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2章 父爱,璞玉上的杂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02章 父爱,璞玉上的杂质

    赵无殇聋拉着脑袋,低声道:“我猜不透,也不敢猜……如果父皇不是因为想要补偿三哥,不是因为顾念着父子情谊,他又为何突然要册封三哥为太子呢?”

    沈碧落与赵无庸对视一眼,眼底均带了几分担忧。★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踌躇片刻,赵无庸还是决定由自己这个哥哥来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

    “无殇,这件事说来也许与我脱不了干系。”赵无庸想起三天前去见赵睿时,自己一怒之下口不择言,说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话,眉头不由皱出一道沟壑。

    赵无殇一脸迷茫的望着他。

    赵无庸无奈叹息,慢条斯理的解释道:“那日我一怒之下告诉父皇,幕后之人也许还会对我们剩下的四个兄弟下手,还让他猜猜究竟谁会是下一个。这句话大概刺激到他了,以至于他生出册立太子的心思。在这种时候册立太子,无疑是将太子推到了众人面前,倘若伤害四弟的那个人真的存了那种心思,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全力铲除太子。”

    “什么?”赵无殇深吸一口气,一张俊俏的脸蛋瞬间煞白,他捂着胸口,努力让心跳恢复正常,薄唇微颤,痛心疾首道:“这么说,父皇并不是想要补偿三哥,而是想要将三哥置于死地!就算三哥付出的代价不是命,可是若他和四哥一样永远不能人事,以他的性格,他又怎么会苟活于世?父皇……父皇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就算三哥之前真的有什么不对,那也是他的亲儿子啊!虎毒还不食子呢!”

    赵无殇越说越气,说到最后,他一口气上不来,整个人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惨白的脸色也在这一刻涨得通红,一双明亮的眸子蒙了一层水汽,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被欺负的小猫,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之意。

    沈碧落忙上前,一边为他顺气一边柔声劝慰道:“好了,你就当是彻底认清了他的嘴脸,日后千万不要再傻乎乎的撞上去就好了。得亏你演了这么一场戏,在他眼中成了‘废人’一个,否则若赵无痕真的被人废掉了,下一个究竟是谁,还犹未可知呢。”

    赵无殇渐渐停止了咳嗽,脸色又一寸寸白了下去,他凝眉凉凉一笑,表情凉薄冷淡,带着冷漠的讥诮。此时的他与平时的他完全不同,如果说之前的他干净的像未雕琢的璞玉的话,那么此时的他就已经添了杂质。

    沈碧落突然便觉得心酸。她多希望赵无殇能够永远开心,永远单纯的活下去,可是根本不可能。从他上次从鬼门关爬上来后,他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只是当初的他仅仅抱着保护自己的人,不让他们受伤害的想法,却从没想过要害人,也一如既往的崇拜和深爱着他的母后。而今,他却变得不一样了。

    “我想我能猜到下一个会是谁,肯定是在他眼中没多大用处,也比不得二哥优秀的五哥了。”赵无殇近乎冷漠的说道,“我直到此时才真正的清楚过来,帝王除了自己的权势地位外,什么亲情,什么仁爱,通通都是狗屁!就算我们六兄弟都死光了,他也可以照样做他高高在上的皇帝,因为,他想要多少女人就要多少女人,他大可以再生一个甚至更多的孩子,我们又算什么呢?”

    说着说着,两行清泪自他的眼底滑落,他缓缓抬眸,目光痛楚的望着此时代替沈碧落,坐到榻前的赵无庸,突然哽咽道:“哥,他的心中难道真的没有我们一点位置么?”他突然扑入赵无庸的怀中,哽咽变作了呜咽,“哥,我们为什么要生在皇家?”

    “这是我们的命运。可是六弟,你放心,二哥会拼尽全力保护你,我们不会成为皇权的牺牲品,大不了我们做一介布衣,过逍遥自在的生活。”面对一向善良单纯的赵无殇,赵无庸露出了温柔的一面,柔声劝慰着他。只是,这话何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呢?

    沈碧落和琉璃退出房间,这几日赵无殇经受了一次次打击,心境一次次变化,虽然他们都知道这是他成长中必须经历的一步,但还是不忍心看他如此伤心。

    “碧落,你觉不觉得这场雨很不平凡?”站在屋檐下,琉璃凝眉望着满天雨幕,眼底划过一抹烦躁,有些奇怪道。

    沈碧落微微颔首,并不隐瞒他,淡淡道:“你还记得云妃么?”

    “嗯……你的意思是……她?”聪颖如琉璃,自然知道她问这个问题不是要转移话题,不由有些讶异道。

    沈碧落微微颔首,将云妃的特殊能力告诉了他。

    琉璃若有所思的望着如瀑般的暴雨,捏着下颔感叹道:“后宫的女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一场雨,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百姓呢!”

    沈碧落见他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情,不由升起了想要逗弄他的心思,她挑眉调笑道:“看不出来,冷血无情的妖界帝尊原来还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善心啊。”

    琉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抬手风骚的将一缕银发甩至而后,臭屁道:“不要忘了,我的身上也流着一半人类的血,而且当初在妖界,我可是严禁妖怪们欺负人的。”

    沈碧落挑了挑秀眉,这话若放在之前,她是不会相信的但放在现在,她百分之百相信。她知道之前自己对他拥有太多偏见,反而将好人当成坏人,错怪了他那么多年,了解他后,她知道他是外冷内热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对谁都很冷淡,漠不关心--当然除了对他之外。但其实嫉恶如仇,而且十分珍惜每一个对他好的人。

    琉璃偏过脸来,见沈碧落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眼神说不出的温柔,他的心立刻漏跳一拍。下一刻,他单手撑着柱子,摆了个十分撩人的姿势,摸着自己的下颔,挑眉道:“怎么样?是不是突然发现我比那黑心黑血的赵无极好多了?如果你现在还想投入我的怀抱的话,我绝对欢迎哦。”

    沈碧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肆意的笑声在整个院落回荡,冲破了连绵的雨幕,也冲散了寒冷的气息。

    所有人听着她的笑声,觉得烦躁的心在一瞬间似乎被抚平了一般,脑海中均是她明艳张扬的模样。

    鲜于宗月透过半开的密格纱窗,看着站在雨幕中的两人,水汽氤氲的眸子里带着几分茫然。难道自己真的没有机会了么?难道他的心里,真的只容得下碧落一人么?

    “进来。”这时,一道温凉的声音自沈碧落身后传来。她整个人抖了抖,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去,映入眼帘的是赵无极那张含笑的俊颜。虽然是含笑的,但是他那一双眸子里笑意根本未达眼底,且双眸中好似隐隐还有怒火跳动。

    沈碧落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可是她明明什么也没做啊,难不成……难不成她连笑都不能笑么?

    沈碧落用很无辜的眼神望着隐忍怒气的赵无极,扁了扁诱人的红唇,嗫嚅道:“不要。”此时的她,立时从一个潇洒不羁的女汉子,摇身一变变成了温顺如水的人妻。

    琉璃看着隐隐要发怒的赵无极,笑眯眯的抬手将沈碧落揽入怀中,得意洋洋道:“怎么?是不是察觉到危机感了?唉,没办法啊,谁让你长得没我好,身份没我尊贵,实力没我强大,魅力没我多呢?小落落如今是准备‘弃暗投明’了,嘿嘿,你就等着哭吧。”

    沈碧落忙要推开他,偏偏她此时的实力比他要差一大截,整个人被他禁锢在怀中,动弹不得,她愤怒的在心里把他的祖宗十八代轮番问候了一遍,一脸担忧且懊恼的望着赵无极,频频向他传送“我是无辜的”的眼神。

    赵无极的眉头忍不住跳了跳,明明已经很生气了,偏偏他的唇角还噙了一丝邪魅的笑意,他缓缓抬手,懒懒道:“你想找死么?”

    琉璃此时可不怕赵无极,谁让两人此时实力旗鼓相当呢?而且早在刚才,他就已经在四周布下了结界,这样一来,就算他要动手,也不会担心被发现,所以他才如此得意,如此大胆的挑衅赵无极。

    赵无极如清风一般飘出窗外,挑眉笑道:“既如此,我便告诉你‘死’字怎么写!”

    “好啊,来啊,正好本王手也痒了!”琉璃立时将沈碧落松开,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沈碧落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什么啊,这家伙其实就是想找个人切磋一下啊,要不要这么害她?

    此时,琉璃已经出掌,赵无极也做出应敌之姿,只是当两人双掌即将撞上的时候,他突然一个转身,竟然将观战的沈碧落一把捞入怀中,跳出了他掌风所能波及的范围。

    “靠!”琉璃忍不住爆粗口,连忙收回掌风,否则前面的墙定要塌了不可。他收回掌风后,刚要破口大骂,下一刻,他便以一手指着前方,一脚凌空,张大嘴巴,目露凶光的形象定格在那里。

    赵无极看着被点穴的琉璃,心情大好,捏了捏怀中美人的柳条细腰,垂眸望着她,低声道:“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沈碧落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低声求饶道:“不要啊,我都没做什么。”

    “还没做什么?方才他搔首弄姿的时候,谁准你看了?他说那些话的时候,谁准你笑了?”赵无极抬手轻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一脸严肃的教训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