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4章 感情,对家人的愧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4章 感情,对家人的愧疚

    赵无殇见琉璃这么说话,以为她当真生气了,忙神色慌张道:“碧落,我同你开玩笑呢,你千万莫要生气呀。首发www.zhuishubang.com我只是……只是气不过他们那般笑话我,好碧落,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沈碧落见他面露焦急,不由心生不忍,无奈笑道:“我看上去是那么爱生气的人么?逗你的。”此时她的眼底满满都是狡黠,眼波流转,一笑间物华盖天,倾国倾城,整个马车似乎都亮了亮。

    赵无殇呆呆的望着她,旋即尴尬的别过脸去,告诉自己不能看,不能看,否则若真的爱到无法自拔该如何是好?他知道她心里容不下别人,也知道御天先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不想被他们两个讨厌。

    沈碧落察觉到赵无殇的想法,笑意渐渐收敛,她垂下眼帘,略有些无奈的微微叹息,她觉得自己的读心术强横了也不好,如今她不用开启读心术都能听到自己身边人的心思了,当然,琉璃和赵无极除外,谁让那两人太厉害了呢?

    以前她觉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今却觉得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至少烦恼也少了许多。

    赵无意那样的人对她有感情,她是不会例会的,更不会内疚一分,可赵无庸两人不一样,他们是她在乎的人,她不忍心伤害他们,更担心他们会因她而与赵无极有嫌隙。可她不得不装作不知道他们的感情,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呢?

    马车上,三人各有所思的沉默着,气氛一时间显得凝重不已。

    不一会儿,马车到了宫门前,三人才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下了马车。此时,宫门口以及四周的树上均悬挂着红色的缎带,冷风一吹,断代齐飞,与宫门上哪两盏大红灯笼相互映衬之下,显得喜气洋洋。

    沈碧落率先进入皇宫,发现原本萧萧瑟瑟一派威严的皇宫,今日被装点得好似花楼,她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冷笑出声。看来皇帝真的很宠爱火焰,不过她真的很好奇,皇帝究竟是出于一个父皇的心思,还是因为火焰身后的女人。她相信,她很快就可以得到答案。

    朝堂之上并未发生什么事情,遂众臣早早的便下朝了,而当沈碧落出宫时,恰好遇到从山上祭祀归来的赵无极,但见他一身大红喜炮,灼灼艳艳,风华无限,一张俊逸邪魅的脸如照明月,如沐清风,他款款而来,似闲庭信步,如踏云逐浪,既优雅又大方,既温润又豪迈。

    沈碧落不由自主的顿住脚步,眼底俱是惊艳之色,她想着她与他成亲时,他是不是也是这幅模样,不,那时的他一定比如今更要让人惊艳,因为那时他是真心要娶她,他唇边的笑意定然不是这种敷衍的凉薄的笑,而一定是温暖和煦的。

    沈碧落想着,竟有些期待两人共结连理之日。

    赵无极望着她的眸光骤然一沉,感受到他炽热的眸光,她瞬间清醒过来,暗骂自己没有出息,竟然会这么期待与他成婚。

    收起眼底的惊艳,沈碧落含笑上前,在众人或期待或八卦或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来到赵无极面前,展颜一笑道:“恭喜永平王。”她这一笑妩媚动人,却又不含任何刻意,干净纯粹的让人沉醉其中。

    赵无极不由看的痴了,只是这是在宫门前,遂他不能表现出来,他理了理长袖,薄唇勾勒一抹清和的笑意,语气温润道:“多谢沈将军,沈将军今夜一定要来王府吃酒。”

    沈碧落微微颔首,发髻上的锁魂簪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衬得她整个人又亮了亮,她侧过身去,依旧是那副含笑的模样,眼底清明不掺杂质,好似真的早已经放下了与他那一段纠缠,看的一些人唏嘘不已。

    赵无极含笑离去,步伐沉稳,不含半分留恋,好似方才与他说话的,只是一个同朝为官的人而已,去年那掷地有声的“非她不娶”誓言也随着这满宫摇曳的彩色缎带荡漾在风中,不知所踪。

    不知为何,有人看到这一幕,竟然感到惋惜,因为无论从相貌还是气质上,她两人都是极为相配的一对。只可惜……造化弄人。

    回去的路上,赵无殇兴致勃勃的望着赵无庸两人,问道:“你们两个给大哥准备了什么礼物?”

    沈碧落垂眸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青葱般的玉指,含笑低低道:“给了礼金还不行?还要给礼物?”她虽然嘴上这么说,一双狭长的凤眸中却带了几分狡黠的笑意,摆明了是特意不告诉赵无殇。

    赵无殇却信以为真,眉头紧皱,一脸郁闷道:“这样恐怕不太好呢,官员应该都会准备礼物的吧?”说着,他看了看沈碧落,笑眯眯道:“不过你能去已经给足大哥的面子了,想必也不会有人计较这些。”

    赵无庸听到赵无殇的话,一双剑眉微皱,显然,他对弟弟的话很不满,虽然他也喜欢沈碧落,但在他的心中,还是哥哥最重要。

    沈碧落知道赵无庸心中所想,一双美眸温和的望着他,眼底带着几分欣赏。她虽然没有经历亲情,但是她相信,真正血浓于水的亲情一定比任何的感情都要美好,何况在她看来,真正的爱情就是最诚挚的亲情,因为相爱的两个人早已经示彼此为一家人。

    三人又各怀心事的回到了将军府,而此时,李月华正在丫鬟的陪伴下站在前厅的门口等他们回来。

    “娘,您怎么站在外面了?”沈碧落老远就看到李月华一脸喜色的站在那,虽然脸色看起来容光焕发,但她还是感到担心,因为这院子里的风太大了。

    赵无庸两人看着疾步来到李月华身边,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柔荑间,眉心间满是关切的沈碧落,不由一同微微颔首,他们知道,她对待在意的人,永远都是这么的温柔。想到他们也是她在意的人,他们不由莞尔一笑,心中莫名多了几分感动。

    李月华含笑“望着”沈碧落的脸,柔声道:“娘不冷,娘就是高兴,你可知道谁来了?”

    沈碧落微微一愣,只听身后一道戏谑的声音幽幽传来,懒懒道:“我的未婚妻,别来无恙啊。”

    沈碧落其实已经隐隐察觉到了鲜于宗月的气息,只是因为她此时已经进阶紫阶中期,遂没想到是她,此时听到她的声音,当即欣喜回眸,映入眼帘的是鲜于宗月斜倚门框,满脸堆笑的模样。只是她一眼就看出后者眉宇间隐含的淡淡忧虑,她微微一怔,寻思着待会儿该好好与之详谈了。

    “怎么?是不是许久未见本太子,觉得本太子比之前更加英俊潇洒了些?”鲜于宗月跨出房门,在沈碧落的眼前转了一圈,那身标志性的银色锦袍衬得她宛如仙子下凡,贵气中透着优雅雍容。

    赵无庸的脸色蓦地一沉,皱起秀眉,眼底划过一抹担忧。

    沈碧落却是一派欢喜,在她眼中,鲜于宗月是她在这世上唯一一个同性朋友,而且两人性格相投,想到两人已经很久没见了,她甚是思念,遂她竟突然忘了还有赵无庸两人在场,张开手臂便欲与鲜于宗月拥抱。

    赵无庸两人不可置信的呆愣在那里,而这时,一道红影从天而降,以四两拨千斤之姿将两人之间拉开了数十步的距离。

    银丝飞舞,如万千雪花瞬间袭来,红衣猎猎作舞,锦袍上大朵大朵的曼珠沙华好似有灵气一般左右摇摆,灼灼开放。此时的琉璃,就好似一股强势的风,瞬间席卷众人的眼球。他斜眉飞鬓,一双邪魅的丹凤眸微微眯起,警惕而嫌弃的望着鲜于宗月,分明神情十分欠扁,偏偏给人的感觉依旧是如诗如画,风姿无双。

    鲜于宗月早在看到那一头银发时就知道是他来了,她的呼吸在这一刻有些紊乱,她眸光深情地一眨不眨的望着他的脸,那般珍视和小心翼翼的神情,令人以为她是在望着这世间最珍贵的珍宝。

    琉璃微微一愣,然后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

    鲜于宗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想起临走前发生的事,方才的欣喜被失落取代,她讪讪的垂下眼帘,眼底划过一抹苦涩的流光,而她的表现如数落入四周人的眼底,沈碧落更是一下就知道了她的心思,不由露出无奈的笑意。

    只是,从鲜于宗月看琉璃的眼神,她知道,鲜于宗月是真的很爱很爱琉璃,这种爱让她即使生活在大草原,即使无法与之相见,即使明知道爱而不得,她却从不曾舍弃。

    沈碧落不由有些感动,她,该不该帮一帮这苦情的女子呢?

    此时,赵无庸有些震惊的望着鲜于宗月,因为他不会看错,她方才看琉璃的眼神,分明就是看心爱的人的眼神。他的目光在他们两人的脸上扫了扫,又转到沈碧落的身上,她好似感觉到他的目光一般,突然转眸望着他,冲他几不可察的微微颔首,唇边勾勒一抹恬淡的笑意。

    赵无庸立时顿悟,目光吃惊落在鲜于宗月的身上,看着她娇小的身形,她那张英气逼人的脸上那掩不去的风韵,他不由感叹自己的愚钝,他竟然没有认出来她的真实身份。难怪大哥得知她们在宫门外“互赠定情物”时,竟然如此淡然,他怕是早已经知道了!

    赵无庸不由又有些吃味,大哥狡诈如狐狸,害得他为其担忧,真是可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