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5章 分开,我不适合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5章 分开,我不适合你

    “主人,松月让人传话说,姑娘还没出来呢,而且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免-费-首-发→【追】【书】【帮】”这时,隐匿在暗处的冷月出声提醒道。

    冷月话音刚落,房间已经无人,只剩下那喝剩下一半的热茶,孤孤单单的放在案几上,兀自冒着袅袅娜娜的热气。

    房间内,沈碧落掂量着手中那刚刚炼制好的两瓶淬炼液,一双冷冽的凤眸中闪烁着恍惚的流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无极来到房间时,正看到她歪坐在那里,一身绛紫色罗襦群庄重艳丽,长长的嗅着百花飞鸟的裙摆垂落下来,如她此时散落的乌发一般,她整个人沐浴在琉璃灯光中,如花般的美颜上神情淡漠疏离,远远看去,她好似是躺在一幅画中般,一动不动,却活灵活现。

    “饿不饿?”赵无极看着她那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就知道她还在生他的气,不由懊恼至极,无声飘到她的身后,抓了她的一缕碎发把玩着,柔声问道。

    沈碧落知道他来了,心情非但没好,反倒更加糟糕,她一抬手便将他的手打掉,敛眉冷淡道:“你来作甚?”她的语气中有说不出的不耐,一张脸也是冷到极点,且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赵无极无奈叹息,转身来到美人榻前,将她抱起来,她挣扎着,却在对上他那双漆黑的满含关切的双眸时,再也没了力气挣扎,只是乖乖地顺从地被他从身后拥着。

    赵无极见她终于不再挣扎,不由心下欢喜,却在看到她那依旧冷淡的神色时略有些无奈的蹙起长眉,他抬手轻轻抚摸着她额头那道已经看不清晰的疤痕,柔声道:“碧落,我错了,你原谅我可好?”

    他何曾这般低声下气的认过错?

    沈碧落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看着他内疚的神色,她微微垂下眼帘,她的心思躲不过他,他知道她已经不生气了,却猜不透她刻意隐藏的另一份情绪,他不由有些焦急,抓着她冰凉的柔荑,低声追问道:“怎么了?”

    沈碧落无精打采的抬起眼帘,颤动的睫毛下,一双足以让世间万物失色的美眸黯然失色。她望着他道:“你想要的是这天下么?”

    赵无极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这么问,他微微皱眉,片刻的犹疑却让她以为他是默认了,不待他回答,她便推开他,缓缓起身,喃喃自语道:“我……也许不适合你。”

    赵无极浑身一震,凝眉望着沈碧落窈窕的背影,努力使用读心术,然此时的她却将心思掩藏的死死的,他竟然探究不到一分。他有些愠怒的起身上前,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拖拽入怀,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那颓败的脸色,他皱眉眸光喷火般恼怒的望着她,脸色阴沉的吓人。

    沈碧落已经很久没看到他这副表情了,她记得上次见他这幅表情,是她为了气他,让他放弃她而主动亲吻琉璃时,他当时也是这么生气,气得几乎将整个房间用冰块冻住了,而她当时想逃离,却怎么都逃不开,直到最后被他强吻……

    这一次,沈碧落却是没有力气逃开,只是无力的靠在他的怀中,垂眸不语。她知道炼药的时候不能分心,所以才会炼一天的药,躲在房间不出来。逼迫自己集中精神,不过是为了不想他,不想自己不来葵水的事情。因为她真的不想承认,她至今还不算一个完整的人。

    是了,她怎么会忘记自己还有两道魂魄在原本的身体中呢?现在的她,不过只是一个零散的魂魄入住在别人的躯壳中罢了。

    而且,纵然她有一日集齐了三魂六魄,纵然回到原本的身体中,她也不像个正常的女子,葵水那种东西,早在她跨入神域仙界时,就已经没来过了。可如今她在这里,作为一个十八岁的妙龄女子,她没有来葵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根本不能生育。

    沈碧落以前从来不在乎这些,因为她没想过要嫁为人妇,可如今一切都变了,她反而不再是那个高傲的不可一世,杀伐决断的仙界帝尊了。此时她满脑子想的都是,他若真为这天下之主,又怎能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为妻?何况,她如今才想起,作为仙界之人,她是长生不老的,可是他呢?

    沈碧落从未像现在这般想的这么多,她一直以来都听他的话,随性而活,可事到如今才发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她不怕他有一天变老,或者离开,无论哪一世,生生世世她都会在这里等他,可他的国家总要有人承袭的……

    赵无极站在那里,看着靠在他怀中,面色变幻不定的沈碧落,长眉因为她紧紧蹙在一起的秀眉蹙的更紧。他将额头贴着她的额头,柔声而又哀婉道:“碧落,你究竟在想什么?”

    沈碧落微微一怔,缓缓抬眸,望着他焦躁不安的那张俊颜,不由有些心疼,他这般骄傲的男人,何曾用这种哀求的语气说过话?她转过身来,紧紧地抱住他,语气低沉喑哑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何时这般彷徨不知所措了?我们不是已经开诚布公了?你为何还总是瞒着我?”赵无极无奈而又挫败的说道,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心疼。

    沈碧落无奈苦笑,他何尝不是瞒了她很多事情?只是现在想想,他的欺瞒该是和她一样,不过是不想怕对方伤心,且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吧。

    “好,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沈碧落踌躇片刻,突然松开他,一脸认真地说道。

    赵无极的眼底依旧带着散不去的阴霾,他拉着她的手来到美人榻上坐下,让她靠在他的怀中,一手轻轻抚弄着她柔顺的发丝,一边低声细语的安慰道:“碧落,不要害怕,我会永远陪着你的。”虽然猜不透她的心思,他却隐约能察觉到与自己有关。

    沈碧落搂着他腰的手紧了紧,这更肯定了他的猜测,他方才还阴霾万丈的脸色终于见了几分晴光,无论如何,她如今已经为他患得患失起来,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不是么?

    沈碧落思前想后,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将自己的心思吐露出来,怕他不明白,她又将自己来自神域仙界,以及已经活了几百年的事情告诉他,期间她曾偷偷瞄着他的脸色,想看看他的反应,结果他只是长眉微蹙,依旧波澜不惊。

    沈碧落说罢,垂首拍了拍衣摆上的褶皱,一双水眸中鲜少带了几分慌乱,她却执拗的故作淡然,轻声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之前怕你接受不了,遂不愿告诉你,而今……”她抬起双眸,努力隐去眼底的慌乱,沉黑的眸子像沾染露珠的葡萄,墨如点漆,却又有光华流动,熠熠生辉。

    赵无极凝眸望着她,想听她的下一句话。只见她攥了攥衣袖,似乎有些恼他的默不作声,不由敛眉赌气道:“你若不接受,我们便就此作罢吧,我……我还可以回属于我的地方,而你也可以在这里娶妻生子,找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唔……”

    沈碧落话未说完,唇便被封住,她望着他,但见他黑若寒潭的眼底此时满满都是怒火,而他的吻也显得异常粗暴,他一路攻城掠土,掠夺着她口中的一切,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他的贝齿总是时不时的啃咬着她的唇瓣,她被他吻得云里雾里,酥酥麻麻的痛让她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

    沈碧落迷迷蒙蒙睁着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颜,她隐隐有些骄傲。这是她千挑万选的男人,是她几百年来唯一爱过的人,纵然两人不能在一起,她也不悔此时的付出。

    不知何时,她的前襟已经散落,抹胸也半垂落下来,突然袭来的冷意让她不由自主的往他的怀中靠了靠,他的锦袍却滑滑的带着几分凉意,她微微敛眉,见他起身将她放到软榻上,长舌自她的口中探出,她娇喘吁吁,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面颊染上两朵红霞,真真是娇艳如花。

    赵无极目光沉沉的望着她,声音喑哑迷离道:“你以为我赵无极是个女人都爱的么?你以为我对你的感情会因为你不能生养就淡掉么?你以为我是那种为了传宗接代,就可以和任意的女人翻云覆雨的人么?”

    沈碧落被他一连串的质问砸的变了脸色,她向后靠了靠,似乎想逃离他的怀抱,他眼底冷光一凝,手上不由加重力道,原本酥麻的感觉立刻被疼痛取代,她“嘤咛”出声,抬手抓住他的大掌,一双本就雾蒙蒙的水眸中又覆了一层水汽,楚楚可怜的看着赵无极,让他胸膛中所有的怒气立时消散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锦袍下那蠢蠢欲动的欲望。

    赵无极抬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浅尝辄止的吻了吻她的唇瓣,鼻尖蹭着她的鼻尖,努力压抑着自己,凝眸有几分悲哀的望着她道:“沈碧落,你的一切我都能接受,无论你是活了几百年的仙人,亦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无论你如今是残破的,亦或是半人半妖,我都不介意,不在乎,我在乎的,唯有你。”

    沈碧落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望着赵无极,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大脑因为太感动而一时间不能思考,她紧紧抱着他,银牙紧咬着,好似在努力隐忍着一些情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