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喜宴,妖国女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86章 喜宴,妖国女皇

    赵无庸微微颔首,便不再多问,他还以为鲜于宗月是因为那些传闻而来,或者是专程来参加赵无极的婚礼的,如今细细想一下,就知道是她来的时间太凑巧了,何况赵睿并没有将赵无极要成亲的消息告知诸国,想必也没多少人会特意前来恭贺他。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毕竟这么多年来,诸国都知道他是极为不讨皇帝喜欢的一位皇子。

    沈碧落知道赵无庸的心思,她眼底带了一分讥诮,其他诸国恐怕永远都不会想到,他们昔日里瞧不起的这位大皇子,其实已经渐渐得到了皇帝的倚重,而且,就算他此时仍然不受宠,将来他也势必是执掌天下之人。

    三人来到将军府,便见准备好的马车后还有一辆华贵的马车,她微微挑眉,狐疑的望向车夫,那车夫忙下车,恭敬的行了个礼道:“草民拜见二位王爷,拜见沈将军。沈将军,这是鲜于太子令人从雅戈尔大草原带来的礼物,让您代她送给永平王,恭贺他再次喜结良缘。”

    沈碧落微微颔首,自然知道这是鲜于宗月的障眼法,转首看了看赵无庸二人,含笑道:“你们两个准备了什么?”

    赵无庸深邃的眸子眯了眯,淡淡道:“没什么,大哥如今什么都不缺,遂我也不知道送什么好,便随便准备了些东西。”

    赵无殇微微颔首,讪讪笑道:“我听了你的话,便没准备礼物,只带了礼金。”

    沈碧落忍不住喷笑,此时街道尽头传来欢快的唢呐声,她知道是赵无极接了火焰回永平王府了,三人对视一眼,再不多言,跳上马车,往王府去了。

    沈碧落三人刚到王府不久,赵无极便带着火焰走进了王府。

    沈碧落放眼望去,今日来了不少的官员,看来许多人都开始重新重视起了赵无极。沈碧落在人群中搜寻一圈,发现沈墨浓正端着酒杯,有些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听官员们闲谈,她不由勾了勾唇角,眼底带了一抹嘲讽的笑意。

    沈墨浓的确算个厉害的权臣,竟然这么久都没有被皇帝从位置上拿下来,但是此时他也并不好过,虽然表面风光,然他和赵无痕的一些党羽都被赵无庸以各种罪证或抄或诛,剩下的已经没有多少了,要重新壮大他的势力,保住他宰相之位,他就必须投靠“未来皇帝”,可现下赵睿依然没有要立封太子之意,遂他根本不知道站在哪个阵营。

    但这并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他很清楚赵睿如今最看重的是赵无庸,然而他当初那么对赵无极和沈碧落,赵无庸自然对他生厌,怎么可能会接纳他。赵无意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去拉拢他的,因为他别无选择。

    只是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沈墨浓知道皇帝身强体壮,至少近几年是不会有退位之心的,遂他也不急着选阵营,只是若选的太晚,又让人觉得没有诚意。总而言之,如今的他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沈墨浓端着酒杯,一脸愁眉不展,目光偶然与沈碧落相撞,不由双眸一亮。心道,难道女儿心中还是有自己么?

    沈碧落有些恶寒的垂下眼帘,听到他的心声,她几乎要爆笑出声了。他竟然如此天真,以为自己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她还会惦记着他?她真的怀疑是不是之前的碧儿太善良了,以至于他这老家伙还没有认清现实。

    赵无庸见她神色不对,皱眉低声附在她的耳畔问道:“你怎么了?”心中思量,难道她已经伪装不下去了?毕竟这是哥哥的婚礼……

    沈碧落抬眸,含笑迎上他担忧的眸光,挑眉懒笑道:“没什么,刚刚不小心与一个白痴对视一眼,结果伤到眼睛了。”

    赵无庸微微皱眉,一双眸子深深的望着她,眼底的担忧一览无余。而此时沈墨浓恰好看到这一幕,他自然没有漏看了赵无庸眼底那一丝一缕的情意。这一刻,他兴奋到无以复加,他知道沈碧落本事大,却没想到她竟然连赵无庸这等冷酷无情之人都能吸引。

    沈墨浓诡异的笑了起来,他现在万分后悔曾经犯下的错误,这个女儿已经如此熠熠生辉,他知道她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他知道如果自己想让沈家继续繁荣昌盛,那便一定要让女儿回到沈家。

    沈碧落举起酒杯,衣袖掩面,唇边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万万没想到,这个“爹爹”竟然是如此“单纯”之人。

    这厢各人心思波涛汹涌,那厢赵无极已经款款跨入门槛,此时的他一如一块散发着红光的宝玉,绚丽夺目,令人心向往之,却不敢与之对视。

    他攥着红绸,冲众人含笑,一副风光无限好的风骚模样,看的沈碧落一阵气闷。而他身后,火焰身着新娘喜服,头盖红帕子,在丫鬟的搀扶下,袅袅娜娜的走进来。此时的她周身再没了狠厉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与江南女子可以媲美的温婉可人,虽然看不到脸,然这样看着就让人生出几分怜惜来。

    “大哥可真有福气啊,沈将军,你说是不是?”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赵无意来到沈碧落对面坐下,一双阴蛰的眸子盯着她,似笑非笑道。

    沈碧落只是懒洋洋的斜睨他一眼,淡淡道:“只要王爷好好养伤,一定也能早日抱得美人归的。”

    赵无殇“噗”的喷出口中的酒,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而其他听到的人也都强忍着笑意。

    赵无意面色狰狞的望着沈碧落,恨不能将她给活吞了,她却只是云淡风轻的看着赵无极二人,一颗心却怎么都静不下来,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

    这时,一声“吉时已到”让整个大厅安静下来,紧接着便是拜堂。

    就在赵无极与火焰夫妻对拜过后,一道声音突然从外面强势传入:“慢着!”

    这一道声音,不弱于银瓶炸裂,令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

    沈碧落左眼微微跳动,察觉出对方来者不善,她微微敛眉,与赵无庸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底读出一抹担忧。

    赵无极却好似早有预料,神色不动,只是目光温润的望向门口,与此同时,以为有人要破坏自己幸福的火焰竟然不顾这么多人在场,一把掀开了红盖头,秀眉间满是戾气。

    众人见她竟然不懂规矩的将红盖头给掀开了,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若不是因为她长得还算美艳动人,单单是这凶神恶煞的神情,都要让很多男人不屑了。

    “谁?竟然敢破坏我的婚礼?”火焰来到赵无极身边,霸道的挽着他的胳膊,好像生怕跑了一般,一双火冒三丈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望着门外。

    赵无极偏过脸来,冲她淡淡一笑,低声抚慰道:“你我已经拜过堂,算是正式的夫妻了,所以今天谁来都没用,何况我们还有父皇做主呢。”

    火焰听到赵无极这么说,愠怒立时去了一半,她含羞带怯的望着赵无极,一双眸子里写满了柔情蜜意,相信这世上能让她露出如此神情的也只有他了。

    众人看着两人相视一笑,一时间觉得他们好似那天上的神仙眷侣一般,般配得不得了。

    沈碧落莞尔一笑,一双灵动的水眸底下闪过一抹狡黠,心道:“好你个赵无极,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赵无极此时虽然看似目光专注的望着身边的新娘,余光却一直在望着沈碧落,自然将她的脸色尽收眼底,何况,这几日他又变态的晋升了,她若不是重重设下心防,不管有什么心思都隐瞒不了他。

    赵无极知道沈碧落的心思,不由忍不住勾勒一抹笑意。此时所有人只看到他俊美非凡的侧脸上,那比灯火还要璀璨的双眸看起来还要亮几分,他这一笑,满室的红绸都好似蒙了尘,失去了原本鲜亮的色彩。众人只觉得,他就是“公子颜如玉”。

    沈碧落忍不住低声啐道:“妖孽。”

    而这时,门外传来一声奸细的声音:“皇上驾到,妖国女皇驾到。”

    来人,终于还是来了。

    众臣微微错愕之后,均起身行礼,谁也没想到,妖国女皇竟然会突然出现。要说妖国女皇,她可是这龙腾大陆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不仅因为她从不露面,更因为她那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御兽之术。

    沈碧落深邃的眼底划过一道耀眼的流光,终于将这妖国女皇给盼来了!

    这时,一道略带疲态却庄严十足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众卿平身,今儿是朕一双儿女的大喜之日,众爱卿就不必拘束了。”说话的,正是姗姗来迟的赵睿。

    “谢主隆恩。”众臣谢恩后,这才敢微微抬眸,偷偷去瞟此时站在赵睿身边的女子,那女子与赵睿一般,身着明黄绣五爪蟒龙的龙袍,脚踩明黄绣珍珠长靴,还未看到脸,便给人一种雍容高贵,威严庄重之感。

    沈碧落微微挑眉,心中暗忖,这套龙袍还不如自己的那套好看呢。她又向上抬了抬眸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不苟言笑,若覆冰霜的脸。然而,此时最吸引人的并不是她这风韵犹存的脸和这身几乎只有男人穿过的龙袍,而是她身前那两条有半个人高的雪狼。

    这些雪狼通体银白,身子有人那么长,白绒绒的毛发上好像洒了一层银光,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令人忍不住想去抚摸。然而,它们的眼睛看起来凶狠无比,那沉黑犀利的眸子里跳动着火光,杀机腾腾,好像下一刻就要跳起来,扑倒众人。这样桀骜不驯的雪狼,却乖巧如护卫一般守在火凤儿的身前,为她本就光彩夺目的身上更衬出一份高贵威严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