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9章 蛊毒发作,幽冥在何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49章 蛊毒发作,幽冥在何处?

    “若你死了,游戏还怎么继续?”

    那人像看怪物一般看着琉璃,他不明白,自己隐藏的这么深,甚至想好了在临死之前也要来一场栽赃嫁祸,可面前这人是如何知晓自己的想法的?还有自己的面具,主上明明说这面具无人能察觉的出,就连一向谨慎细心的太子都被他骗了去,这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报——”突然,有人高声喊道,“南疆再次出动十万大军朝着我城攻来,探子回报,郝连太子已经请来南疆第一蛊师坐镇军中,以报昨日之仇。★首★发★追★书★帮★”

    “什么?第一蛊师也来了?”鲜于王面容失色,身后众人均露出惊恐之色。

    琉璃转了转眸子,第一蛊师?莫不是那人?正好,他也想会会那人。

    鲜于王此时一脸期待的望着琉璃,显然,经过昨日,他已经将这个强大的男人看做了神一般的存在,看做了准格尔的救星,遂他说话的语气也异常和缓:“红莲大人,孤王知道你昨日消耗过多,本该好好休养,只是……”

    琉璃摆摆手,他最讨厌听别人说些客套话,何况今日就是他们不准他出战,他也是要去的,遂他将胸前一缕细发甩至耳后,目光灼灼道:“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既然是太子的护卫,自然不会让他独自去沙场,只是今日之事非同小可,鲜于王一定要下决心彻查才是,否则受苦的是这草原的百姓。”

    鲜于王心中大喜,鲜于王后在一旁连连颔首,不得不说,她如今看琉璃比看沈碧落还满意,再想想自己的“儿子”看他的神情,她不由心中一动,心底那个念头越发的强烈。

    “你的身体,可以么?”鲜于宗月有些担忧的望着琉璃,她知道他的身体并未恢复,何况他还渡了那么多真气给她……

    琉璃以为她在质疑自己的能力,不由冷哼一声,挑眉讥诮道:“你觉得如果我不去,你能应付得来那蛊师么?别废话,走吧。”说罢,不待众人说话,率先迈步离开。

    鲜于宗月无奈苦笑,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家伙怎么这么讨厌自己?

    小舞早已经带人等在了宫门口,可琉璃却下令,两千人不准靠近蛊师,这两千人都是高手,自然不愿意做缩头乌龟,可琉璃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他们停止了反抗。

    “你们主子让你们来草原,不是让你们上战场任人宰割的,是让你们保护小落落的,若你们受了伤,如何交差?何况,你们主子还等着你们回去助他一臂之力呢。”

    小舞看着跨上白马的琉璃,挑了挑秀眉,她身后,一人低声感叹道:“这红莲大人看着雌雄莫辩,这性格可是真男人,更难得的是,他很懂得如何让人臣服……”

    小舞微微颔首,想起赵无极曾经在自己面前说的话,唇边扬起一抹赞许的笑意,沉声道:“也许,他本就是凌驾于众人之上的王者。”

    “不……是众妖……”

    小舞斜睨了那人一眼,那人立时捂住嘴巴,要知道,琉璃是妖怪的事情,虽然那日在幽园的人都知道,但是隐藏起来的那些势力是不知道的,这里也只有小舞这五个统帅知道罢了。

    小舞转身望着那两千人,皱眉沉声道:“沈姑娘交代,她不在的时候,红莲大人的命令便相当于军令,何况红莲大人的话很对,所以今日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切莫有任何损伤,知道了么?”

    “是!”

    很快,十万人马加两千高手出动,鲜于宗月身披战甲,高坐马上,英气逼人,琉璃则依然只是一身单薄的红衣,不过因为他今日束了发,比昨日看起来也多了几分英气,看的一众少女们心花怒放,恨不能立时跟着他出征。

    因为昨日那场大战,所有人都对今日这场战争抱有信心,然而事实却像一记重锤,将期盼着胜利的百姓们的信心砸了个粉碎。

    这场战争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琉璃与那蛊师也斗了一天一夜,可是那蛊师委实厉害,琉璃不仅没有占到便宜,还因为蛊毒突然发作而险些被那人害了性命。

    翌日清晨,所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战场上到处都是惨不忍睹的尸体,那蛊师看了看己方的损伤,立时下令撤退,鲜于宗月早就察觉出琉璃的异样,也连忙让人鸣笛收兵。

    琉璃坐在马上,脸色惨白几近透明,他怎么也没想到,体内的蛊虫竟然只是区区人类培养出来的,难道自己猜错了?

    “红莲,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这次我们所有人都难逃一死。”鲜于宗月见琉璃不开心,便想找他说话,调节一下氛围。

    琉璃却显得兴致缺缺,脸上甚至有些挫败感,骄傲如他,绝对不愿意承认竟然有人能培育出能吸食自己妖气的蛊虫。一定有什么猫腻……他这样想,面色便越发凝重。他总觉得自己正被人当做猎物悄然观察着,而他却对此一无所觉。幽冥……你究竟隐藏在哪里?

    鲜于宗月看着失落的琉璃,总觉得他隐藏了什么秘密,她想开口询问,却知道他不愿意自己多话,便只能默默地骑着马,心不在焉的向前行进。

    城门大开,与昨日的喜悦不同,今日的百姓显得有些沉闷,琉璃突然觉得心中一痛,知道是蛊虫发作,立时飞身而起,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朝着那灵脉飞去。那蛊师委实厉害,竟然将他压制的蛊虫召唤出来,若他不及时将其压制,怕是要撑不过去了。

    山洞中,沈碧落察觉到琉璃的气息,却发现他只是远远的盘膝练功,她以为他只是想要提高修为,便也没有多想,继续练功,直到他离开,她也没有开口说话。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当沈碧落出关时,她的修为又精进了许多,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她已经在这里呆了整整十天,而这十天,准格尔的情况已经变得异常糟糕。

    “你们看到九尾狐了么?”沈碧落从山洞中走出来,对锁魂簪中的三人说道。

    三人齐齐摇头。

    沈碧落微微敛眉,早在琉璃出现时,她就发现九尾神狐消失了,只是当时她正在全神贯注的修炼,又以为它只是出去觅食了,不曾想它至今没有出现。

    闭上眼睛静静听了听远处的声音,沈碧落缓缓睁开双眸,眼底划过一抹担忧,当机立断道:“罢了,现在不是找它的时候,如果它想,自然会出来找我的,我在这呆了几日?”

    “主人,您已经在这里呆了十日了。”碧儿敛眉道,此时她的修为已经可以与沈碧落一较高下了,遂沈碧落察觉到的情况她自然也能察觉到,战场上的厮杀声在耳畔此起彼伏,只是听着这声音,她便觉得毛骨悚然。

    沈碧落面沉如水,不对,她原本打算只呆五日的,为何时间一晃过了十日,她却恍然不觉呢?她越想越觉得蹊跷,当下不再怠慢,莲足轻点间已经飞出多远,此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浅紫色百褶长裙,比之前一身白衣时多了一分高贵,衬得她无双的容颜越发的有倾城之姿。

    来到街道上,沈碧落发现这里比自己刚来时更加的萧瑟清冷,百姓们闭门不出,就连路上巡逻的士兵也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沈碧落微微蹙眉,很显然,事情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而王城不远处的斩首台上,丝丝血腥味挥散不去,地上的血渍已经干涸,不过从颜色推测,应该是三天前的事情。

    谁被斩首了?沈碧落食指微曲,知道这几日定是发生了许多大事,她看了看王宫的方向,思量一番,正犹豫该直接奔赴战场还是该去王宫走一趟时,城门外的鸣笛声突然响起,紧接着,闭门不出的百姓们一同打开大门,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这几日他们等来的都是坏消息,但即便如此,为了给士兵们打气,他们也一直坚持出来迎接大军的归来。

    城门大开,旋即,一匹白马飞快的疾驰而来,马上,一抹艳红在风中飞舞,一身银色铠甲的鲜于宗月满脸是血,双眸赤红,她一边护着怀中昏迷的琉璃,一边飞快的挥舞着马鞭,口中大喝道:“巫医,快找巫医!”

    她的声音喑哑带着哭腔,因动用真气而在上空久久回荡,王宫外的侍卫立时大开宫门,一道黑影自鲜于宗月身后飞旋而出,飞快的飞入皇宫,只是从她的姿态来看,她也已经疲惫不堪,想必是硬撑着一口气在御风而飞。

    沈碧落站在高高的屋檐之上,瞪大眼睛看着马上那毫无声息的琉璃,脑袋“嗡”的一声,下一刻,她如乳燕投林一般,轻盈却飞快的飞旋而下,转瞬间便已经来到白马前。

    鲜于宗月下意识的挥动马鞭,杀气腾腾的马鞭毫不留情大的朝着沈碧落挥去,待她看清来人时已经来不及收回。

    沈碧落的娇躯在半空中一扭,生生躲开那道长鞭,与此同时,疯狂疾驰的白马突然间以前蹄腾飞的姿势停滞在那里。

    “碧落!”鲜于宗月惊呼出声,心有余悸的望着沈碧落,见她无事,方放下心来,下一刻,她竟然潸然泪下,跳下白马,抱着昏迷的琉璃哽咽道:“你快救救红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