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8章 男女有别?你遵守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58章 男女有别?你遵守过?

    可是这种事情,明显外人是不了解的,尤其是苦苦暗恋着琉璃的鲜于宗月。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琉璃自然也察觉到了鲜于宗月的到来,他对这个女人依旧没有多少好感,只是她这几日对沈碧落的悉心照顾,让他不再那么讨厌她罢了。

    “小落落,你嫁给她只是权宜之计,至于这么在意她的感受么?万一她以为你真的爱上她了该如何是好?”琉璃一边给沈碧落剥葡萄,一边皱眉询问道。

    沈碧落一头冷汗的瞥了琉璃一眼,心道:这家伙究竟得多笨啊,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宗月是中意他而不是中意我?

    鲜于宗月知道两人发现了自己,也不扭捏,抬眸冲沈碧落温润一笑,便款款朝房间走来,沈碧落歪在窗户上,张嘴咬住一颗葡萄,幽怨的扫了一脸愤懑的琉璃一眼道:“唉……多好的姑娘啊,早早的便担负起了一个国家的责任,不能嫁给心爱的男子,不能穿漂亮的衣服……”

    琉璃一下一下的剥着葡萄,头都没抬一下,眼底满满都是不屑,心道:呵……我家小落落就是单纯,竟然看不出这个变态的女人根本就是对她有意思,什么嫁给心爱的男子,这女人娶了她估计已经开心疯了吧?不行,我绝不能让我家小落落受到荼毒!

    若是此时沈碧落的读心术能用在琉璃的身上的话,她此刻一定已经吐血身亡,倒地不起了,而自以为自己聪明无敌的琉璃,绝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想法有多么的愚蠢……

    当鲜于宗月踏入门槛时,琉璃正将一个剥好的葡萄递到沈碧落的唇边,她的双眸微微一闪,旋即便恢复了原本含笑的模样,款步上前,来到沈碧落身边,目光落在她的后背上,关切道:“碧落,你后背的伤可还要紧?”

    沈碧落抬起一只手拉着她的手站起来,含笑将琉璃手中刚刚剥好的葡萄接过来,随手喂到她的口中,见她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不由轻笑出声,淡淡道:“好多了,已经不痛了,不过这个时候你应该在宫中议事才是,怎的回来了?”

    鲜于宗月娇憨的笑了笑道:“担心你背后的伤,所以就回来看看。”她环视一圈,有些讶异的问道:“怎么没看到小狐?他不是一般都寸步不离的跟着你么?”

    话音刚落,一道粉红身影便走了进来,小狐扎着可爱的马尾,留着浅浅的刘海,依旧将自己纤细的身躯罩在松松垮垮的粉色长袍之下,长袍上绣着的大朵大朵樱花随着他拖拖踏踏的脚步微微晃动着,好似原本沉睡的花骨朵呼啦啦开放一般惹眼,而他,却不是开在花中的仙子,而是一只十分水灵的萝卜,让人恨不能扑上去咬一口。

    不过此时最显眼的并不是小狐的这身打扮,亦不是他的这张水嫩嫩的脸,而是他手中的那捧惹眼的白莲花。

    莲花哎!在这半朵花都不开的草原,他竟然采到了这捧娇艳的白莲花,娇嫩的芳香四溢的白莲,配上他那清清淡淡干干净净的脸蛋,简直美得浑然天成,蛊惑人心。

    小狐满意的看着一脸惊讶的沈碧落,全然不顾危险“大哥哥”琉璃和沈碧落的“原配夫君”鲜于宗月在场,抱着花便朝着沈碧落奔来,好在琉璃眼疾手快,在他冲过来的那一刻便拎住了他的脖颈,将他提了起来,于是他才没有冲进沈碧落的怀中。

    小狐扁了扁嘴巴,露出惯有的委屈的神情,泫然欲泣的模样惹人心疼。

    沈碧落不赞同的瞪了琉璃一眼,他却理直气壮道:“姐姐,你既然已经嫁做人妇,就该明白男女有别,弟弟他不懂事,总是往你的怀里钻,纵然你不介意,‘姐夫’怕也是要在意的。”

    这还是琉璃第一次开头喊她“姐姐”,顺带附赠了鲜于宗月一声“姐夫”,要知道他一直都因为这个关系感到不悦,怎么说他也活了万年,可她……明明是个黄毛丫头,竟然当他的姐姐……简直不能忍!

    可再不能忍,为了沈碧落,琉璃也忍了下来。

    看着琉璃一脸义正言辞的模样,鲜于宗月有些哭笑不得,方才是谁不分男女之别,为沈碧落剥葡萄的?是谁天天与她呆在一起,在她醒来那一刻当着所有人的面抓着她的手不撒的?

    虽然琉璃没有读心术,但是透过鲜于宗月的眼神,他大抵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他从鼻尖发出一声轻轻的冷哼声,扬了扬下颔,好似在示威。而小狐好似已经明白,琉璃是绝对不会放自己下来的,于是他收起眼泪,将花送到了沈碧落的面前,一脸的期待。

    “送给我?”沈碧落有些意外的望着小狐,没想到他如此“人小鬼大”,竟然知道送花哄女人开心了。

    小狐羞涩的冲沈碧落眨眨眼睛,她嘴角微微一抽,尴尬的收了那花,嗫嚅道:“谢谢你,小狐。”

    他不来了?怎么会?

    “这花还不知道在哪里采的呢,不要也罢!”就在沈碧落捧着花仔细看着时,琉璃突然将小狐丢出多远,将花一把夺了过来,只见他大手一捏,原本娇嫩无比的花瞬间化作了齑粉。

    沈碧落微微张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琉璃,被丢在角落的小狐愣了愣,旋即大哭起来,活脱脱像一个被不良少年抢了饭团的小可怜。

    沈碧落原本还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小狐这种“温柔攻势”,转瞬间,她手中的花便被毁了个干净,一阵愣神后,她勃然大怒,抬起手便狠狠赏了琉璃一个大暴栗,娇喝道:“混蛋,你不乱吃醋会死么?”说完,不顾他委屈的眼神,她疾步来到小狐的身边蹲下,内疚的低声道:“小狐,对不起,你哥哥是个大变态,我们不跟他玩,改天姐姐陪你一起去摘花,好不好?”

    小狐听到沈碧落的话,立即破涕为笑,起身扑到她怀中,揽着她的玉颈亲昵的蹭啊蹭,一脸的幸福。

    磨牙声在房间内回荡开来,琉璃紧紧咬牙,喃喃自语道:“我忍……我忍……”

    ……

    一场闹剧结束之后,小狐终于在沈碧落的劝阻之下开开心心的去睡觉了,琉璃愤懑的低头砸侍卫送来的核桃,鲜于宗月则和沈碧落商讨对付南疆的计策,大殿内一时倒是十分安逸——当然,如果砸核桃的某人能不那么凶残的话就更加完美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间,小狐闭着眼睛,一副半睡不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踏进饭厅,沈碧落三人坐在桌前,看到头发乱成一团球却浑然不觉,依旧昏昏欲睡的他,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嗅了嗅桌子上饭菜的香气,小狐突然间睁大眼睛,明亮的双眸中好似洒了一整个星空,那副可爱的模样又令人忍俊不禁。沈碧落目光宠溺的望着他,心里却好似涂了一层苦涩的药,为什么他是与她对立的呢?这么干净的一个孩子呀……

    用过午膳,沈碧落觉得筋骨都有些犯懒了,急需要舒展舒展,于是她换了一身月牙色长袍,束了男子的发髻,便提着鲜于王御赐的那把宝剑便出了门。刚出门,便遇到几个来送水果的侍女,丫头们微微一愣,一时间没有人出穿男装的她,以为哪里来了个俊俏的小公子,生的白玉无瑕,丰神俊朗,比他们太子还要多几分邪魅,不由各个脸红心跳,露出倾慕的神情来。

    沈碧落颇为得意的一甩马尾,引来女子们的尖叫声,紧接着,一团粉红的小狐便突然冲出来,从她背后抱着她,在她的玉颈上蹭来蹭去,一副无敌可爱的模样。

    于是,四周尖叫声四起,要知道小狐这两日已经成为太子府最风头无量的人物了,不仅因为他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更因为他那张人畜无害的包子脸,和无论何时都明亮闪烁的大眼睛。

    “嗤!”这时,琉璃不屑的冷哼一声,抬手将小狐拎了起来,毫不客气的丢出多远,侍女们看着跌落的小狐,各个心惊肉跳,均对琉璃怒目而视,但这一看,又是一阵唏嘘声。素来一身红衣的他,今日少有的换上了一身黑色描金紧身骑装,一头银发也干净利落的束了起来,整个人英气十足,那张雌雄莫辩的脸蛋既有女子的柔美,又有男子的英挺勃发。

    一整个院落的少女瞬间春心荡漾,小狐再怎么可爱也不过是个孩子,面前的这个天上有地下无的倾城绝色的男子,可是正当美好年华,而且还未婚配呢……

    面对一群花痴的目光,琉璃冷哼一声,抬了抬下颔,握了握手中向鲜于宗月要来的长剑,对沈碧落道:“你太宠着小粉红了,他下次要是再往你身上扑,我就宰了他,到时候你可别怪我。”说这句话时,他眉头都不眨一下,那些盯着他冒星星眼的女子,都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也会被砍下来一般,不由有些瑟缩。

    再看沈碧落,她只是挑了挑那双邪魅的凤眸,温润含笑,语调淡然道:“好,我知道了,可你也不能这么凶,吓着小狐就不好了。”

    她一开口,众人才发现她原来是自家太子妃,不由慌忙行礼,她“咯咯”娇笑起来,懒懒道:“好了,都起来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