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1章 脏东西,敢靠近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1章 脏东西,敢靠近我?

    好冷!饶是有心理准备,沈碧落依旧一个激灵,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好似被冻结一般,她坐在那里,望着一脸焦急的小家伙,含笑道:“你去一旁休息吧,我要在这里打坐练功,闭关几日。「^追^书^帮^首~发」”

    “啾啾啾啾……”

    “放心吧,这里的水虽然冷,却奈何不得我,且对我增进修为是极好的,无须担心。”

    九尾狐望着一脸笃定的沈碧落,终于松了口气,它缓缓落在她身边的石头上,安静的趴在那里,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沈碧落不再多想,收敛神思,盘膝坐入水中,双手拈诀,一道暗黑与浅蓝交织的光芒霎时笼罩在她的全身,与此同时,锁魂簪散发出刺眼的银光,在寒潭上空布下层层保护膜,保护着主人和两只魂魄。

    九尾狐细细的观摩着沈碧落的侧脸,此时她紧闭双眸,乌黑浓密的睫毛安静的垂落下来,于眼尾处扫下一道浅影,显得异常安逸,而她原本白皙透红的脸蛋此时被覆了一层绚丽的光泽,将她整个人衬得越发光彩夺目。

    只是与她的脸色完全不同的是,她此时浸泡在水中,雾气升腾中,被水浸湿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

    九尾狐目光锐利的望着水下她玲珑有致的曲线,原本明亮的双眸中瞬间扫过暗黑的风暴,它闭上眼睛,极快的平息心中的躁动,再睁开双眸时,已然又变回了那个楚楚可怜,天真无邪的小狐狸。

    当然,这瞬息间的变化,沈碧落并不知道,此刻她甚至察觉不到它在想什么。也许因为琉璃的身份缘故,她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九尾狐虽然心存疑虑,但更多的是喜爱之情。

    ……

    因为暂时停战,准格尔许多百姓终于敢在街上走动,原本死气沉沉的大街因此也多了几分生气,只是仔细看去会发现,整个皇城依然没有放松丝毫的警惕。

    城楼上,鲜于宗月身披铠甲,神色凝重的望着前方几十里外黑压压的大军,这几日她虽然告诉自己有沈碧落在无须担心,但是沈碧落突然消失,而郝连荣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这未免不让她担忧。

    远阔的天空,白云懒懒浮动,悠然自得好似看不见底下的人心惶惶。

    鲜于宗月抬眸望着天,良久微微叹息,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此时她的指尖,一缕黑气若隐若现,她微微敛眉,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那里,原本的青丝也已经变成了黑气。尽管沈碧落离开前偷偷将九转回魂丹塞到她手中,但是,服下丹药后,她的毒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演越烈。

    “咳咳……”胸口突然一痛,鲜于宗月一手捂唇,剧烈的咳嗽起来,一股湿热从她的口中溢出,喷在她的手心,她的眉头蹙得更深,捂着唇瓣的手未动,另一只手伸进袖囊中掏出锦帕,以极快的速度塞到捂着唇瓣的手中,她淡然的擦了擦唇瓣,察觉到身后那阴冷的目光,咽下喉中的腥甜,冷冷道:“三哥今日怎么有时间来?”

    鲜于崇明款款上前,目光冷冽的望着鲜于宗月那过分苍白的脸色,挑了挑眉头,邪笑道:“太子弟弟身体看起来不是很好?”

    鲜于宗月冷着脸道:“本太子无事,三哥还是莫要高兴的太早了。”她早就猜出鲜于宗明与南疆有勾结,只是苦于没有证据罢了。若是之前,她还有很多时间与这个三哥虚与委蛇,如今她却没有那个时间再去耗费,更不用装模作样了。

    远处,蔚蓝的天空突然多了一道红点,那个红点以惊人的速度向着城楼飞来,如一朵绚烂的花在鲜于宗月的眼底炸开,她再无心理会一旁的鲜于宗贤说了什么,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那红点,原本灰暗的眼底带了几分欣喜的光彩,苍白的脸上不知何时也已经染上两抹红晕。

    鲜于宗贤顺着鲜于宗月的目光看去,他的修为远不如她,遂只以为那红点是朵花,他不由恼怒的瞪着她,以为她是故意不理他,羞辱他,他紧绷着神色,攥着拳头皮笑肉不笑道:“宗月你这是什么意思?如今我们兄弟应该团结对外才是,你怎么把哥哥想成了这种人?”

    回答他的是呼啸的风声。

    “喂,我家小落落呢?”正当鲜于宗贤懊恼于鲜于宗月的无视时,一道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强大的威压。

    鲜于宗贤微微一愣,偏过脸来,便看到一个红衣银发的男子呼啸而来,转瞬间便已经蹲在了城墙之上,用一双勾魂的丹凤眸怒瞪着鲜于宗月,好似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

    清冷的风吹得他招摇的红衣猎猎作舞,衬得他白皙的脸蛋越发的莹润白皙如夜明珠,而那张已经拿掉人皮面具的脸,就好像是这世间最明亮的宝石,耀眼夺目,光华万千,明明此时他的脸与戴着面具时有几分相似,然给人的感觉却要惊艳绝伦太多。

    有什么在心中“轰”的炸开,鲜于宗月不可置信的瞪着琉璃,原本的欣喜被惊愕取代。她怎么也没想到,一直以来他竟然都覆着面具,更没想到的是,他的庐山真面目要比那张惊为天人的假脸更加摄人心魄,此时就算将所有美好的词语用在他的身上,都不足以形容他给她带来的震撼。

    琉璃见鲜于宗月怔怔的望着自己,不由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头,抬手在她的额头轻轻一点,她立时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便向后弹出多远。琉璃皱眉望着踉跄后退的她,轻嗤一声道:“你这家伙,这么久了怎么修为没涨多少?”

    鲜于宗月反应过来,有些尴尬的红了红脸,恼怒的瞪着他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厉害么?”

    琉璃冷哼一声,四处巡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沈碧落,不由长眉微蹙,挑眉道:“小落落分明在这儿,怎么她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鲜于宗月理了理褶皱的衣袖,刚要说话,便听一声惊呼声自身后传来,她不由微微蹙眉,眼底闪过一抹担忧。

    而这声惊呼,也让自从琉璃出现就呈呆滞状态的鲜于宗贤回过神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刚要开口,身侧便刮起了一阵风,旋即他看到鲜于崇一脸兴奋的来到琉璃面前,双眼满是痴迷的望着后者,急切道:“不知这位美人从何而来?可愿意去本王子的府邸休息?”

    鲜于崇的话,让在场的几人瞬间面色铁青,要知道他绝没有这么失态过。

    鲜于宗月同情的看了一眼鲜于崇,尽管他觊觎她的男人让她很郁结,但是看琉璃那清冷的神情她也知道,鲜于崇这下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她一个念头还没转完,那厢琉璃已经抬手,两只手指竟然直勾勾的朝着鲜于崇刺去,明明玉指白皙莹润,带起的风声却都透着杀气。

    鲜于崇此时依旧笑的谄媚,丝毫没有反应过来,鲜于宗月虽然在出神,好在对危险有种本能的感应能力,遂她第一时间抓住鲜于崇,将其拖出多远,然而就是这样,鲜于崇还是发出了一声惨叫——琉璃的指甲擦着他两只眼的眼皮向上拉出一道深深的坑,瞬间,他的脸已经血肉模糊……

    鲜于宗月看着鲜于崇的脸,不由深吸一口气,心道不妙,与此同时,琉璃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眼底的冷意好似要化作冰刀将她割的支离破碎,他从袖囊中掏出锦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那两只手指,垂下眼帘,乌黑的睫毛却掩不住眼底的厌恶,银发纷飞,他那美得令人窒息的脸上透着浓重的杀机,这杀机令此时离他最近的鲜于宗贤也忍不住后退数步。

    “什么脏兮兮的东西也敢往本尊的身上靠!”琉璃冷哼一声,抬手便将锦帕丢掉,他缓缓抬眸,深邃的双眸中满满都是不屑,鲜于崇面目狰狞的望着他,却在这冷淡的眸光中,说不出一句话来。

    鲜于宗月微微敛眉,无奈提醒道:“他是我哥。”

    “小落落在哪?”琉璃并没心情听她说话,皱眉不耐道。

    鲜于宗月抿了抿唇,心中有些失落,垂下眼帘低声道:“我也不知道。”

    千里之外,甜蜜对话

    “不知道?”琉璃面色一冷,眼底的不悦更甚。

    这时,反应过来的鲜于崇鲜于崇一把推开鲜于宗月,抬手抹了一把满是血污的脸,面目狰狞道:“来人,给我将这刺客拿下!本王要杀了他!”

    这时,方才就听到声响冲上来的士兵看到他的模样,不由均是一愣,顺着他的目光望向此时正凝眉沉思的琉璃,不由又是一愣,只听“哐当”一声,有人手中的兵器落地,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惊呼:“好美。”

    鲜于崇的脸色瞬间铁青,与此同时,鲜于宗月敛眉沉声道:“你们下去!”

    “太子!难道你没看到他方才对我出手?你这是打算包庇他么?”鲜于崇怒瞪着鲜于宗月,眼底的恨意比之前来得更加浓烈。

    鲜于宗月冷淡的望着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抬了抬手,她的几个护卫便突然出现,满面肃杀的走向那群士兵。

    而这些士兵此时都好似没有了知觉,除了直勾勾的望着那此时已经单手托腮,静默不语的琉璃外,竟是一步都挪不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