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章 终一天,十里红妆娶你为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3章 终一天,十里红妆娶你为妻

    赵无极有些幽怨的望着她,柔声细语哄逗道:“你刚刚都听到了?”

    沈碧落依旧没说话,只是从鼻间发出一声轻哼,以此表示她的不满和不屑。★首发追书帮★

    赵无极抬手揽住她的腰,唇瓣擦着她的耳畔,刚要说话,她便倏然睁开清冷的双眸,嫌弃的将他一把推开,转身盘膝而坐,秀眉微蹙,怒道:“别用摸了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哼!”

    赵无极异常无辜的望着她,深邃的眼眸中充满了控诉,她恶狠狠地回瞪着他,薄唇微微嘟起,一脸不满的想着在门前看到的那一幕,她看着他的唇瓣,往常觉得他的薄唇好似染了春色,无论何时都想让她采撷,今日却觉得脏兮兮的,竟然敢用唇瓣擦那人的耳朵,哼!她又看了看他的手,眉头蹙的更紧了一分,这双手就该剁了,让它乱摸别的女人!

    赵无极此时将沈碧落的心声如数听在耳中,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看着沈碧落一张皱成苦瓜的脸,他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精致的下颔,柔声道:“碧落,我喜欢看你为我吃醋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沈碧落拍开他的手,别过脸去,死鸭子嘴硬道:“谁为你吃醋了,我有洁癖,行不行?”说着又狠狠嗔了他一眼,怒道:“小舞,热水准备好了么?怎么还不搬进来?”

    小舞立时吩咐外面的人进来,浴桶搬进来后,沈碧落依旧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瞪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赵无极,不由怒从心起,冷声道:“怎么?不想洗?那女人身上的味道那么好闻?”

    赵无极越看她吃醋的模样越想笑,他拢了拢袖子,含笑淡淡道:“唔,我是不想洗,洗了之后就看不到你为我吃醋的样子了,我还想多看一会儿呢。”

    沈碧落看着无赖一般的他,想到自己的行为,的确觉得自己有点可笑,在他那双琉璃般漂亮的双眸中,她看到自己赌气的模样,她撇了撇嘴,俏脸爬上两抹红晕,分外娇媚,他喉咙一紧,不等她说话,便已经俯首含住了她。

    甜美的味道是那么的熟悉,赵无极只觉得她的味道,他品尝多少次都不觉得腻,反而更加的贪恋。

    她愠怒的睁开双眸望着她,想到他方才对郝连珠的那些好,不由怒火中烧,却怕弄疼他而不敢用力,却不知道这样更挑逗了他的兴致。他目光如火的望着她,令她不知所措。

    “碧落,帮我宽衣解带。”将头埋在她的颈窝,赵无极的气息越来越重,低声道。

    沈碧落冷哼一声,巴掌大的脸上荡开几许红晕,她分明是不情愿的,一双手却飞快的将他的衣袍解开,怒道:“你给我好好洗,不洗干净今晚就别碰我!”

    赵无极好笑的挑了挑长眉,双眸玩味的在她的脸上打着转,含笑不怀好意道:“难怪娘子这么心急着让为夫沐浴,原来是迫不及待想要……嘶--”腰间的肉被狠狠掐住,他飞入鬓角的长眉蹙起一道好看的沟壑,他无奈的望着沈碧落,再次垂首狠狠吻上了……

    “碧落,总有一日,我会为你铺就十里红妆,在万众瞩目下堂堂正正娶你为妻。”她混沌的神智瞬间炸开,取而代之的是万分的感动,她环上他的脖颈,柔声道:“我相信你。”

    折腾了一番,他才神清气爽的躺下来,拥着她满足的睡去了。

    至于明天迎亲的事情,他才懒得管,就让那个假扮他的人去吧,反正冷夜昨日已经被碧落给伤了,不可能出现的,何况还有他的人的护送,明天绝对万无一失。

    这样想着,赵无极便将沈碧落往怀中拥了拥,安安稳稳的睡下了。

    赵无极最终还是亲自去宫中迎接火焰了,这还是沈碧落的意思,因为她知道今日之事不会那么简单,怕那个假无极应付不来,遂让他亲自上阵,而她也早早回到了将军府,开始为他准备一份贺礼。

    赵无庸和赵无殇早早便穿戴整齐,来到沈碧落门前等她出来,赵无殇神情自然,赵无庸却紧紧皱眉,想着今日沈碧落究竟会是怎样的心情。

    不多时,房门被打开,沈碧落容光焕发的出现在两人面前,依旧是那身紫色官袍,依旧是那张惊为天人的脸蛋,偏偏给人不一样的感觉。赵无庸皱眉上下打量了她,只觉得此刻的她雪蜜色的肌肤上竟然透着曾淡淡的红光,整个人站在那里,无论是气势还是给人的感觉,都比之前要更神圣强大的多。

    赵无庸不由愣了愣,明明看不出她的等阶,但还是惊愕道:“你……昨晚是不是进阶了?”

    沈碧落听他这么一说,一双含笑的凤眸中竟带了几分羞赧,雪白的脸颊上亦染了一层红霞,那无限娇羞的模样让面前的两个男人看得目瞪口呆,几欲神魂颠倒。

    沈碧落轻咳一声,淡淡道:“嗯,是又进阶了,那个,我们赶快入宫吧,今日你大哥要去宫中迎接烈焰公主,拜别皇上吧。”她并不懂这里王爷成婚的习俗,昨晚朦朦胧胧听得不甚清晰,遂并不清楚这其中的流程。只是她并不关心这些,她只是很心虚的想,自己昨晚竟然在与他交欢时进阶了,想到他昨夜的疯狂,她不由又红了红脸,率先一步走出长廊,往门口去了。

    赵无庸望着她的背影,心中酸涩,他看到了她方才羞涩中那一抹欢喜,他知道,她昨晚就是跟大哥在一起,想至此,他有些苦涩的扯了扯唇角,眉宇间一片哀色,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大哥和她之间应该已经放下了所有的嫌隙了吧?

    冷风迎面袭来,赵无庸吐出一口凉凉的浊气,好似将心中的积郁如数吐出来一般。他从来都没奢望能让她对他有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虽然喜欢她,虽然感情一天天的加重,但他很清楚,他最希望的是她能站在大哥的身边,给他可怜孤独的大哥一个幸福的生活,这便足矣。

    赵无殇不知道赵无庸在想什么,只是敏锐的感觉到,他此时微微垂下的眼帘中有着自己猜不透的情绪。他将目光投向渐行渐远的沈碧落,清澈的眼底浮了一层悲戚,也许,二哥和他一样吧?

    之前不敢喜欢她,因为她是大哥心尖上的人,如今不敢喜欢她,因为她属于另一个强大的男人,而且她的修为也好,人也罢,都是他们没有资格觊觎的。不,或许他没资格,但是二哥何不尝试一下呢?他想着想着,便想开口与赵无庸说出这个想法,但转念一想,二哥的修为是御天先生帮助提升的,恐怕……

    “唉……”赵无殇被自己一大早的胡思乱想搞得抑郁寡欢,再也不复方才精神的模样,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站在那儿。

    赵无庸此时也没有心情理会他的心情,他抬眸望去,见沈碧落已经消失在院落中,便语气淡淡道:“无殇,我们走吧。”

    赵无殇应了一声,于是两人一同离开了将军府,与沈碧落同乘一辆马车去往皇宫了。

    车上,因为实在无聊,沈碧落询问起赵无庸这个时空王爷娶亲的习俗,他本以为她今日定会打翻了醋坛子,纵然不表现出来,心情也委实不会好的,谁知道她神色如常,还有心情问出这个问题。他便彻底不再纠结,将王爷娶亲的习俗款款道来。

    原来今天早上,赵无极在进宫接新娘之前,要先去太祖山祭拜天地和先祖,然后去宫中接了烈焰公主,与她一同给皇帝叩拜,给四妃和贵妃请安,然后才能离开皇宫,赶往王府,拜堂成亲。

    沈碧落想着幸而不是在夏天,否则这一趟下来,还不得热死?

    “唔,我困了,眯一会儿,到了记得叫我。”沈碧落缩了缩身子,靠在马车上安然入眠,与此同时,她体内的神力开始游走在她的四肢百骸,每过七日,神力都会在她的体内游走一周天,为她抚平因运用真力而略有损伤的身体。

    此时这副身体已经被她淬炼的很好了,只是依旧无法承受她原本体内的力量,她也不急,因为她早已经决定要将身体取回来,连带着那几缕香魂,她可不希望自己是个灵魂不全的人。

    “你们淬炼身体之后,无殇的武功好像精进了不少。”沈碧落的目光落在神色恹恹的赵无殇身上,眼底闪过一抹无奈。

    赵无殇听到这话,一扫方才的阴霾,含笑道:“是啊,我发现最近我修炼大哥给我的那本秘籍,进步很快呢,不过用淬炼液沐浴简直太折磨人了。”他说着又想起了那浸泡了一天一夜的惨痛经历,那时候他鬼哭狼嚎的好像被生吞活剥了一样,待他走出房间时,将军府上下看他的眼神说不出的诡异。

    用琉璃的话说,他的惨叫声让人觉得他好像被采花大盗给强上了,而且他走出来时,的确是脚步虚浮,面颊潮红,不引人遐思都不行。

    沈碧落想到那天的情景,也忍不住露出好笑的神色来,赵无殇脸颊泛红,低头嗫嚅道:“碧落,你确定不是故意耍我的么?”

    沈碧落挑了挑秀眉,一本正经道:“我怎么可能是耍你的,你休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莫要忘了你的七经八脉此时都已经焕然新生了,如果不是这样,你又怎么会突飞猛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