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6章 街上,口舌之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6章 街上,口舌之快

    此时,所有人都不敢言语,他们可不敢在沈碧落面前议论她,但是从她们的眼神,特别是那些女眷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们与郝连珠二人想的相差无几。免-费-首-发→【追】【书】【帮】

    沈碧落也懒得解释,她巴不得这两人把这件事说得天花乱坠,到时候如果鲜于宗月迫于压力真的退亲,倒也省了她一番力气,何况她很清楚,就算她当众给鲜于宗月戴了绿帽子,后者也绝不会退亲。

    当然,这件事她是不会告诉火焰两人的,因为她还等着看这两人吃瘪的模样呢。

    沈碧落不计较,不代表她身边两位护花使者不计较,赵无忧率先怒道:“两位嫂嫂,你们好歹也是大哥的夫人,怎么这般没有规矩?站在大街上说这些话,也不怕污了大哥的脸?”

    火焰刚要发怒,却被郝连珠一把拉住,郝连珠依旧笑意盈盈,一双眸子里满是戏谑,不紧不慢道:“六弟,既然知道我们是你嫂嫂,就应该知道我们与你可比沈将军与你关系近得多,你怎么次次都护着沈将军?让别人看到,还以为你也喜欢沈将军呢。”

    赵无忧没想到郝连珠的嘴巴竟如此牙尖嘴利,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看透了心思,不免面红耳赤,怒瞪着郝连珠道:“你……你混说什么?”

    “纵然他喜欢沈将军又如何?难道不喜欢她,还要喜欢你这嫂子不成?”这时,赵无庸突然沉沉开口道,目光冰冷的落在郝连珠的脸上,立刻,郝连珠感觉自己好似被万剑扫射而过,她咬了咬牙,冷笑着直视赵无庸的眸光,含笑道:“那么二弟的意思是,六弟的确喜欢沈将军喽?”

    赵无庸面色阴沉,四周气氛骤然一冷,赵无忧紧紧抿着唇,刚要说话,却被沈碧落抬手拦住,她冷笑一声,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她的脸上道:“永平王妃,哦不,永平侧王妃?哦不,无忧,王爷的平妻应该怎么称呼?平王妃?”

    赵无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郝连珠忽青忽白的脸色,眼眸飞转,故作纠结道:“我也不知道,应该还是王妃吧。”

    沈碧落微微颔首,露出个原来如此的表情,她转过脸来,凝眸一脸探究的望着脸色难看的郝连珠,挑眉好奇道:“王妃,末将其实真的很好奇,你既然是皇上赐婚的正妃,究竟缘何被贬为平妻?难道是因为你与烈焰公主感情甚笃,所以才自请贬为平妻?虽然说你们两人想要二女侍一夫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你怎么说也是尊贵的南疆公主啊,难道就这么不把南疆的尊严放在眼中么?”

    赵无极的唇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下一刻却故作严肃道:“沈将军,阿珠她是为了我才委屈求全,方才她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沈将军‘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有大量。”

    沈碧落眼含讥诮,不屑道:“王爷都说了,末将是将军,不是大腹便便的宰相,肚子里撑不了船,只是别人挖苦我可以,若敢冒犯我的朋友,便是自讨苦吃!”

    一旁看戏的人看着此时掷地有声的沈碧落,突然有种拍手叫好的冲动,关于她与赵无忧之间的情谊,其实很多人都清楚,赵无忧入住将军府也非什么秘密,就连赵睿都默许了,他们又怎么敢说别的?

    赵无极微微颔首,温润一笑道:“本王记住了。”

    沈碧落冷然一笑,望着此时面染薄怒的火焰,学着郝连珠先前的模样,“啧啧”叹息,一脸惋惜道:“公主娇媚动人,找什么样的人不能?此时竟然要做破坏别人感情的人,真是可惜。”

    “你!”火焰双眸喷火的瞪着沈碧落。

    沈碧落却只是冷然一笑,浑然不在意道:“您没听王爷说么?他深爱的王妃可是委屈求全呢。”她将那四个字咬的极重,郝连珠和赵无极均面色微变,而火焰也将怒火转移到了郝连珠的身上。

    沈碧落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衣袖,懒懒道:“我们走。”

    赵无忧与赵无庸立刻跟上她,三人有说有笑的朝宫中走去,完美的终结了这场争吵。

    冷月无声照在三人的身上,将她们的身影拉的细长,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在他们的身上,有羡慕有鄙夷有不屑,但无一人敢小瞧了他们。

    一辆马车无声无息停在赵无极马车的后方,一身银色长袍的赵无意撩起车帘,阴冷的眸光穿过众人,落在沈碧落的背影上,沉黯的眸底带着几分嗜血的冷意,他嘴角微扬,低声道:“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锦荣王。”他的身后,一蒙面女子低声道,声音软软糯糯,好似和着蜂蜜,酥麻诱人,让人未见其人就心生旖旎。

    赵无意转眸望去,见那女子峨眉婉转,一双水蒙蒙的美眸似笼罩在一层烟雾之中,含了几分委屈几分无辜,让人一看便心生涟漪。他俊秀的脸上露出一抹邪佞的笑意,一双漆黑的眸子里带了几分轻佻张狂,冷笑道:“美人儿,你等着,过段时间我便让你醉生梦死。”

    那女子娇躯微颤,似乎想到了自己以后的悲惨日子,两行清泪潸然落下。

    ……

    赵无极将这一切听在耳畔,他隐匿在暗影中的侧脸,唇角微扬,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意,只是那笑意别人还未看清,便已经被他惯有的温润神色取代,他看了看左右两位美娇娘,含笑道:“我们也走吧,只是你们两个记住,切不能再逞一时口快了,你们代表的可是皇家的威严。”

    火焰和郝连珠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读出一分不甘,只是她们懂得如何做能让赵无极满意,遂只是片刻,她们已经收起了方才拈酸吃醋的模样,乖巧的依偎着赵无极,异口同声道:“妾身知道了。”

    赵无极低低一笑,满面春光,看起来志得意满,火焰和郝连珠则洋洋得意着,在她们眼中最大的情敌一直都不是彼此,而是沈碧落,可是今夜的事令她们明白,沈碧落已经不足为惧了。

    随着赵无极三人的离开,寂静的宫门口瞬间又恢复了先前热闹喧嚣的场面,只是今夜那一场没有点燃的硝烟,一直积聚在众人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一炷香之后,群臣在大殿内齐聚一堂。

    随着刘公公一声“皇上驾到”,所有人均下跪行礼,赵睿款款步入大殿,只见他身着黑色宽袍长袖五爪莽龙锦袍,金色腰带,纹金描边,裁剪得体的锦袍将他勾勒的挺拔颀长,他金冠束发,剑眉星目,虽然已经四十有几,在今夜璀璨的琉璃灯火下,他依然显得意气风发,丰神俊朗,好似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几岁。

    但见他脚蹬黑色翘角长靴,靴头处缝着手掌大的明珠,随着他稳健的步伐,伴着微微拂动的衣摆,发出刺眼夺目的光芒。

    他眸光含笑的望着大殿之上的群臣,目光看似无意的扫过众臣身后帷幔中那些盛装打扮的娇俏千金们,盘算着很快就是选秀的日子了,而当他的目光落在沈碧落的身上时,眸光不由热了热,要说他早已经过了贪图美色的年纪,但是这几日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渴望……

    沈碧落微微蹙眉,并未因为赵睿的龌龊想法感到恶心,而是敏锐地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她抬眸望向赵无极,发现他也在看她,他传音道:“你觉不觉得父皇有古怪?”

    沈碧落几不可察的微微颔首,传音道:“看来今晚有好戏看了。”

    赵无极勾了勾唇角,将在宫门外听到的话说与沈碧落听,她眼底染了一抹寒光,赵无意带来的那个女人,会是谁?她的脑海中瞬间浮现一张妖娆的面容,她勾了勾唇角,眼底寒光更冷了一分,若真是那人……

    沈碧落唇边的笑意深浓,心道,若真是那女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赵睿来到龙椅上坐下,一双眸子依旧直勾勾的盯着美艳无双的沈碧落,那痴迷的目光令她恶寒,就在她决定出手给他一个教训时,刘公公终于提醒他,他这才面色尴尬的恢复过来,而后让众臣免礼,开始进行国宴开始前的发言,一炷香后,在众臣“吾皇万岁,大瀚万岁”的高呼中,国宴正式开始。

    沈碧落款款落座,这时,她感觉到一道炽热的目光自对面投射过来,她缓缓抬眸,目光毫不避讳的迎视着此时一脸狰狞的赵无意,赵无意微微一愣,旋即轻哼一声,举起手中的夜光杯,冲她晃了晃,而后一饮而尽。

    沈碧落饶有兴致的挑起了眉尾,心道,他这是在挑衅我?她不由觉得好笑,他算什么东西?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装腔作势?她端起夜光杯,不屑的睥睨他一眼,而后将酒一饮而尽,动作潇洒肆意,举手投足间尽显仙界帝尊的高贵典雅,又透着几分清冷疏离,令一干一直注视着她的男子醉了心神。

    赵无意痴迷的望着她,尽管后来知道当日她是故意与赵无极插科打诨,害得他被打成了那样,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美是谁都无法替代的,明明满室香衣鬓影,明珠美玉,但是谁也无法夺去她的一分光芒,就连他精心准备的“礼物”,也不及她一分。

    赵无意对沈碧落有一种近乎疯狂的渴望,可他知道,她是冷夜看上的女人,他是绝对不能亵渎的,他又气又恨,这种不甘加上旧恨,让他想要彻底毁掉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