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5章 此去经月,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35章 此去经月,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找到冷夜的藏身之处了,可惜被他跑了。首发www.zhuishubang.com”赵无庸不等众人开口,便沉声道。

    赵无殇心头一跳,有些懊恼道:“他可真是狡猾!”

    赵无极和沈碧落却早已经猜到了这种结果,先不说他自身的实力如何,单单是他狼妖的身份,就足以躲过所有人的视线。何况,他的身后还有一个连他二人都忌惮的始作俑者。

    “赵无意如何了?”沈碧落淡淡开口道,将一碗清粥放在赵无庸的面前。

    赵无庸望着这碗清粥,顿时觉得一天的劳累和内心的寒冷瞬间被驱散了几分,他的双眸被升腾的热气氤氲的有些雾,但转瞬间便已经恢复了清明,他微微垂下眼帘,浓黑的睫毛遮住眼底酸楚的思绪,淡淡道:“你们竟然不知道?四弟如今已经被押入大牢,三日后……问斩。”

    沈碧落静默不语,她的确不知道,赵无极今日一下午都寸步不离的陪着她,因为明日一早要走,两人格外珍惜这在一起的时光,自然没有心思探听宫中的事情,反正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赵无殇垂下眼帘,同赵无庸一般,露出悲戚的神情,声音喑哑道:“四哥……唉,一步错步步错。”

    赵无极看着兄弟二人,没有说话,他不像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感慨,在他眼中,赵无意素来就是敌人,在那人多次设计沈碧落,设计他在意的兄弟时,他心中便没有一分兄弟情义,那人就是死千次万次都不足以平息他的愤怒。

    沈碧落看了赵无极一眼,虽然探听不到他的心声,她却很清楚他在想什么。她也不准备劝慰赵无殇二人,因为这一切都是她刻意安排的,如果不是因为去见过妖娆,也许赵无意根本不必死……

    看着赵无殇两人有些落寞的神色,沈碧落微微叹息,却没有内疚。在离开京城之前,不除掉赵无意,她心难安。

    “都饿了吧?用膳吧。”李月华感觉到气氛很压抑,忙开口道。

    众人这才拿起玉箸,而这时,赵无痕阴沉着脸出现在门口,看着其乐融融的一桌人,皱眉略有些不满道:“怎么不等我?”

    沈碧落似笑非笑的瞄了他一眼,问道:“太子爷,如今我可已经不是将军了。”

    赵无痕微微一愣,旋即淡淡一笑道:“你虽不是将军,可我的房租已经交了,莫不是你想赶我走?”

    沈碧落有些讶异的望着他,读心术将他团团围住,却发现他只是单纯的想留在她的身边,她不由抖了抖,不是吧?这朵也算烂桃花?

    赵无极偏过脸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沈碧落,后者立时一个激灵,无辜的望着他。

    用过晚膳,赵无痕回房休息,赵无极与沈碧落悄无声息的去了幽园,赵无庸从赵无殇那里得知她要远去京城,此时正落寞的坐在后花园中饮酒。

    房间内,沈碧落与赵无极相拥而立,仔细的检查着暗格里的草药。这些草药都是赵无极让松月为她准备的,怕的就是她在路上遇到什么意外。

    沈碧落感动的偏过脸来望着赵无极,他垂眸含笑望着她,柔声道:“我知道你身上还有两颗九转还魂丹,只是我不放心,你挑些随身带着,其他的,让小舞带在身上。”

    “小舞一直跟随着你,还是让她留在京城吧。”她偏过脸来,从袖囊中掏出乾坤袋,一抬手,所有的药材便都消失不见。

    饶是赵无极此时也不由露出惊奇之色,抬手拿了那乾坤袋道:“世间还有这等宝贝?是你在你原来的地方带来的么?”

    沈碧落有些无奈的望着他,知道他是不准备妥协了,甚至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她留,还想说什么,却在对上他那温润的目光时,不愿再开口。罢了,小舞跟着自己便跟着自己吧,左右他身边都有趁手的人。

    “这是琉璃的宝贝,乾坤袋,只要有了它,天地万物皆能容纳在内。”沈碧落提起琉璃,唇边的笑意微微僵硬,她努力稳住心神,不去想与之相关的事情,生怕被赵无极察觉到一丝一毫的心思。

    赵无极轻轻“哦”了一声,顺手从衣袖中取出一沓银票放入乾坤袋中,而后将乾坤袋放回她的手中,含笑淡淡道:“这么说来,乾坤袋也算是一件杀人秘器了。”

    “额?”沈碧落有些反应不过来。

    赵无极见她难得露出不解的模样,一双含笑的凤眸中闪过一抹无奈,抬手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责怪道:“笨,若遇到对付不了的人,你将其收入乾坤袋中便是了。”虽然话是责怪的,语气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宠溺。

    沈碧落这才反应过来,眼底划过一道亮光,扬眉一笑道:“对啊,我之前怎么就没想起来呢?”想了想,她又蹙眉道:“不过我乾坤袋中的宝贝很多,若真抓了人进去,那人怕要因祸得福了。”

    赵无极又在她的额头赏了一个暴栗,眯着眸子道:“笨,就不能在用乾坤袋之前,将里面的东西收拾一空?你修为通天,真正用得到它的地方少之又少,我所说的你对付不了的人,乃是千军万马,懂么?何况,纵然有人能因祸得福,再厉害,还能冲出这乾坤袋去?”

    沈碧落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赵无极,脑海中全是那句“千军万马”,若是在战场上用这乾坤袋……想到敌军眨眼间消失在眼前的情景,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低头看了看乾坤袋,想到琉璃的话,她很清楚,纵然是她,被收进了乾坤袋中,一时半会儿怕也钻不出去。何况,乾坤袋并不是在谁手中都有用的,单单有真力的人拿到乾坤袋,不过是拿了一个再寻常不过的袋子。这样想着,她有些恶毒的想,也许自己真可以在战场上用这东西。

    赵无极含笑望着因这想法而笑的开心的沈碧落,无奈的揉着她的发顶心,将她紧紧圈入怀中,她侧耳听着他沉沉的心跳,心中一沉,有些酸楚,有些不舍,环住他有力的腰肢,她乖巧道:“我会早点赶回来的,不会让你独自一人在这波谲云诡的皇城中步步惊心。”

    赵无极深吸一口气,眸光闪动的望着怀中难得乖巧的小人,深情道:“我不怕独自面对京城的风云变幻,只怨自己分身乏术,无法与你一同前往草原,贴身保护你。你这一走,此去经月,应是良辰好景虚设,我会寂寞的。”

    “寂寞也不准找别的女人。”沈碧落看着哀叹的他,又是心疼又有些不安,眯着眼睛扬起拳头警告道:“你府中那两个女人也不准碰,若是让我知道你碰了她们一下,那我就宰了你,我可是说话算话的。”

    赵无极看着她娇俏可人的模样,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此时她梳着少女的发髻,表情灵动可爱,嘟囔着嘴巴,就像一个小包子,说不出的诱人,他垂首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继续开怀大笑,同时心中满满都是欣慰。他知道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露出这种表情和动作,这是独属于他的沈碧落。

    房间内烛火摇曳,赵无极无声无息将沈碧落的衣带解开,她微微一愣,脸上氤氲了一抹红霞,凤眸微挑,敛眉嗔怪道:“你……”

    赵无极侧过脸来,柔声道:“时辰不早了,娘子,我们休息吧。”

    沈碧落只觉得他的声音好似掺了世间最醇美的酒,只是听着便醉了,就连身体都软绵绵的没了力气,她清明的眼底升腾起一层淡淡的雾气,眼尾微微挑起,眼底流光溢彩,瞳仁墨如点漆,黑白分明的双眸此时挑起无限的风情,勾的人瞬间丢了三魂六魄。

    “好……”

    房间外,斑驳的树影随着被云遮住的月,不见踪影,整个院落静悄悄的,唯有房间内,不时传出低低浅浅的磨人的声音……

    翌日,天刚蒙蒙亮,沈碧落从睡梦中醒来,便见赵无极已经穿戴整齐,正单手撑颐,侧着身子,含笑温润而宠溺的望着她。

    她莞尔一笑,只觉得这样的日子美好静谧,令人贪恋。身体不由自主往他身边靠了靠,抬手扣住他的腰肢,她眯着眼睛抱怨道:“你怎么这么有精神?”

    赵无极怜惜的捧着她的脸颊,柔声道:“累了?累了就再歇一会儿。”

    “不了,我要趁天亮前离开的,否则就走不了了。”沈碧落缓缓起身,任由赵无极为她穿衣,打了个哈欠,有些自恋道:“赵睿昨天被我气糊涂了,等到反应过来,恐怕就猜到我为何要主动辞官了,到时候难免会派人留下我。”

    赵无极为她系好衣带,抱着她来到铜镜前,拿起玉梳为她挽发,听到她的话,他有些不以为意,一双沉黑的凤眸染了一抹厉色,他冷然一笑,淡淡道:“你要走,谁也拦不住。”

    沈碧落睁开惺忪的睡眼,透过铜镜望着他,此时他的脸色清冷,眉宇间却全是宠溺,握着梳子的手如女子一般白皙滑嫩,异常灵巧的为她梳着好看的发髻。此时的他,在别人看来是冷漠的,在她眼中却暖的能融化冬天的雪。

    “我知道你会帮我,只是你如今已经成为他的眼中钉,若再帮我,他恐怕会狗急跳墙,若是最后他选择与冷夜合作就完了。”沈碧落抬手握住赵无极的手,柔声道。她很清楚,此时赵睿已经生出动雾阁的念头,只是没有足够的理由罢了,所以,赵无极在这种时候,万不能公然与之为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