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3章 请你,牢中待几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3章 请你,牢中待几日

    沈碧落的眸底突然一黯。「^追^书^帮^首~发」小杂种?很好!

    赵无痕感觉到沈碧落气息的变化,有些担忧,立刻挥手道:“上!”

    那些人立刻朝沈碧落扑了过去,赵无痕见沈碧落一直端坐在那里不动,眼底迸发出一抹欣喜,他就是怕她还有准备,所以就算此时她手无缚鸡之力,他也不敢自己动手。

    沈碧落突然冲那些狼妖露出一抹勾魂的笑意,他们瞬间被迷得神魂颠倒,就连不远处的赵无痕也因为这个笑意而愣在那里。

    “如果你们晚几日动手,我还有兴致陪你们去那里玩玩,不过现在可不是时候,那个人还没回来呢。”沈碧落突然巧笑嫣然,说出这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下一刻,她微微抬手,两道寒光从锁魂簪上飞出,那些妖怪瞪大眼睛,旋即疯狂逃窜,可惜已经晚了。

    只是一瞬间,只听“噗噗噗”几声,那十几人的头颅便一同飞向了半空,立时,血如泉涌,纳兰德馨看着滚落在自己脚底的人头,忍不住尖叫出声。

    外面的护卫对视一眼,想到沈碧落在里面,不由有些担心,可沈碧落下令让他们别进去,他们只好等在外面。

    赵无痕也被这副场景吓得动弹不得。

    他不可置信的望着沈碧落,但见她在人头乱飞的恐怖情景下,依旧神色浅淡,眉宇间那美丽的印记闪烁着耀眼的荧光,衬得她整个人都亮了亮。此时的她好似端坐在一轮圆月中,是美的令人窒息的月中仙子。

    “看来冷夜没有告诉过你们我有着什么样的宝贝,咯咯~我原以为你们怎么也是合作关系,不曾想你只是他的工具而已,亏你还以为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沈碧落施施然起身,一双明亮的凤眸中闪烁着淡淡的不屑的流光。

    赵无痕面色一沉,他的确对冷夜知之甚少,只是因为那人太强大,又是妖国的主人,他才如此信任那人,也抱着与其分割天下的心思与其合作,可今日沈碧落的三言两语,让他不由怀疑,那样霸道的人真的会容忍天下被一分为二么?如果到时候那人要解决掉他也只是举手之间的事情吧?他越想越害怕,看着慢慢逼近自己的沈碧落,竟迈不开步伐。

    而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通报声:“皇上驾到。”

    沈碧落微微挑眉,眼底带了一分意外,她一直以为赵无痕他们想偷偷摸摸的将她除掉,如此看来,是她想错了?

    纳兰德馨不愧为耍了那么多年心机的女人,虽然此时她已经害怕的瘫坐在地上,甚至已经小便失禁,却在听到刘公公声音的那一刻,以极其洪亮的声音尖叫道:“沈将军,你疯了么?”

    赵无痕因这一声回过神来,他想也不想,立刻抬手朝着自己的肩膀拍了一掌,这一掌用了他十成的功力,让沈碧落感叹他对自己真够狠的。旋即,他闷哼一声,踉踉跄跄向后倒去,唇边还溢出一缕鲜血,模样狼狈。

    外面脚步声急促,转瞬间赵睿已经来到了门前,好在沈碧落根本没有离开的心思,要知道她是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走进来的,若她真的逃走了,她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遂当赵睿看到满地尸体,四处都是人头,鲜血淋漓的场面时,沈碧落淡然立于尸首之间,双眸含笑,云淡风轻的模样就显得异常刺眼。

    “父皇快走!沈将军要杀了我们!”这时,赵无痕抱着肩膀,一边吐着血一边焦急道。

    纳兰德馨此时也花容失色的喊道:“来人啊,将这逆贼拿下……”

    赵睿目光冰冷的望着沈碧落,她只是无奈的耸耸肩,竟也不辩驳,而是伸出手腕,语气柔和道:“皇上,把我这以下犯上的人拿下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在那里。赵无痕与纳兰德馨更是不知道沈碧落在耍什么花招。

    沈碧落丝毫不理会他们的脸色,她若不想入牢,就算皇后他们使出连环计策都无用,可此时她玩累了,既然赵无极不急着回来见她,与其无所事事的等待,不如就遂了赵无痕的心愿,反正冷夜一定会想办法把她带走的,她正巧也想看看,那家伙的老穴究竟在哪里。

    赵睿眉头深皱,一双眸子探究的望着沈碧落,他是不想将她治罪的,琉璃受伤,而她的实力强盛,此时宫中有危机四伏,虽然他已经派人请了那三位大师回来,却依旧不放心,可此时看赵无痕和纳兰德馨的模样,他又不得不治沈碧落的罪,而且,他并不认为赵无痕会欺骗他,毕竟看模样,赵无痕的伤势很严重,只是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罢了。

    “沈将军,朕相信你是清白的,不过还是要请你去牢中待几日,待朕查明事情真相,一定还你个公道。”赵睿凝眉语气淡淡道,旋即抬手,示意侍卫将沈碧落拿下。

    纳兰德馨见赵睿竟然如此和颜悦色的和沈碧落说话,心中不由恼怒,她银牙紧咬,怒道:“皇上,你是说臣妾与无痕诬陷她么?嘤嘤嘤嘤……你若再晚来一点,恐怕臣妾就再也看不到您了,方才若不是无痕他拼命保护我,才杀了这些人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啊。”

    赵无痕配合的又“哇哇”吐出几口鲜血,脸色惨白,目光凄楚的望着赵睿,低声道:“父皇……”这一声要多哀怨有多哀怨,要多无奈有多无奈。

    赵睿看着这个儿子,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可是他的儿子他知道,这些人若真是沈碧落带进来的,就凭他的力量怎么可能将他们都杀掉?

    赵睿突然想到凭空消失的冷夜,莫不是那人一直都在,只是因为忌惮那想害他的人才不出现,以他和赵无痕交好的程度来看,他的确会出手帮助赵无痕,可他为何不出现?

    赵睿的目光在沈碧落的身上扫了扫,那一眼极有深意,沈碧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多疑的人就是麻烦,赵无痕明显扯淡的话,他竟然也相信了。他现在定然猜测是她想害冷夜,若她真是那个居心叵测的人,以她的实力,一切好像就都说得通了。

    赵睿的确这么想的,尽管沈碧落对赵无殇很好,可仔细想想,她将赵无殇带到府上,其实也是为她救赵无殇提供了机会,更洗脱了她的嫌疑,而她与皇家的纠葛,对皇家的怨恨,曾经想致她于死地的赵睿比任何人都清楚。

    一切好似都说通了。赵睿方才对沈碧落的袒护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勃然大怒,而这时,刘公公突然在门外禀报道:“皇上,芜妃求见。”

    赵睿没好气道:“这种时候她来作甚?宣她进来。”

    纳兰德馨心中不屑,想着这芜妃定然是来借机溜须拍马的,这样也好,那女人最会见风使舵,来了也好。

    芜妃一进来就看到满地尸体,她强忍着呕吐和惊恐给赵睿行礼后,便焦急的奔向纳兰德馨,担忧道:“姐姐,这是怎么了?妹妹方才遇到华容,听说您这里遭遇了刺客,正要去请沈将军过来解决,我担心不已,又怕过来耽误你们谈事情,才一直没敢过来。”

    纳兰德馨脸色微变,赵无痕眼底迸发出一抹杀机,赵睿则是皱眉冷声道:“芜妃,你说什么?”

    芜妃忙转身行礼,恭敬道:“回皇上的话,臣妾方才去御花园闲逛,遇到姐姐的贴身丫鬟华容,她告诉我说姐姐遭遇了刺客,只是怕皇上您担心,遂去请沈将军商量决策,皇上千万不要怪罪姐姐,她不是有意要欺瞒圣上的,何况沈将军乃我大瀚之才,若进了刺客也是她失职,姐姐宅心仁厚,定然不想沈将军被降罪。”

    芜妃这一席话说得滴水不漏,温温软软的声音比纳兰德馨的声音要亲和许多,一张脸虽然算不得如花似玉,却胜在娇媚清纯,即使已经三十有几,她的身上却透着一股子年轻的朝气,一双眸子也异常灵动,难怪她能从一个卑微的丫鬟,在众如花似玉的妃嫔中赢得一席之地。

    纳兰德馨面色大变,怒斥道:“芜妃,你胡说八道什么?本宫这里何时进过刺客?分明是沈将军说有事求见,本宫才见她的,你胆敢欺骗圣上,活腻味了么?”

    芜妃面色一白,忙跪了下来,一脸慌张道:“皇上饶命,姐姐饶命,臣妾真的是听华容这么说的。”

    “传华容!”赵睿此时异常愤怒,要知道他刚才自作聪明的猜想了那么多,如果真是皇后设下的圈套,那么他这皇帝也的确没脸再当了,她竟然相信了这蠢女人的话!

    华容战战兢兢的走了进来,她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浑身抖如筛糠,声音颤抖道:“皇上,芜妃娘娘说的都是真的,其他的奴婢也不知道……”

    纳兰德馨瘫坐在地上,赵无痕心道不妙,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精心设计的栽赃嫁祸,如今又变成了别人反咬他们的证据,只是这华容素来忠心耿耿,怎么突然就叛变了呢?还有这芜妃,难道她想搬到他母后?她就不为自己那和太监一样的儿子考虑一下么?

    赵睿的脸色一黑,勃然大怒道:“好啊!皇后,你说,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

    “皇上,这……这是沈碧落她想杀害我们带来的人!”纳兰德馨面色一白,哭哭啼啼道。

    赵睿冷哼一声道:“一派胡言!你的儿子有那么强?何况沈将军想杀你们,还需要她那么麻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