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2章 刁难,无理取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2章 刁难,无理取闹

    好在,他们总算赶回来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因为隔一段时间她们就要向赵无极的体内渡气,为了让赵无极更好的吸收真气,他们才选择乘坐马车进城。

    马车内突然多出一个人,小舞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低声道:“你怎么不跟着沈姑娘?仔细主子醒来之后教训你!”她的声音因为这几日的劳碌奔波,比之前更加嘶哑。

    松明眸光冒火的望着躺在那里的赵无极,怒道:“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你们干嘛都那么关心那个女人?若不是因为她,主子怎么会躺在这里?你看主子现在像个什么样子?我恨不能立刻杀了那个女人……”

    “松明,住口!”小舞突然正襟危坐,冷着脸怒喝道。

    松明张了张嘴,看到小舞那蓬头垢面的模样,有些心疼,他低下头,嗫嚅道:“不说就不说。”

    小舞微微叹息,若没有在王府那几日的朝夕相处,她也许也会和松明一样不喜欢沈碧落,会认为其是红颜祸水,只是那几日让她明白了,主子和沈姑娘之间原本就是这样的,没有谁比谁付出的多,只有谁想为谁做什么事。

    如果此时换做是沈碧落,小舞肯定她也会做出和赵无极同样的选择。

    “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让人传给主子的那些话,主子也许在半路上就……”小舞说至此,眼圈便红了,她摇摇头,无奈叹息道:“罢了,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只要记住,沈姑娘是主子的命,要想主子活着,便一定保护好沈姑娘!”

    松明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望着小舞,良久,他重重颔首道:“我知道了。”说罢,一个闪身,他已经朝着皇宫飞去。

    小舞松了口气,同时有些好奇,按理说早就该下早朝了,往日得到消息也是沈姑娘一下朝就回将军府的,今日怎么留在宫中的?

    小舞左思右想,都觉得事情不妙,她思前想后,决定让一队人偷偷潜入宫中,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凤舞宫中。

    身着紫色官袍的沈碧落有些不耐的坐在太师椅上,听着纳兰德馨用‘惊慌失措’的声音叙述着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神思早已经神游天外去了。

    昨儿半夜,她做了个可怕的梦,梦中赵无极站在奈何桥上与她道别,她努力去追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她害怕极了,挣扎着哭喊着从噩梦中醒了过来,而后便一直没有睡着。

    沈碧落在心中计算着时日,想着今日已经是第十五日早上了,可赵无极依然没有消息,不仅如此,他连一封书信都没给她,她在这种不安的等待中,编织了无数个可能,然而没有一种可能是他完好的站在她面前。

    多日来的担忧,失眠,烦闷等各种情绪席卷而来,使纳兰德馨的声音显得更加的聒噪难听。

    “沈将军,你有没有在听本宫说话?”这时,纳兰德馨明显发现沈碧落根本就在走神,她忍不住愠怒道。

    沈碧落只是不咸不淡的扫了她一眼道:“皇后娘娘,末将方才找护卫问过,他们根本没看到什么刺客。”

    纳兰德馨面色一冷,满面讥诮道:“你是说本宫在说谎?”

    沈碧落不置可否,只是依旧哈欠连天,无精打采道:“而且末将觉得奇怪的是,既然凤舞宫有刺客,您不是应该去禀告皇上么?正好让他治我个办事不力的罪,你不是一直把我当成眼中钉么?”

    纳兰德馨望着正眼都不看她一眼的沈碧落,黛眉轻挑道:“沈将军的意思是希望本宫告诉皇上喽?”

    沈碧落冷然一笑,此时她心情不好,所以连敷衍都不想敷衍她。

    纳兰德馨看到沈碧落这幅模样,心中越发窝火,她银牙紧咬,心道:“待会儿我便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碧落听到她的心声,只是不屑的懒懒斜睨她一眼,眼底满满都是鄙夷。纳兰德馨的手段来回也就那几招,能拿得上台面的大概就是嫁祸她杀害皇帝宠妃的那件事了。

    这时,赵无痕走了进来,纳兰德馨立时巧笑嫣然道:“痕儿,你来的正好,母后正有一肚子苦水跟你说呢。”

    赵无痕目光直直的望着沈碧落,虽然每日都能见到她,然而每次相见总有不同的感受,而且每见她一次,他就对那胸无大脑的沈秋落厌恶一分,这就好像当初沈碧落追着他时,他觉得她一无是处,而沈秋落却是聪明绝顶的大美人。

    短短数月,美人变成了善妒聒噪的妇人,沈碧落却截然相反,经历人事让她的眉心间沾染了一抹媚入骨髓的风情,于她而言是锦上添花。只可惜……赵无痕在心底低叹,美人虽美,他却无福消受,冷夜看上了她,他哪里还有机会。既然得不到,那就想尽一切办法拔除吧。

    “儿臣给母后请安。”赵无痕收回目光,恭敬道,而后不等纳兰德馨说话,他便笑道:“母后,儿臣不是让您和沈将军好好相处么?看沈将军这样子,您又招惹她了?”他的话说的虽然自降身份,然而就连皇帝都在沈碧落面前如此,他一个王爷自然没什么。

    纳兰德馨虽然明白这一点,但一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要对一个女人低声下气,这女人还是他之前戏耍的女人,她就一肚子火。

    纳兰德馨紧紧曲着食指,银牙紧咬,笑容勉强道:“胡说八道!母后就是因为听了你的话,觉得自己之前太过偏执了,才想着借今日之事和沈将军摒弃前嫌,只是沈将军似乎并不领情。”

    “哦?竟有这事?”

    “可不是么?你可知道今儿一早有个刺客闯入本宫的宫殿,若不是本宫觉得宫中不安生,早有准备,本宫如今怕已经身首异处了!”

    “什么?有人行刺?”赵无痕突然高呼道。

    纳兰德馨重重颔首,开始声泪俱下,两人全情投入的演技,让沈碧落觉得自己是在免费看戏,看着他们母子一唱一和,她突然觉得这也是一种乐趣,遂微微坐直了身子,开始饶有兴致的品茶看戏。

    如果纳兰德馨知道沈碧落此时的想法,定要气得吐血,她突然转过脸来望着沈碧落道:“沈将军,你说,为何刺客能够躲得过你那些一等一的护卫的盘查?”

    她的话锋转的突兀,若说方才她是想找沈碧落商议此事,如今便是兴师问罪了。

    沈碧落挑了挑秀眉,心中感叹,总算步入正题了。她懒洋洋的把玩着茶盖,淡淡道:“宫中四处都有绝世高手,若非武功超绝之人,谁也别想进来这凤舞宫半步。只是末将更好奇的是,既然那人有本事进来,外面那么多侍卫都毫无察觉,皇后娘娘,您是怎么早作准备的?”

    纳兰德馨的双眸中闪过一抹慌乱,下一刻,她有些不满道:“沈将军为何独独对这问题感兴趣,难不成本宫没有自保的法子才是你想看到的?亦或者这刺客其实就是你的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沈碧落依旧懒洋洋的窝在太师椅上,目光含笑的望着纳兰德馨道:“如果皇后娘娘真的认为是我,会如何处置呢?”

    赵无痕微微凝眉道:“沈将军,本王知道你武功高强,可是即便如此,你若真的行刺我母后,父皇绝对不会轻饶你的。”

    沈碧落缓缓起身,却突然瘫软无力的跌坐回去,她微微敛眉,余光瞄到那两人,看到他们眼底迸发的欣喜,她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们。”

    赵无痕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眉眼中却透着几分得逞的笑意,好奇道:“沈将军的话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自己认罪的,本王在劝你,你怎么又突然说出这种话来。”

    沈碧落眸光淡淡的望着他,勾唇一笑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们之所以废话连篇到现在,是因为在等那香起作用吧?那熏香与你们让小桃放在我官袍上的香料是相辅相成的,两者一旦一同使用,那么我体内的真气便会在一段时间内流失,而此时恰好就是这段时间,我猜的对不对?”

    赵无痕没想到沈碧落如此聪颖,微微错愕后,他双手抱拳,含笑道:“沈将军真是聪明,只可惜,这话就算你说出去也无人相信,何况,你也没有再说出去的机会了!”说到最后,他的声音骤冷,随机,从房梁上跃下数十个黑衣人,他们望着沈碧落的眼神,就好似望着一头上好的猎物。

    沈碧落微微敛眉,有些嫌恶的以袖掩鼻,挑眉道:“真骚。”

    她的袖囊中,琉璃郁闷的翻了个白眼,这些人是狼妖,赵无痕果然已经堕落到与妖怪为伍了。

    “不要伤她性命,废了她的武功就好,她可是你们主子觊觎了很久的猎物。”赵无痕目光灼灼的望着瘫软在那的沈碧落,此时的他卸去了方才的伪装,原本俊秀的脸上面目狰狞,宛如恶鬼。

    纳兰德馨的唇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来,她冷冷睥睨着沈碧落道:“小贱人,狐媚子,本宫早就想除掉你了,可惜你命好,被那位大人看上了,否则我一定折磨的你生不如死。”

    赵无痕目光戏谑的望着沈碧落,调笑道:“跟着那位大人,说不定也是生不如死,毕竟妹妹的小身板看上去娇弱得很。”

    “娇不娇弱,只有赵无极那小杂种知道,等以后你去问问便是了。”纳兰德馨越发得意起来,提到赵无极,她满面不屑,望着沈碧落的目光却又更恨了一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