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4章 又是一朵,烂桃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4章 又是一朵,烂桃花

    赵无极低低一笑,面具下的双眸闪烁着慑人的寒光,他径自从母女二人身边绕过,来到沈碧落面前,先向李月华问好,又与沈碧落和赵无殇打了招呼,自始至终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除了无视柳湘云两人这一点之外。★首发追书帮★

    柳湘云唇边的笑有些僵硬,沈秋落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这时,赵无殇拍着大腿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无比鄙夷的望着柳湘云二人道:“阁主是在讽刺你厚颜无耻,你竟然还以为是真夸你的,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哈哈哈!”

    柳湘云的脸色越发难堪,这时,那早就憋了很久的车夫忍不住说道:“王爷这就不知道了,她们母女怕是想要巴结奉承阁主,啧啧……”

    四周满是嘲讽和讥笑声。

    柳湘云和沈秋落只觉得这一会受到的侮辱简直比以往所有时候都多,纵是上次被按着跪倒在沈碧落面前,她也没有这么愤怒过,因为这些卑贱的百姓,竟然敢挑衅她堂堂宰相夫人。她怒瞪着温润含笑的赵无极,终于卸下伪装,嘲讽道:“哼,你果然也被沈碧落迷了心窍,她是不是伺候的你很舒服?”

    “轰!”四周声音轰然炸开。

    赵无极沉黑的眼底划过一道犀利的流光。

    紧接着,不知道是谁喊了句:“敢辱没阁主,找打!”而后,几棵青菜便呼啸而来,正中柳湘云的头部,下一刻,众人竟然蜂拥而上,口中均喊着“打她们!”随之便只能听到柳湘云和沈秋落的哀嚎声。

    喧闹的大街上,只见几十个百姓围成一个圈,大家你一拳我一脚,毫不顾忌的打在柳湘云二人的身上,即使她们的叫声惨烈,却丝毫没有引起他们的同情。

    沈碧落含笑歪了歪身子,踮起脚尖凑到赵无极的耳畔,低声道:“你确定你没有对他们用意念控术?我怎么觉得他们的反应太激烈了?”还是,百姓们对雾阁阁主的崇拜已经深到这种地步了?她心中这样想着,却不敢肯定。

    赵无极含笑,目光温柔的望着她,抬手为她将耳畔的一缕青丝拢至耳后,柔声道:“很显然,你已经猜到了答案。”

    沈碧落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望着他深邃含笑的眼底,她有些惊愕的张大嘴巴,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利用这短短的七日雨天,换得了如此深厚的人心,难怪赵睿死心不改,千方百计想要拉拢他,若拉拢不成,那人便会选择打压他了吧?

    沈碧落终于明白赵无极那句“我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意思,心中不由有些酸涩,她左右看了看,见车夫和赵无殇自觉地避开了眼睛,而其他人无暇顾及他们,她便轻轻牵起他的手,含情脉脉的望着他俊逸的侧脸,柔声道:“在京城,你一定要自己小心。”

    赵无极知道她放不下他,可他要面对的何止是赵睿的报复,但他不会告诉她自己将经历什么的,遂只是微微颔首,攥紧了她的手,柔柔道:“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明明两人已经反反复复说过很多次这句话,可每说一次,他们的心中便多一分感动。

    李月华坐在马车内,微微敛眉,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没放在人群中,此时听着赵无极和沈碧落的对话,虽然听起来是寻常的关心的问候,可她偏偏从这关切中听出了几分不同的味道,她突然就开始担心……

    沈碧落心念转动,感觉到李月华的担忧,有些无奈的微微敛眉,松开赵无极的手,淡淡吩咐道:“我们走吧。”

    车夫应了一声,抬眸看了看前方,显然这条路是不能走了,好在百姓们围在一起,他们还可以调转车头,从别的路走。

    沈碧落上了马车,赵无极则接过一个青衣男子牵过来的白马,翻身上马,跟在马车前不紧不慢的前行。

    赵无殇立刻去牵了自己的马,飞快的跟了上去。

    接下来一路毫无风波,而且因为赵无极的出现,所有人均自行为马车让道,同时,谁也不敢因为沈碧落辞官就低看她一分,反而觉得她高风亮节,与赵无极一般不爱蝇头微利,不慕高官权贵。

    对此,沈碧落只能既羡慕又嫉妒的感叹: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到了府邸,沈碧落便让人将东西全部放好,与此同时,赵无殇有些心急的绕着府内转了几圈,而后欣喜的发现这里虽然小,却五脏俱全,而且前后共有三个院子,十几间房间,算上丫鬟们住的,也还有剩余,他蹦蹦跳跳的来到沈碧落面前,扯着她的衣袖撒娇道:“碧落,我可不可以继续住在这里?”

    沈碧落含笑望着他,询问道:“你觉得呢?别忘了我如今已经不是将军,恐怕就算你想住在这儿,皇上也不会同意的。”

    提到赵睿,赵无殇的神情堆满沮丧和失望,沈碧落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在他准备开口说话时,又低低一叹,压低声音道:“而且,我明日一早便要离开京城,奔赴草原。”

    赵无殇错愕的望着她,见她一脸认真,意外道:“怎么这么突然?”他皱了皱眉头,见她但笑不语,后知后觉道:“莫不是你是故意……故意辞官的?”

    沈碧落微微颔首,有些内疚的望着他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只是事出突然,我不得不出此下策。”

    赵无殇摇摇头,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着安静的站在沈碧落身边的赵无极,从后者的神情就能看出,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一切。

    赵无殇有些沮丧的垂下眼帘,原本神采奕奕的一张俊颜,此时只剩下一派土色。他早就知道自己和赵无极之间的差距,也明白在她眼中,他们的重量不同,只是即便明白,此刻他也觉得胸口堵得发闷。

    沈碧落和赵无极对视一眼,前者满眼无奈,后者则是含笑望着她,眼底的笑意有些森凉有些不悦,她民乐抿薄唇,无辜的望着他,心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故意惹烂桃花,故意惹他吃醋。

    赵无极看着她那双清冽的水眸,此刻满满都是委屈,清明的眼底渐渐升腾起一层淡淡的雾霾,不由有些好笑,抬手轻轻抚弄着她的发顶心,精致如玉的薄唇微微抿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沈碧落松了口气,而一旁赵无殇默默看着深情对望的两人,心中的苦闷去了一半,他比谁都清楚,沈碧落这样优秀的女子,唯有赵无极才配得上。

    “即便如此,我也想住在这儿,也好照顾和保护李夫人。”赵无殇看着在丫鬟的搀扶下款款走来的李月华,下定决心道。即便不能保护沈碧落,他也想要出自己的一份力,保护不得她,便保护她最在意的人吧。

    只是……赵无殇有些挫败的扭着手指,心道,只怕是有了赵无极的保护,她也不需要他吧?

    沈碧落转过脸来,看着他心事重重的神情,心中满满都是感动,她微微颔首,郑重道:“如此,便有劳你了。”

    赵无殇心下一喜,方才还一派颓然的眸子此刻便迸发出明亮的光芒,他重重颔首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你娘。”

    李月华此时正好转过雕梁画柱,听到赵无殇的话,不由好奇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沈碧落三人对视一眼,然后她便来到李月华面前,低声说着什么。

    李月华惊愕的瞪大眼睛,“看”着沈碧落,敛眉担忧道:“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去草原,太危险了。”此时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担忧鲜于宗月,但更在意女儿的安危。

    “娘,我非去不可,否则也许你再也看不到你的好女婿了。”沈碧落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李月华微微一愣,听到那句“好女婿”,不由满意的微微颔首,心道:“碧落总归还惦记着和宗月的亲事,她是个有数的,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何况将她留在京城,保不准会和雾阁阁主传出什么……”

    李月华的这一番想法自然被赵无极如数窥去了,他有些哀怨的瞪着沈碧落,她朝他吐了吐舌头,只听身旁的李月华有些担忧道:“只是即便你武功高强,一人不远千里,也委实……”

    “娘,您放心吧,御天他给了我一批人马,何况,即便我无法敌过千军万马,自保却是没有问题的。”沈碧落继续柔声劝慰道。

    李月华思前想后,终究无奈的妥协道:“好,只是你要记住,为娘在这儿等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万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懂么?”

    沈碧落连连应下,李月华有些倦意,便由丫鬟搀扶着离开了,赵无殇再忍不住,凑上来追问事情的缘由,当知道准格尔和南疆正在打仗时,他便知道,谁也拦不下她。

    时间一晃便到了晚上。

    华灯初上,赵无庸遣散众人,阴沉着脸色叩响沈碧落家的大门。为了表示她不会回沈家的决心,如今这里的牌匾已经改为“李府”。

    此时,众人正围坐在桌子上,等赵无庸过来用膳,当看到他一身官袍,血迹斑斑的走进来时,众人不由均露出担忧之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