”

    沈碧落微微颔首,她可从没这么侍候人,却不知为何竟然并不觉得麻烦,这么给他研磨,看他批阅折子,她竟然觉得心无比的安静。

    沈碧落舒服的窝在软榻上,不一会儿便打起了盹,赵无极起身,接过小舞拿来的毛毯,小心为她盖上,又让小舞取了软枕来,将沈碧落撑颐的手拿下来,让她枕着软枕舒服的睡去。

    沈碧落自然知道赵无极都在忙活些什么,只是她不愿意睁开眼睛罢了,但他的悉心她在心里默默记下了。

    接下来的两日,两人一直窝在书房中,郝连珠自然来过多次,可每次来的时候,沈碧落都是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侍弄笔墨,郝连珠找不到她的错处,便也只能咬牙忍着。火焰也来过一次,她的气色看起来比在皇宫的时候要好得多,她来向赵无极请求去看赵无殇,赵无极答应下来,要她好好回院子里休息,等他伤好了,他们一同去。

    沈碧落对赵无极的决定不置可否,她很明白,他对这个妹妹还是有感情的。何况作为女人,她知道火焰遭受的痛苦远比她做的孽要深得多。

    两日后,松月送来沈碧落要的草药,一味不缺,她于是进入暗室,开始了闭关三日的炼药过程,许是因为怕她炼制失败,松月准备的草药是她要的几倍,这也直接导致她炼制出了不止一颗九转还魂丹,更让她惊喜的是,这些丹药都是好的。

    沈碧落还利用剩下的草药炼制了两瓶淬炼液,自从那夜她为赵无殇输送真气时,她就知道这身体还远远不能承受她体内那巨大的能量,这样的她就算真的能喂养足够的灵魂,能撕裂空间,却不一定能保住这肉体,到时候她的一缕仙魂哈不知道要魂归何处呢。

    就在沈碧落收拾了丹药,准备出暗室时,外面传来郝连珠的声音。

    沈碧落微微挑眉,她知道此时还不是出去的时候,赵无极这几日说她回家了,若此时出去怕是麻烦,于是她坐在暗室的软榻上,闭目调息。

    此时暗室内充斥着草药的味道,灵气缭绕,沈碧落干脆盘膝而坐,开始练功,同时将发簪簪于发间,她要开始将这些灵气转化到锁魂簪中,而这对碧儿突破有很大的帮助。

    不一会儿,沈碧落的身边便攒聚了一团金光,而空气中攒动的灵气如旋风般飞向她的头顶,开始一点点输送到她的体内。

    沈碧落有些错愕,因为她没想到自己此时吸收灵气的能力已经这么强横了,只是她很快就调整了气息,更加专心的开始炼化和输送灵气。

    与此同时,书房中。

    郝连珠看着躺在软榻上看书的赵无极,一双眸子里是深深的爱恋。她端着刚刚熬好的老母鸡汤,袅袅娜娜来到他的身边,柔声道:“夫君,喝汤吧,你看看你如今都瘦成什么样了?”

    赵无极将书放下,眉眼含笑,笑意却不达眼底,然那温和的声音依然足以蒙蔽郝连珠,他抬眸看了一眼那冒着热气的鸡汤,懒懒道:“你亲手做的?”

    郝连珠眼眸中水波流转,媚眼如丝的望着他,微微颔首道:“是啊。”

    赵无极缓缓坐好,接过那鸡汤,依然语调温和道:“本王不是说了,这种事情交给别人忙活就好了,何况为夫每日用药,你无需这么操劳。”

    郝连珠的目光一直落在那汤碗上,闻言面色微红,细声细气道:“阿珠也只是想你早点好起来,我们……我们好久都没有……”说至此,她不好意思的偏过脸去。

    赵无极心下了然,他因为病重,所以特意交代那个假赵无极,令其晚上与郝连珠分榻而眠,看来这女人耐不住被冷落,竟然跑这里来‘求欢’了。他不由想起暗室中的沈碧落,如果那个女人有她一半知趣该多好?算算时间,那女人该出来了吧?

    赵无极这样想着,对郝连珠的笑意更加温柔了几分,后者浑然不知他的主意,只是低声催促道:“快些趁热喝了这鸡汤吧。”

    赵无极目光淡淡的扫过鸡汤,唇边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嘲讽笑意,而后将鸡汤一饮而尽。他自然察觉出这鸡汤中放了什么,不只是这鸡汤中,她以往为他煮的汤中也都掺杂着催情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如果服用到了一定的量,便有着非同凡响的效果,只是他一直恍若不知罢了。

    看着赵无极将鸡汤喝完,郝连珠咬了咬唇,接过碗放到案几上,而后大胆的坐到他的双腿上,搂住他的脖颈,眉目含情道:“夫君,你说你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

    赵无极只是含笑不语,然而他含笑的神情如清风霁月,似莲花初开,朦朦胧胧而又魅惑天成,郝连珠这一颗躁动的心更加躁动,她望着他的薄唇,它有着不点而红的妖冶,她的呼吸突然乱了,竟主动将唇附上他的唇瓣。

    赵无极的眼底刹那间乌云密布,隐在暗处的小舞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感觉得出,她的主子此时恨不能将这郝连珠给杀了。

    暗室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郝连珠动作一滞,回眸困惑道:“什么声音?”

    赵无极一把推开她,“蹭”的站起来,就要往暗室冲,却听到沈碧落传音道:“我没事,你们继续。”

    他微微一愣,停住脚步,而后突然莞尔一笑,一旁愣愣的看着他的郝连珠一脸的惊诧,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赵无极转身,将狐疑的郝连珠揽入怀中,突然宠溺无比的刮了刮她的鼻尖,柔声道:“我们继续……”

    ?

    郝连珠睁大眼睛,有些受宠若惊的望着赵无极,旋即羞涩的闭上双眸,瘫软在他的怀中。

    赵无极扣着她的腰肢,唇边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下一刻,郝连珠便晕厥了过去。

    “砰!”

    小舞从暗处走出,一脸嫌恶的望着被赵无极丢到地上,不省人事的郝连珠,皱眉道:“主子,怎么办?沈姑娘在暗室……”

    赵无极一边拿帕子擦手一边皱眉道:“让那人快点过来,带着这个女人回房间。”

    “是。”小舞闻言便要退出去,又突然像想到什么般问道:“那主子还要沐浴么?”

    赵无极微微颔首,他最讨厌这个女人碰他了,那一身脂粉味简直令他作呕!

    小舞忙离开了,不一会儿便有人搬了浴桶来,这些人自然是赵无极极为信任的人,所以当看到郝连珠躺在地上时,他们也没有露出一分惊讶的神情。

    不一会儿,小舞便带着假无极来了,赵无极只是扫了他一眼,他便知道该怎么做,抱着郝连珠出了房间,临走前还不忘将宽大的衣袖盖在她的脸上,让她埋首在他的怀中,就算有人看到,也会以为是郝连珠羞涩,才躲在他怀中不露脸。

    所有人都退下后,赵无极扶着浴桶低低的咳嗽起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听在沈碧落的耳中尤为刺耳,这几日她虽然一直在炼药,但他的咳嗽声每每传来,她都觉得极为忧心,此刻她再也忍不住,遂立刻收工,自暗室走了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