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4章 我的心,不容许玷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44章 我的心,不容许玷污

    “准备一下,天亮前启程,去天山。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赵无极对身后的小舞吩咐道。

    小舞心中一惊,旋即忙低声道:“是,主子。”

    沈碧落并不知道,因为她的迟疑和高傲,她险些永远失去赵无极……

    翌日天刚蒙蒙亮,刚刚运功调息完毕的沈碧落便听到了赵无殇欣喜的叫声,她知道是琉璃醒了,原本平静如水的双眸中划过一抹欣喜,旋即她就飞快的冲向了琉璃的房间。

    此时,床榻上,琉璃全身无力的靠在那里,一张恢复了血色的绝色容颜上却毫无生气,往日那双水波潋滟的丹凤眸中更是灰暗一片,暗淡无光。

    赵无殇将一杯清水递给他,他木讷的看了看后者,而后接过水,将其一饮而尽,旋即就又缩回了被衾中,翻身,将被对着赵无殇,淡淡道:“你出去吧,我谁也不想见,别让任何人打扰我。”

    赵无殇不知道下午之事,有些茫然的抓了抓头发道:“你莫不是连碧落都不见?她可是一直在盼着你醒呢。”

    此时,沈碧落刚好来到门口,便听到里面琉璃怒气冲冲道:“不见不见!要她去见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好了!”

    沈碧落面染薄怒,可一想到自己下午做的事情委实让他生气,就又有些心虚,这时,只听赵无殇一脸无语道:“你怎么突然吃醋了?那夜可是你让碧落跟那位先生走的,怎么如今突然吃起醋来了?”

    琉璃有些窝火的回眸瞪着赵无殇,吼道:“滚!”虽然此时他浑身瘫软,没有一分力气,但那冷漠愠怒的模样还是带着满满的威慑力。

    赵无殇被这怒吼声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脸上带了几分不耐道:“走就走,你以为小爷喜欢伺候你?”说完他就甩袖转身往外室走去,若不是沈碧落,他根本不会如此劳心劳累的对琉璃,他赵无殇能看上的不就只有那两个哥哥和沈碧落么?他琉璃算什么?

    沈碧落知道赵无殇的脾气上来了,但也不能怪他,琉璃的态度,她听了也窝火。

    赵无殇将门打开,旋即低低“啊”了一声,退后一步,惊魂甫定的拍着胸脯道:“碧落,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啊。”

    原本正在翻身的琉璃身子一僵,旋即猛然转身,果然看到一道影子在门前铺开,他呼吸一滞,有些懊恼,却又有些气闷,想要转身不看她,一双眸子却不受控制的死死的盯着地上那斑驳的细影。

    沈碧落抿了抿唇,声音带了几分戏谑道:“没什么,本来想来看看某人的,不过如今看来是我白跑一趟了。”说罢,她便转身离开,边走边说道:“罢了,我还是收拾收拾上朝吧。”

    赵无殇转眸望了一眼面色惨白的琉璃,竟有些同情他,但想到他刚才的态度,又忍不住生气道:“活该。”说罢便出门追沈碧落了。

    琉璃愤怒的用手砸着床榻,怒道:“你……你给我回来!”

    沈碧落突然将床榻旁不远处的窗户打开,歪着身子望着激动的他道:“怎么?你不是说不想看到我么?”

    “我……”琉璃紧紧攥着被衾,一双丹凤眸在幽幽烛火中沾染几分落寞,他咬了咬唇,嗫嚅道:“你做了那种事情,我难道连生气都不行么?”

    赵无殇竖着耳朵听着他的话,不由更加疑惑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碧落有些心虚的垂下眼帘道:“我……那件事的确是我错了。只是在那种时候我没有办法才……”

    “我有作为王的骄傲,小落落,你记住了,我宁愿死,也不会随便和一个肮脏的女人巫山云雨。”琉璃突然抬眸,目光认真的望着她道:“这世上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沈碧落心尖一颤,抬眸望着他,此时他眼底的深情就好似汹涌的波涛,宛若澎湃的浪潮,让她无处闪躲,她无奈叹息道:“可在我眼中,没有谁比你的命更重要,不过是一个女人……”

    琉璃面色一冷,眼底闪过一抹愠怒。

    沈碧落立刻将下面的话吞入腹中,轻盈跃入房间,来到榻前,望着面色难看的他,柔声道:“这次也是迫不得已,你就不要再生气了。”

    琉璃扁了扁嘴巴,方才还一脸愠怒的冷峻脸上,瞬间便露出几分委屈的神色,他突然张开手臂将她拥入怀中,她没有躲,任凭他抱着,好似希望由此能让他开心点。

    “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你要好好保护我才是。”琉璃将下颔搁在沈碧落的肩膀上,低声撒着娇。

    赵无殇隔着窗户望着他,恨不能将琉璃踹下床,这人哪里还有方才那副模样?如果不是因为寸步不离守着琉璃,他都要怀疑此时的琉璃已经被人给掉包了。

    沈碧落抿唇一笑,知道琉璃这么说话就是好了,他松了口气道:“好,从今天起,我一定好好保护你。”

    琉璃有些诧异的松开她,看着她认真的神色,他歪着脑袋,眯了眯眸子,有些狐疑道:“你就不怕那家伙吃醋?”

    沈碧落面色微变,眸光中带了一分不悦,语气淡漠疏离道:“我都跟他说了你是家人,若他还不理解的话,只能说明我们不适合。”

    琉璃的眼底划过一抹落寞,他抬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宠溺道:“傻瓜,就算你这么说,毕竟我是男人,他不吃醋才怪。你也不想想当初他……”琉璃顾及到外面还站着一个正大光明听墙根的赵无殇,便将后面的话吞进了腹中。

    沈碧落望着面色平和的琉璃,有些苦涩的笑道:“我多希望他能像你一样,以前我觉得你霸道,如今才发现和他相比,你多么的通情达理。”

    提到赵无极,沈碧落的脸色便沉了下去,只是那双水眸中更多的不是失望,而是思念。

    琉璃心里情绪翻涌,他长眉微皱,垂下眼帘,似笑非笑道:“能做到这么坦然……不是因为通情达理,而是知道了自己根本不可能。既然不可能……何必再弄得两人都不愉快呢?”

    沈碧落微微一愣,站在窗外的赵无殇也是一愣,旋即苦涩的垂下了眼帘,琉璃的心情与他的心情是一样的,他们都没那么大度,也会吃醋也会恼怒,只是因为知道不可能,才收起了自己小气的心,既然无法占据她心中的位置,那么退而求其次成为她的朋友也不错。

    沈碧落眸光幽深的望着琉璃,此时他反而能平静的望着她,苍凉的丹凤眸中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这样的他让她更加的内疚。她从没想过,从永平王府回来之后,她与琉璃之间竟然会变得如此坦然,而他此时的释然让她万分感慨。

    “怎么?你好像对于我放弃追求你的事情感到很失望啊。”琉璃见沈碧落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努力挤出一个牵强的笑意,调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继续向你大胆示爱好了,我正好也想看看那人吃瘪的模样,到时候他一定恨不能杀了我,又害怕你怪他,所以只能看着我围在你身边转来转去,想想他的表情我就想笑。”说着,他就得意的大笑起来。

    沈碧落看着琉璃哈哈大笑的模样,可那笑意早已经没有之前的放肆,虽然依然好看却多了几分苍白无力。

    她突然就感到心疼。几百年的追随,几百年的守护,她明白他对她的感情,远非赵无殇等人可以比拟的,甚至是赵无极也许都没有他爱她深,可是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她偏偏就对赵无极死心塌地……

    “别不开心了,我没事的。”琉璃突然敛了笑意,抬手温柔的摸着她的发顶心道:“其实我挺开心的,之前我一直都担心你这辈子都不会对一个男人动情,一个不会动情的人又怎能真正的开心呢?可是如今,你有了正常人该有的情绪,尽管有时候会痛苦会难过,会让人担忧,但是至少这样的你更加完整。”

    沈碧落望着温柔的琉璃,此时他虽然没有笑,然那俊美的脸上柔和的神色告诉她,他的心情真的很平静。也许,他是真的已经看透了。若不是因为她下午做了那样的事情,他也许早就把这些话说给她听了。

    “小落落,我一直以来求得不是你能跟我在一起,而是你能幸福啊。”琉璃突然又温柔的将沈碧落拥入怀中,他的怀抱很轻,却有着不输于赵无极胸膛的温暖。

    沈碧落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突然间便潸然泪下。

    “以前之所以会阻碍你和那家伙,只是觉得他配不得你,觉得他总是三番四次的让你伤心,所以想要把你夺回来,并坚信只有我能给你幸福。直到后来因为妖娆的事情,我伤害了你,我才明白,其实……无论是谁,都不能保证不犯错,而他比我聪明,比我更懂得你的心,只是有太多的迫不得已。如今,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所以我不会阻拦你。”

    琉璃的声音此时是从未有过的温软,他柔和的语调就好像雪中送炭般,让沈碧落那颗凉透了的心突然就多了一团火。

    窗外冷风萧瑟,昏暗的天边升起一抹鱼肚白,明亮的光线好似下一刻就将破云而出,照亮一整片天地。

    赵无殇僵着身子站在窗前,听着琉璃的话,他原本落寞的神情也渐渐沾染了笑意,同时开始佩服起这个一直以来他都有点看不顺眼的男人,他也明白,跟琉璃比起来,其实他是很幸运的了,因为至少他从一开始就看得很明白,正如琉璃说的,没有希望,所以才能坦然的面对心中的依恋,面对沈碧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