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章 冷宫,册封贵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2章 冷宫,册封贵妃

    “可若父皇一直被迷惑……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吧?”赵无痕掩下眼底的寒光,瞄了一眼哗啦啦的大雨,有些激动道。首发www.zhuishubang.com他知道,沈碧落有解开媚术的法子,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打击冷夜的机会。

    沈碧落不用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缓缓抬手,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只瓷瓶,她将瓷瓶抛给他,在灰暗的天气中莞尔一笑,笑容精致,却透着无边的凉意,她挑眉道:“能不能让皇帝吃下去,就看你的本事了。”

    赵无痕看着沈碧落的笑,只觉得一颗心仿佛不会跳动了一般。她却好似没有看到他痴迷的神色,缓缓转身,层层的纱衣也随着她的动作舞动起来。

    她连一个转身的动作都那么美。

    赵无痕望着渐行渐远的她的背影,脑海中想到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如此。

    事实上,让赵睿服下药并不难,如今他正要利用赵无痕,自然不会推脱太子的母后,刚恢复后位的纳兰德馨亲手为他熬的汤药。

    只是,纳兰德馨还有一些犹疑,只因为她不希望再见到当初那个亲手被她陷害入冷宫的云妃。然而,她早就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她是皇后,然掌管后宫的权利依旧在贵妃的手中,她不过是一位被架空的皇后罢了,她如今唯一能依仗的,只有她的儿子,而她儿子选择了她最不能接受的人,她却无法阻止。

    “母后,要想活下来,我们别无选择,而你和我,素来不喜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不是么?”

    当赵无痕说出这句话时,高高在上的纳兰德馨身子一软,如一个跳梁小丑一般跪在了那儿,她的确很惜命,尽管她也贪恋权势,但如今她已经对这一切不抱希望了。

    当日,赵睿喝下了皇后亲自熬的汤羹,看着漫天大雨,突然想起冷宫里有一位能够御雨的云妃,与此同时,妖娆发现他看她的眼神虽然依旧有迷恋,却比之前平静了很多,她有些惶恐不安,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想来想去,她都觉得应该没人能够解除媚术,遂她将一切归咎于这场大雨带来的影响太深,以至于皇上会想起那个女子。

    入夜,沈碧落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听着小舞从宫里带来的消息,不由抿唇一笑。其实,就算没有这个药,顶多再过三日,赵睿就会想起云妃,只是她突然就不想等了。

    一个时辰后,宫中传来消息,皇上夜入冷宫,而后就没有出来,而云妃娘娘房间的灯,熄灭了……

    云妃,终究重获恩宠。

    翌日中午,下了诸天的大雨终于停了,只是天色依旧没有缓过神来,乌云密布,死气沉沉。与此同时,宫中传来消息,皇帝将云妃带出冷宫,并册封她为云贵妃,而之前的那位贵妃,因为教导儿子无方而被重新贬为妃。

    云贵妃掌管后宫大权,风头隐隐要压过将皇帝迷得七荤八素的莲妃。一时间,皇帝的后宫又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角逐。

    “赵无意这次怕是要气吐血了。”长廊下,赵无殇披了狐氅窝在宽大的玫瑰圈椅上,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笑意。

    沈碧落凉凉一笑,漫不经心道:“谁说不是呢?”

    赵无庸转眸望着她,但见她微敛的水眸中此时灰暗无一丝亮光,她的四周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此时的她看似慵懒,却好似一柄即将出鞘的长剑,令人心惊胆寒。

    “你不高兴?”赵无庸微微皱眉,将一杯热茶递到她的手中,沉声询问道,那听不出语调的言语中满满都是担忧。

    沈碧落微微一愣,抬眸望着他探究的沉黑的眼眸,她摇摇头,唇边噙了一抹笑意,淡淡道:“怎么会?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只是觉得这样太无趣了。”

    赵无庸明显不信她的话,皱眉状似无意道:“说来雾阁还没处理好事情么?大哥怎么还没有回来?”

    沈碧落眼底的眸光微闪,旋即缓缓起身,淡淡道:“谁知道呢,应该还有善后工作吧。我去见见宗月,你们聊吧。”她行色匆匆的离开,赵无庸的目光紧紧追随,眉宇间的沟壑更加突兀。

    赵无殇有些讶异道:“碧落是不是和大哥生气了?”

    回答他的只有萧瑟的风声。

    一如沈碧落猜测的那样,自从云妃重获恩宠后,妖娆便再没了之前的光华,只是令她好奇的是,暗夜竟然一直没有动静,就连发誓要立刻报复赵睿的赵无意也显得格外老实。

    趴在窗前,沈碧落鲜少的毫无形象的整个人摊在床沿上,望着天空那轮圆月发呆。

    已经三日了,赵无极却一直没有出现,就连小舞也不知所踪,沈碧落甚至觉得,赵无极是不是就要这样抛弃她,永不相见了呢?她承认一开始知道他可能欺瞒她,她心里很不舒服,因为她最憎恶的就是被人欺骗,可是隔了几日不见,她便像那些可怜的弃妇一般,开始自怨自怜起来。

    “娘子是在等为夫么?”身后,一道温和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响起。

    沈碧落微微一愣,还未回眸,身体便被横抱而起,与此同时,窗户垂落下来,将一室光亮夺去。

    沈碧落伏在赵无极的胸前,抬眸望着他,才发现他素来干干净净的下颔竟然长了些许胡渣,她心疼的抬手抚摸着那刺人的胡渣,敛眉问道:“怎么比上次还憔悴?你不是说过,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么?”

    赵无极将她温柔的放到软榻上,一挥手,重重帷幔便垂落下来,遮住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的身形,他垂首吻了吻她的唇瓣,抓着她的手,细细的抚摸着,就像是抚摸一块上好的玉,柔声道:“如果我好好照顾自己,也许还要过几日才能见到你,可是我不想等了,我想快点做完那些事情,然后来找你。”

    沈碧落低低笑了起来,如三月春水般温和的水眸中满满都是柔情,她主动将唇奉上,两人闭上眼睛,安静而热烈的交换着彼此的气息,良久,他松开她,她散乱的青丝写意的披散开来,衣衫半解,露出那比美玉还要润滑细腻的香肩,落入赵无极的眼底,无疑如一把火烧了起来。

    赵无极却不急,他只是安静的将头埋在她香气袭人的玉颈间,低低的喘息着,眼底闪烁着得意的流光。其实从那夜起,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出现,如何面对她,他没日没夜的忙碌,不过是为了麻痹自己,最好可以疲惫到倒下。

    无奈,太强大了也不好。即使几天几夜未合眼,他竟然一点都没有要晕的感觉,对她的想念反而更甚。最后,他还是决定来这里。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若她开口问他,他一定会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然而,她像往常一样关心他,低声训斥他没有照顾好自己,他突然就开不了口,不想打破这夜的安宁。

    “你累了,好好睡一觉吧。”沈碧落轻轻抚着赵无极俊逸的脸,垂眸温柔的望着他道。

    赵无极微微颔首,翻身躺好,将她揽入怀中,唇边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一夜无话,翌日,当赵无极醒来时,沈碧落正在穿官袍,赵无极这才意识到自己昨晚竟然很快的入睡了,有些歉疚的望着她,他柔声道:“要上早朝么?”

    沈碧落来到铜镜前,随意的挽了个发髻,柔声道:“你醒了?今日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不过你要挪到琉璃的房间去,不然你就得一天呆在房间。”

    赵无极扯了扯唇瓣,很想任性的说一句“我哪里也不去”,但想想又觉得幼稚,只好拿一双温润的,带了几分委屈的眸子望着她。

    沈碧落透过铜镜,看着丰神俊朗的赵无极,竟然露出如此哀怨的神情,不由低低一笑,挑眉解释道:“我娘前几日在饭桌上夸你,后来也说想要见见你,你说,你见是不见?”

    赵无极轻轻“唔”了一声,缓缓起身,一边慢条斯理的穿衣,一边含笑道:“岳母大人要见我,我自然是要去的。”

    沈碧落嗔了他一眼,将锁魂簪簪入发间,这时,赵无极上前,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琉璃呢?平日里他可是寸步不舍得离开你,我怎么没有在将军府察觉到他的气息呢?”

    沈碧落微微一愣,旋即莞尔一笑,垂眸挑拣着首饰盒中的步摇,懒懒道:“我让他去帮我寻一种极为难得的草药去了,怎么?你巴不得他呆在我身边?”她似笑非笑的转过脸来望着他,同时,心中一直在哼着不着调的曲子,好似在以此掩饰她在想什么。

    赵无极定定的望着她,那深邃的眸光不知为何透着几分哀伤,下一刻,他垂下眼帘,将眼底的情绪如数遮住,他含笑将衣服整好,淡淡道:“自然不是,只是没想到他这么甘愿离开。”

    “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他纵然不离开又如何?”沈碧落“噗嗤”笑出声,没好气道,心中的紧张驱散了大半,娇俏的脸上因为笑意而多了几份艳丽。

    这时,门外传来赵无庸的声音。

    沈碧落应了一声,缓缓起身,主动抱了抱赵无极,柔声道:“好了,我走了。”

    “嗯,早去早回。”赵无极轻轻摸着她的唇瓣,柔声呢喃道。

    沈碧落转身出门,与此同时,两人唇边的笑意一同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疲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