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6章 继续找,丹霞的身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46章 继续找,丹霞的身体

    少年面色冷漠,说话虽然算不得多恭敬但也不算多傲慢,只是语气平淡道:“属下松明,是主子让我留下来保护您的。★首发追书帮★”

    沈碧落还想问什么,听到脚步声,她不再说话,瞬间跃上屋檐,几个闪身便离开了永平王府,松明一言不发的默默跟在她的身后,虽然依然面无表情,但他对她那出神入化的轻功感到惊叹不已。

    而永平王府中,此时赵无庸与赵无殇两人站在书房中,一个一脸凝重,一个一脸好奇,看着空空如也的书房,赵无殇笑道:“二哥,我就说你听错了么,大哥被父皇叫去御书房了,这里不准他人进入,哪里会有什么人说话啊?走吧,我要去找碧落了,她方才慌慌张张的跑了,我有点担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赵无庸眼底幽暗,抬眸望了望屋檐,突然侧过脸语气古怪的问道:“无忧,你绝不觉得大哥有点奇怪?”

    赵无忧见他一脸严肃,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遂一脸认真地回想着今天见到的赵无极,他依然是那么的飘逸潇洒,如云闲淡,如风轻灵,哪里有什么不同?

    赵无忧摇了摇头,皱眉道:“二哥,我倒觉得是你奇怪,你怎么老说这些稀奇古怪的话,莫不是练功走火入魔了?”他最后一句话纯属开玩笑,想着活跃下气氛,谁知赵无庸没有领情,只是依旧绷着一张脸。

    “不管了,我先走了,你也别忘了大哥让你做的事情。”赵无忧说着便抬步要走。

    赵无庸突然语气沉沉道:“大哥与沈将军之间定然发生了什么,昨日大哥如此气急败坏的走,什么也不说,今日他与沈将军又形同陌路,彼此不看一眼,而且,我总觉得今日的他好像缺了点什么……”

    不得不说赵无庸的感觉是很灵敏的,毕竟是他最在意的大哥,即使连精明狡诈的老皇帝都没看出来的事情,他却隐隐约约有了感觉。

    赵无忧却很不屑的呛声道:“那有什么?我估计昨天大哥和碧落两人谈了一下,定然已经知道彼此心中有他人了,不过大哥显然没有放下碧落,碧落一颗心却扑在那位神秘先生的身上。大哥不生气才奇怪咧。”

    赵无庸的目光在听到“神秘先生”四个字时蓦然一亮,想到他之前的猜测,他的心中隐隐有些兴奋,他环视一周道:“你发没发现,兰儿不在。”

    赵无忧皱了皱眉,不知道他突然又说这个作甚,看了看道:“嗯,是不在,那丫头看起来没大没小的,哼,定是被大哥宠坏了。”

    赵无庸的眼底划过一抹笑意,赵无忧心性单纯,看不出来很正常,现在也不是时候告诉他,赵无庸想了想,突然心情舒畅道:“走了,我还有事要处理。”

    赵无忧看着步伐轻快的他,有些莫名其妙道:“莫不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你这小子,武功练得怎么样了?一个月后,我每日都会与你切磋,你若偷懒,便做好每日顶着猪头的准备吧。”赵无庸难得语调诙谐的说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赵无忧大惊失色,忙追了出去,苦着脸道:“二哥,你这是欺负人,那本……我才刚看到第一页啊。”

    “你这家伙,成天就知道窝在将军府,也不怕毁了沈将军的名声,还不赶快搬回自己的王府,好好的修习武功?”

    “修习武功可以,不过我才不搬走呢,我得需要碧落的保护!”

    “羞不羞?”

    ……

    看着两人走远,隐卫发出一个信号,不出一个时辰,赵无极就能收到两人之间一字不漏的对话,彼时,赵无极勾唇一笑,原本凝重的脸色突然轻松了许多,小舞跟在他身后,长吁了一口气,主子总算见笑意了。

    “他们都是本王信任之人,定要保护他们无虞。”赵无极站在高高的山头,负手而立,语气云淡风轻道,却带着一股王者的威严,令人不容小觑。

    “是,主子。”隐卫领命离开,知道赵无极的意思是不必监视他们两个,只是监视与保护在他们看来还真是没什么区别。

    冷风袭来,将赵无极身上的黑衣吹得潋滟作舞,描金五爪纹龙在他的衣袍上随风缱绻,宛若即将腾飞而起,更衬得他整个人光华洌滟,周身好似笼罩着一层淡淡金光。

    黑色面具下,他那一双幽深的黑眸眸光冷冽的望着那在云里雾里只能看到片分虚影的天山,刚刚勾起的薄唇再次收敛,以他的功力,此去天山也要五天,且是一刻不停歇的运功前往,只是真气总有耗竭的时候,他明白欲速则不达,何况去天山,一切情况都未知,他不能任由自己妄为。

    “小舞,你们无需一直跟在我身后,只需要在天山下接应我便可,我会在天山下闭关两日,应该足够你们赶路了。”赵无极突然吩咐道,说罢,便足尖一点,如腾云驾雾般轻盈的飘出多远。

    小舞想说什么,但知道主子带着他们就是累赘,主子这一路为了等他们跟上根本没有用全力,他们委实感到惭愧。而主子素来不喜欢带人,此番却带了人去,想必天山一行极为凶险,她思索一番,面色凝重,抬手一挥道:“走!”

    立时,隐在暗处的几百隐卫浩浩荡荡朝着天山进发。

    若有谁见到这些隐卫,定要惊掉了下巴,因为他们中有几十人是正紫等阶,剩下的最低也是蓝阶中期,想要灭掉一个大瀚,虽谈不上弹指之间,但绝对不是问题,何况还有赵无极这个犹如怪物一般的高手呢。

    只是谁也不明白为何赵无极要选择隐忍,甚至不惜被皇帝如此的侮辱糟践。而主子的想法,他们是不敢揣测的。

    时间一晃,五日已经过去了,这期间,沈碧落去莲妖,与赵无极的手下演了一场好戏,于是莲妖欺压百姓,目无王法的事情被她撞见,她路见不平,一言不和与莲妖里的几个人打了起来,当然,那几个人的下场就是连魂魄都被她化没了。

    虽然依旧找不到丹霞,看不到冷夜和妖娆,然杀几个人泄愤也能稍稍平息沈碧落心中的愠怒,何况因为赵无极的事情,她一直坐立不安,无精打采,有事可做比无所事事好得多。

    赵无庸也没闲着,自从知道那神秘先生就是赵无极后,他更加底气十足,并肯定的认为大哥就是想要这江山,那么他这做弟弟的为其扫除障碍刻不容缓,于是只是五日,已经有两名官员落马,这两名官员都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且是拥护赵无痕的人,当皇帝看到他们的罪状,一怒之下圣旨一下,将这两位官员抄家灭族,同时对赵无痕更加痛恨。

    赵睿最厌恶的就是有皇子敢私下结交官员,赵无痕与宰相有牵扯,他已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赵无痕竟然和那两位官员也互相通信,这说明什么?当日,赵睿将赵无痕叫入御书房中,狠狠的训斥一通,若不是看在后者的确有治世之才,他恐怕要将其官职也罢免了。

    从御书房出来后,赵无痕突然间明白一个道理,赵睿并不是真的看重他,只是看重他能为其分担政务的能力,而且,他必须为其所用,甚至说,若其立了别人为太子,那么他就要为那个人鞍前马后,否则,他连屁都不是。

    赵无痕因为这个想法而懊恼,他一直都以为赵睿虽然不准皇子们私下结党营私,但心里还是将他当做太子来看的,否则也不会如此倚重他,然而,最近赵睿明显更加器重赵无庸,对赵无极也刮目相看,对他却只有责骂愠怒,他不得不担忧起来。思索一番后,他决定去找纳兰德馨,共谋大事……

    五日后,天山脚下,一处偏僻低矮的房间中。

    赵无极躺在榻上休息,赶了五天五夜,饶是铁人此时也撑不住,何况他只是肉体凡身。不过虽然他在睡觉,然他周身缭绕的光芒依然强盛,这些光芒不断地进行融合,然后朝他的天灵盖涌去,最后进入他的身体。

    这是赵无极无上的修炼方法,恐怕除了他之外无人会这种修炼方法。

    两日后,夜幕降临,整个天山被一层淡淡紫光笼罩其中,浓郁的真气在山林间缭绕。床榻上,赵无极忽然睁开双眸,整个房间为之一亮,空气好似凝滞一般,唯有他的衣袍随着他坐起的动作猎猎作舞,似乎卷起了整个世界的风景,气势凛然。

    “少主。”外面,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异常恭谨,“您醒了么?”

    赵无极抬手理了理垂落下来的发,语气淡淡道:“嗯,这两日可有人发现我在此?”

    “有少主的阵法在,纵然是主子也察觉不到您的气息,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少主,您要在房间用膳么?还是出来?”

    赵无极起身下榻,语气依旧淡漠道:“送进来吧,准备热水,我要沐浴更衣。”

    “是。”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老态龙钟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进来,虽然他脸上褶皱很多,一双眼睛却极为有精神,就像他稳稳的步伐一般,给人一种他人在壮年的感觉。

    赵无极回身冲他微微颔首,点头示意,他今年已经一百有九,从赵无极来天山,他就一直住在这天山脚下,虽然已经脱离了隶属于赵无极师傅那神秘的组织,却依然受到高度的重视。因为他孑然一身,过去又一直在照顾赵无极,遂对赵无极极为疼爱,赵无极对他也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两人感情虽然看似淡漠如水,其实情如父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