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3章 气氛,你当我是傻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3章 气氛,你当我是傻子?

    琉璃冷哼一声,嫌恶的一把将衣袖扯碎,那截衣袖就那么掉落在地上,妖娆面色白了几分,她知道他这截衣袖是因为被她碰过,他才如此嫌弃。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可这是官袍啊,若让皇帝知道他连官袍都撕碎了,他就不怕被惩罚么?还是,他真的厌恶她到极点了?

    “你太自视甚高了,我的眼中素来除了她,谁都不过过眼云烟,何况,你还是狠心害过我的人,你竟然觉得我还会念及旧情,妖娆,我该说你傻呢?还是傻呢?”

    妖娆浑身瑟瑟发抖,她惶恐不安的望着他,难道真的如主人所说,他从没对她都不是真心?此时他的眼神那么冷,与当初他教她修炼时那含笑的温润的眼神完全不同。她摇摇头,不,他不可能没对自己动情的!曾经他还为了自己不惜与沈碧落闹翻不是么?都是主人,都是主人逼着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让她失去了他的心……

    琉璃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妖娆,沉黑的眼底越发不耐,他挑眉狠狠瞪着她道:“今日我便告诉你,你我师徒情分已断,我也知道你是谁的人了,从今日起,我们便做陌生人吧,老死不相往来,我想这是对你我最好的方式了。”说完他便转身欲离开。

    谁知妖娆突然爬起来,跪在那里抱着他的腿,抽泣道:“不……不要离开我……师傅……”

    “妖娆!莲妃!你如果想死我不拦你,可我还没活够,此时也没有精力与那老皇帝对抗,所以请你撒手,否则被人传出个我与宠妃有染的罪名就大了!”琉璃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想一脚踹在她的胸口,又怕被人瞧出什么端倪来。

    妖娆在听到这句话后,比方才清醒了许多,她依依不舍的松开他,含泪凄楚的望着他,嗫嚅道:“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我为何要进宫为妃么?”

    琉璃冷然一笑,一双眸子微微挑起,眼底戏谑的流光在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中令人一览无余,他看着一脸委屈的妖娆,语调凉凉道:“谁知道呢?总归不是为了我。”

    妖娆却哭哭笑笑,摇头咬唇道:“不,就是为了你!”

    琉璃满面惊愕的望着她,见她眉心间的狠绝和一抹怨恨,他几乎忍不住大笑出声,他冷冷的望着她,眼底的寒光几欲将她穿透,她却不再回避他的目光,而是一脸坚决道:“你真的不相信我?”

    “你倒是说说,你给我下毒,险些让我死掉,我为何还要相信你?我看起来真的那么蠢?那么无知?”琉璃虽然知道妖娆是做戏,但他此时真的是要气炸了,这个女人是不是太低估他的智商了?虽然他之前的确演得很投入,任谁看,他对她都是深情款款,就连碧落都险些被骗过去,可是就是这样,她就以为他被她下毒之后还依然会对她深情不悔么?

    琉璃觉得自己的智商和感情被人深深的鄙视和践踏了,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将妖娆撕得粉碎,可偏偏他不能,于是他只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叮嘱自己要忍,忍不下去也要忍!

    妖娆看着琉璃那恼怒的神色,知道他是真的恼了,她微微敛眉,支支吾吾道:“如果不给你下毒,我……我根本无法活着见到你……”

    “所以,你根本不是离不开我,你更惜命,如果不是碧落,如今我也许已经入土为安了,到时候你还会说这些不知廉耻的话么?”琉璃越说越生气,声音听起来更是冷到了极点。

    妖娆摇摇头,喃喃道:“不是的……我知道姑娘有办法才敢……而且……”她想说什么,终究只是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双眸无光的望着草地,像只被抽走了灵魂的躯壳一般。

    琉璃没再说话,只是毫不犹疑的转身离去,他走得很急,因为他已经厌恶与她呆在一起的感觉了,然而望着他急促的步伐,她灰败的双眸恢复了几分神彩,以为他是因为不忍心就这么离开才如此仓惶的。

    “你的演技不错,本王都要怀疑你说那些话是不是都是真的了。”良久,赵无意从假山后绕出来,看着依旧痴痴地望着远处的妖娆,笑着讥讽道。

    妖娆回过神来,娇躯微微一颤,有几分忌惮的抬眸望向赵无意,此时他正将手递过来,十足的君子模样,偏偏他脸上那邪佞的目光完全出卖了他。

    妖娆撑着身子缓缓起身,向后挪移了几步,一张怯弱的脸上带了几分疏离,明明对面前的人厌恶至极,她偏偏还要强忍着排斥的情绪,一脸恭敬道:“王爷,本宫不过是在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罢了。如果我不这么演,他怎么会相信我对他真的是余情未了呢?”

    赵无意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眼底划过一抹狠戾的流光,他冷冷一笑,眯着眸子紧紧盯着她倾城的容颜,笑道:“我暂且信过你了,记得按照计划行事,这……”

    他说着从腰间掏出一颗药丸丢给她,她慌忙接住,他嘲讽的笑了笑,说道:“赶快吃下吧,不然今天你可得疼得死去活来的了。”说完,他拂袖离去,临走之前,他的一双眸子还不怀好意的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那恶心的眼神令人作呕。

    直到赵无意离开,妖娆才松了口气,她紧紧攥着手心的药丸,并没有将它放入口中,而是从袖囊中掏出一个瓷瓶,将它放了进去,而瓷瓶中此时已经有一颗同样的药丸了。她看着那瓷瓶,眼底带了几分笑意,余光扫到落在地上的那半截袖子,她弯身将其捡起来,目光柔和的望着它,想到今天的相见,她低声喃喃道:“师傅,你再等等……”

    不提妖娆,此时窝了一肚子火的琉璃离开皇宫后,便迫不及待的施展轻功,转瞬间就回到了将军府,而沈碧落三人已经等在了房间,赵无极则隐匿气息,蹲在了房梁上。

    琉璃从窗户翻进房间时,不由狠狠白了赵无极一眼,真是艺高人胆大,他就不怕被已经步入紫阶的赵无庸察觉出什么异常来?

    赵无极冲琉璃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开始悠然自得的品起茶来,反正这房间都是茶香,不会有人发现房梁上的味道。

    琉璃一来到桌前,就夺了沈碧落手中的茶盅,将她喝了一半的茶一口吞下去,然后在四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用那破破烂烂的衣袖擦了擦唇瓣,怒“哼”一声,坐了下来,满脸嫌恶道:“我真不该去见那该死的妖娆!她简直要把我给恶心死了!”

    沈碧落见琉璃会这么说,知道他今天见了妖娆之后,纵然之前还有点什么心思,如今也已经放开了,忍不住低笑起来,取了只空杯子为他斟了一杯茶,笑着问道:“怎么了?”

    琉璃悲愤的把在御花园的事情如数说了一遍,直听得桌前另外三人咋舌不已。

    琉璃说完后,又准备去抓沈碧落的茶盅,此时她已经换了一个茶盅,万不能再让他用自己的,不然房梁上那位定要吃醋了,所以她立刻将他的茶盅塞到他的手中,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他哀怨的抓住茶盅,一口饮尽,甩了甩破破烂烂的衣袖,皱眉道:“都是那女人,害得我从皇宫出来的那段路上受到了不少的讥笑。”

    这时,早就忍不住的赵无殇终于拍着桌子“哈哈”大笑起来,看着琉璃憋屈的一张脸,他很无良的说道:“别说他们,就是我看到你这样子,都要以为你被哪个山寨的女大王给染指了呢!”

    赵无殇话落,琉璃就提起手来打他,但也不是真打,加上他此时银发微乱,一张脸苍白无力,一双丹凤眸因困倦而带了几滴泪,衣袖残破,看起来倒是真的像个弱柳扶风,被人欺凌过的残花一般了。

    沈碧落与赵无庸对视一眼,而后均大笑起来。

    琉璃郁闷的用一双丹凤眸瞪着这幸灾乐祸的两人,想着平时不苟言笑的赵无庸竟然都嘲笑他了,他这面子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好了,我饿了,怎么还不上早膳?”琉璃不满的拍着桌子,转移话题道。

    沈碧落款款起身,懒懒道:“自然是要去饭厅吃的,你也许久没有陪娘说话了。”

    琉璃含笑道:“也对。”说着他就欲起身离开,谁知他的肚子突然开始咕噜咕噜叫起来。

    “饿了?”赵无殇好笑的问。

    沈碧落挑了挑秀眉,看着琉璃有些痛楚的神色,含糊不清的“唔”了一声,看了看那杯茶盅,嗫嚅道:“听这声音……莫不是吃坏了肚子?”

    琉璃看着沈碧落的神色,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怒气冲冲的瞪着她,想到房梁上那位不好惹的男人,此时灵珠传来赵无极的想法,他立刻气得跳脚,偏偏肚子已经承受不住,他跌跌撞撞朝外奔去,咬牙切齿道:“王八蛋!”

    赵无殇一头雾水的看着狂奔出去的琉璃,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赵无庸心思动了动,看了看琉璃座位前那空空的茶碗,再看看沈碧落方才被琉璃夺去用的茶碗,瞬间了然。他放开真气,向着四周查探,却发现除了面前的两人,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的气息。

    赵无庸微微皱眉,是他猜错了么?还是大哥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到连他这个紫阶都无法察觉的地步?

    沈碧落偏过脸去,很不厚道的笑了笑,感觉到房梁上那人的不满,她含笑道:“好了,你们先去饭厅吧,我回房间换下官服再去找你们,这身官袍穿着总是不舒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