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 营救,九转还魂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6章 营救,九转还魂丹

    “父皇!”赵无庸皱眉沉声打断赵睿,后者面染薄怒,但也知道这个儿子素来重感情,只得无奈叹息,压低声音道:“你……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一番……此次刺杀之事,朕看着事有蹊跷……”

    赵无庸看着面色凝重的赵睿,不由有些后悔怎么就耗费这么多真气帮他续命呢?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在怀疑沈碧落,而丝毫不怀疑邀他游湖的妖娆,真真是愚钝至极。★首★发★追★书★帮★

    “父皇,儿臣觉得是您误会碧落了,她武功高强不说,为人光明磊落,绝不喜欢在背后阴人,何况,这批刺客恐怕是知道您的行踪,否则也不会如此迅疾的赶来,父皇……您不如怀疑一下,知道您好兴致要游湖的人有哪些。”赵无庸毫不客气道,目光阴冷的扫过一旁早已脸色发白的刘公公。

    刘公公慌忙下跪,支支吾吾道:“皇上明察,奴才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否则奴才一定跟着皇上……”他今日被赵睿要求留在宫中,才没有陪着去情人湖畔,否则,以他的实力,也许打不过那十几人,但是想要带赵睿离开却是轻而易举的。

    赵睿素来多疑,听到赵无庸这么一说,自然也冷静下来,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也就想起来了,他不由眼神一冷,背后却惊出一层冷汗。

    就在赵无庸快要支撑不住时,沈碧落带着赵无痕和赵无殇疾步而来,众御医见到她,无异于见到了救星,均悄悄松了口气。这时,他们也才发现,这位将军原来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成为无所不能的存在了。

    相比较于赵无痕和赵无殇的紧张,沈碧落倒显得异常从容,只是当看到赵无庸苍白的面色时,她微微敛眉,上前一步,直接打掉两人相握的手,而后抬手将一颗丹药递到赵睿的口中,凝眉望着靠在床柱上的赵无庸道:“你快去调息吧,你的真气耗损极大。”

    “可是父皇……”

    “放心,我会帮助皇上将九转还魂丹吸收掉的。”沈碧落神色淡淡,摆手示意他去一边呆着。

    赵无庸得了保证,便起身去一旁的软榻上盘膝而坐,闭目调息,而这时,有个老御医一脸惊喜道:“九转还魂丹?沈将军您竟然有九转还魂丹?”

    沈碧落斜睨他一眼,淡淡道:“前段时间炼制了几颗。”

    那老御医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此时已经开始为赵睿输送真气的沈碧落,旋即激动道:“太好了,这下皇上有救了。”

    赵睿也没想到沈碧落竟然会有如此神奇的丹药,感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突然闯入体内的充沛的真气便让他有些恍惚。

    “九转还魂丹需要真气调节才能被身体吸收,皇上,末将得罪了。”沈碧落说罢,双手已经将赵睿从床榻上拖了起来,而后开始帮他打通刚刚为阻止他流血时封住的经脉。

    赵睿闭上眼睛,虽然无法开口说话,但能切实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赵无痕与赵无殇站在一旁安静的等待,谁也不敢上前打扰。

    御医们也没得到可以告退的命令,便也只能跪在那里。

    半个时辰以后,沈碧落的额上已经沁出一层细汗,刚刚调息好的赵无庸来到榻前,看着她略有些疲惫的神色,微微敛眉,拿出锦帕为她擦去额上的汗,她缓缓睁开双眸,不动声色的收回与赵睿对在一起的手掌,冲赵无庸微微一笑,而后看了一眼被赵无痕及时接住,以至于没有轰然倒下的赵睿,淡淡道:“皇上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还要躺在床上休息几日。”

    赵无庸有些尴尬的收回锦帕,皱眉沉声道:“碧落,谢谢你。”

    赵无殇双眸湿漉漉的望着床榻上昏迷过去的赵睿,他和赵无庸一样,看到父皇重伤躺在那里,一颗心怎么也无法安宁,听到沈碧落的话,他也连忙道谢。

    沈碧落看着面容均有些憔悴的两人,眼底微凉,淡淡道:“我以为我们算是朋友。”说罢,她拂了拂袖子准备离开。

    赵无庸与赵无殇对视一眼,均是一愣,旋即赵无殇忙跑上前来,认错道:“碧落,是我们兄弟俩见外了,你千万莫生气。”

    沈碧落倒也不是真生气,只是一想到进来时看到的那一切,就觉得很不舒服。她相信若她不来,赵无庸就是真气枯竭了也绝对不会放手。她知道他念重父子情,却不希望他将赵睿看得比自己还重要。要知道,冷夜就隐匿在暗处,这宫中还不知道有谁是他的人,若是那人拼尽一切也要伤了赵无庸的话,就凭他方才仅存的那点真气,是绝对躲不过去的。

    赵无庸垂眸站在那里,不敢上前,面对沈碧落那凉凉的目光,他已经猜到她为何会生气,心中有些感动,但也有些无奈。如果他说那是因为他知道父皇在这时候还不能死,相信她能及时赶到,她会不会开心一些?

    “罢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府了,皇上这边……无庸你们三人还是亲自照看吧。”沈碧落思虑一番,觉得无论是让哪个嫔妃过来,她都不会放心。她特意丢给赵无痕一个警告的眼神,后者有些苦涩的笑了笑,事到如今,他哪里敢忤逆她的意思。

    沈碧落转身要走,这时,方才说话的那老御医忙激动道:“将军请留步。”

    沈碧落微微侧身,望着两眼冒精光的老御医,微微叹息道:“本将军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九转还魂丹极为难炼制,不仅是药材,控火,炼丹炉的要求高,就连炼药师本身的修为也不能低,而且一个不小心,炼药师炼制出来的丹药就可能变成毒药,所以本将军不打算将药方传出去,还请你见谅。”

    那老御医有些失望的垂下眼帘,但也知道这种神奇的丹药绝对不是轻而易举能炼制出来的,也不算太伤感,只是不断颔首,笑道:“也罢,只是若下次沈将军要炼制这种丹药,还望不要吝啬,让我们这些人围观一下,要知道……”

    沈碧落眼底划过一抹了然,也不推拒,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炼药,颔首道:“好。”说完,她便转身出了房门。

    回到将军府,沈碧落有些疲惫的坐在了廊下的玫瑰圈椅上,一旁赵无极将一杯热茶递过去,柔声关切道:“还好吧?”

    沈碧落微微颔首,想说什么,终究只是微微叹息,垂下眼帘的双眸中漆黑一片。

    赵无极见她这副郁郁寡欢的神色,自然知道她是因为赵无庸的事情不高兴,抬手握着她的手背,轻轻拍了几下,柔声宽慰道:“不要多想了,无庸就是那样,要他真的眼睁睁看着父皇死,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沈碧落有些恼怒的望着他,斜眼看了一眼此时躲在四处暗暗偷窥的丫鬟,双颊染上一层红霞,想要抽回手,他却紧紧的攥着她的手,不准她松开,她有些窘迫道:“放手,好多人看着呢。”

    赵无极含笑,浑然不在意道:“怕什么,他们是不敢靠近来偷听我们说什么的,娘子放心好了。”

    沈碧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担心的不是他的话被人听了去好么?她担心的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这么暧昧的握着她的手,真的合适么?

    别说赵无极有读心术,纵然没有读心术,他也知道沈碧落在想什么,可是他才不管这些,都说难得糊涂,不是么?

    “今早鲜于宗月出门了,看起来行色匆匆。”赵无极为了不让沈碧落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转移话题道。

    沈碧落也知道,就算两人再亲昵,院子里的人也不敢嚼舌根,更不可能去告诉李月华,遂也不再挣扎,挑眉问道:“草原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赵无极微微颔首,淡淡道:“我也是今早收到的消息,鲜于王服用了九转还魂丹后,身体好了许多,但是这让他那些等不及的儿子开始蠢蠢欲动,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逼宫么?”沈碧落微微敛眉,不由为鲜于宗月感到担忧。她知道鲜于宗月应该早就启程回草原的,只怕她留下来,除了琉璃之外,还有一些说不出口的请求。只是都这么久了,她还不肯说出来,怕是不会说了。

    赵无极看着满面担忧的沈碧落,知道她在担心鲜于宗月,他无奈摇头,淡淡道:“不是逼宫,而是南疆突然攻打雅戈尔大草原,只是其中定有草原某位皇子的手笔罢了。”

    沈碧落心尖一跳,面色微变道:“你说什么?怎么会这么突然?”

    “呵呵,恐怕不是突然,而是他们预谋已久的,要知道,南疆突然出兵,名头可是安在你的身上的。”

    沈碧落挑了挑眉,狐疑的望着似笑非笑的赵无极,眉头微微蹙起,有些恼怒道:“该不是那该死的郝连荣以宗月和他争我为由而挑起战争吧?这样的理由,能让南疆信服么?”

    “为何不信服?其实南疆早就对雅戈尔虎视眈眈了,他们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而已,只是这个理由一直都没有出现罢了,你可知,南疆为了这场战争蓄谋已久?他们为了避免我大瀚察觉,竟然不惜绕道而行,这才耽搁了一段时间,他们隐秘在一座山上训练了很久,直到现在才突然发兵。”赵无极端起茶盅,轻轻呷了一口茶,漫不经心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