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5章 回来,假未婚夫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5章 回来,假未婚夫婿

    沈碧落低笑出声,她眸光温和的扫过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的赵无庸,心中为赵无极默哀,让你欺骗无庸,看你到时候怎么交代。★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赵无殇比起赵无庸来,心思单纯些,自然也考虑不到那么多事情,但他也看出了鲜于宗月的异样,不由冒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凑在赵无庸的耳畔低声道:“二哥,这个鲜于太子看红莲的目光好奇怪啊,他……他该不会是个断袖吧?”

    赵无庸脊背一寒,唇角微微抽搐,他不欲打算隐瞒赵无殇,遂附在其耳畔说出了这个秘密。赵无殇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鲜于宗月,支支吾吾道:“原来如此,难怪……”

    赵无庸的眼神扫来,赵无殇立刻闭上了嘴巴,但一双黑溜溜的眼珠依旧在眼睛里打着转,这一刻,他总算搞明白了很多事情,心中也舒畅了许多。尽管他知道沈碧落不是那种游戏花丛的人,但是他也一直对她有婚约却和‘御天’先生在一起的事情感到忐忑不安。并不是瞧不起她这种行为,而是怕她被人诟病。

    无心理会这边两人,此时的琉璃正一脸嫌弃的怒瞪着鲜于宗月,数落着她想要吃沈碧落豆腐的行径,三言两语挑起了鲜于宗月的怒火。她虽然爱慕他,但是那火爆的脾气是改不了的,何况他竟把她说成是一个奸诈好色之徒,她不怒才怪。

    “行了,都别吵了。”沈碧落突然出声,立刻制止了琉璃的话,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鲜于宗月,低声啐了句:“变态”,然后来到沈碧落的身边,乖乖不语。

    鲜于宗月别提多郁闷了,但是碍于沈碧落在,又怕她方才的心思被瞧出来,遂她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琉璃,便含笑来到李月华的身畔,柔声道:“岳母大人,现下碧落回来了,您总该随女婿去饭厅了吧,这儿冷,小心着凉。”

    她的脸上尽是柔和神色,眼底那浓浓的暖意几乎要将冷风斩断,足以见得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位名不副实的“岳母大人”。

    赵无庸一直以来都不喜欢鲜于宗月,如今得知她是女儿身,想到草原上的事情,不由感叹她这一路走来定是披荆斩棘,波折无数的,不由对她生起了几分敬重,又见她对李月华如女儿一般关怀备至,对她不由又多了一分欣赏,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厌恶疏离,而是款步上前,准备与其问好。

    李月华此时故作生气的板着脸,“望着”琉璃所在的方向,敛眉责备道:“红莲,你怎么能这么诋毁宗月呢?他是碧落的未婚夫,就是你的朋友,你莫要每次都与他针锋相对,否则碧落夹在这之间,也是很为难的。”

    沈碧落含笑望着吃瘪的琉璃,见他虽然满面不满,却依旧耸了耸肩,低声乖乖道:“娘,孩儿知道了,孩儿以后不针对他便是,但是他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莫要辱没了小落落的名声才是。”

    李月华轻笑出声,嗔怪道:“尽是胡说,宗月是正人君子,你别辱没了他的名声才是。”虽然是怨怪的语气,但她的声音软软的,怎么听都是在说笑。

    她自然不会生琉璃的气,如今琉璃已经正式认她为义母,遂才一口一个“孩儿”“孩儿”的,对于这一点,其实很多人都是很惊讶的,包括沈碧落。

    别人不知道,沈碧落却很清楚,他是何等高贵之人,虽然是妖,然他在神域管辖的三界中拥有极高的声誉,他统领着整个妖界,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那桀骜不驯的性子,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可就是这样的他,竟然为了她,甘愿亲近这里的人,甚至甘愿叫李月华一声“娘”,这让她受宠若惊的同时,更加深受感动。

    鲜于宗月等人则不然,他们只知道琉璃对沈碧落的感情怕是比天高,比海深……一时间,几人心中各有酸涩。

    李月华察觉到气氛不对,忙柔声道:“好了,快点去饭厅吧,我也饿了。”

    沈碧落微微颔首,走过去拉着李月华的手道:“是啊,娘,我也饿了,我们一起去饭厅。”

    看着她们母女向斜着离开,剩下的四人对视一眼,也都跟了上去。

    鲜于宗月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次来,竟然与赵无庸兄弟两个成为朋友,而这一趟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可谓收获颇多。

    一行人用过早膳后,沈碧落便带着鲜于宗月回到自己的房间,望着她眼眸中那几分哀伤的神色,忍不住问道:“宗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鲜于宗月沉默片刻,突然掀袍跪了下来。

    “宗月,有什么话直说,我们之间无需这些东西。”沈碧落微微敛眉,袖子一摆,鲜于宗月便站在了那里。

    鲜于宗月不由有些哽咽,她垂下眼帘,有些哀伤道:“我其实是想向你求一样东西。”

    “什么?”

    “九转还魂丹。”

    沈碧落望着鲜于宗月那复杂的双眸,微微敛眉,问道:“是不是你父皇他出了什么事情?”她虽然身在大瀚,但是关于草原上的一些传言,她还是知道的,前几次鲜于宗月匆匆离去,就有人说是鲜于王身体每况愈下,草原上因为夺位顷刻间腥风血雨。

    虽说鲜于宗月是鲜于王亲封的太子,但是她是所有皇子中年龄最小的,又不似其他皇子那般为了拉拢人心而时常行些苟且之事。正是因为她的坦坦荡荡,才让她这些年的处境不太好。

    沈碧落微微叹息,鲜于宗月抽回思绪,终于再坚持不住,她垂下眼帘,眼底晦暗不明,语气低沉道:“是父皇没错。原本我第一次来时,父皇身体还并没有那么严重,当我返回去时,他却已经渐渐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再到后来,他就卧病在床,再也起不来了……”

    沈碧落微微挑眉,没有说话。

    鲜于宗月继续敛眉道:“想必你也知道了,我那几个兄弟根本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趁着父皇病重,就想要篡夺皇位,现如今草原已经明确划分为五个势力,若不是如今他们忌惮父皇的宝物,恐怕早已经对父皇动手了。”

    沈碧落看多了这种事情,遂此时没有多大反应,更不关心鲜于王那所谓的“宝物”是什么,她只是从袖囊中掏出一只瓷瓶,从里面掏出一颗药丸,放到鲜于宗月手中道:“这是九转还魂丹,它虽然传闻有起死回生的效用,但其实没有那么神奇,凡事都有例外,但是它绝对对人有利无害。”

    鲜于宗月没想到沈碧落竟然真的有九转还魂丹,她不可置信的望着沈碧落,喃喃道:“你……你竟然有?”

    沈碧落轻笑出声,淡淡道:“怎么?我不该有么?若我没有,你来找我作甚?”

    鲜于宗月摇摇头,哭笑不得道:“我鲜于宗月的运气真的太好了,我本想着让你帮我在这里找找,不曾想原来你就有。”她有些语无伦次,一双素来都清冷高傲的双眸此时竟然微微有些湿润,她突然上前,紧紧将沈碧落拥入怀中,力气之大几欲令人窒息。

    “碧落,谢谢你,你真的是我的救星。”鲜于宗月低声道,声音有些颤抖。

    沈碧落没有松开她,而是就这么安静的回抱着她,希望自己身上的温暖能够帮她驱走怀中的温凉。

    “啪!”房门被一脚踹开,旋即,一袭赫赫红衣的琉璃皱眉怒气冲冲的闯进来,见两人抱在一处,一双好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抬手愤怒的指向他们道:“你们两个……给我松开!”

    鲜于宗月其实本就准备松开沈碧落了,然而听到琉璃的声音,她突然想要挑衅他,遂她松开沈碧落,却揽着后者的肩膀,一脸邪佞的笑意,要多张狂有多张狂。她眯了眯眸子道:“人妖,本太子抱抱自己的未婚妻怎么了?你吃醋?那你也去找个未婚妻去!”

    沈碧落不由轻笑出声,嗔了一旁的鲜于宗月一眼,此时她眼底水波流转,千娇百媚,这一眼不由看的鲜于宗月整个人都呆愣在那。

    这时,琉璃郁闷的横亘在中间,一把将沈碧落拉到自己的身后,皱眉虎视眈眈的瞪着鲜于宗月道:“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追我的女人都能将你们草原给灭了,我是自爱,矜持,懂么?”

    鲜于宗月听到琉璃前面那句话,顿时火冒三丈,她攥紧粉拳,怒道:“就凭你?哪个女人不要命了敢追你?”

    “你……”

    眼见着两人又吵了起来,沈碧落简直哭笑不得。她在恼恨琉璃的迟钝的同时,不得不承认鲜于宗月的确表现的太彪悍了些,若她是琉璃,怕也不会认为其对自己有什么想法。

    沈碧落想要阻止两人,但眼眸眯了眯,又觉得这是让两人培养感情的机会,遂她笑眯眯的转身离开,与赵无庸两人对视一眼,一同悄无声息的离开。

    而与鲜于宗月吵得正凶的琉璃,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抛弃了。

    院落里,赵无庸见沈碧落要与他们一同去王府,不由微微皱眉,狐疑道:“怎么不叫上鲜于太子?”

    沈碧落垂眸浅笑,懒懒道:“她此次进京连六大保镖都没带,想必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加上今早我回来时,整个院子只有娘和小桃,这就说明娘将所有人都支走了,遂宗月过来是需要保密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