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4章 偷腥被抓?惩罚太子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64章 偷腥被抓?惩罚太子妃?

    窗外,天已大亮,阳光透过密格纱窗透进来,倒映着斑驳的树影,显得静谧而安然。★首发追书帮★

    不去管那飞快离去的婢女,沈碧落难得好心情的给自己细细上了妆容,梳了一个复杂而好看的堆云髻,一边簪上锁魂簪,一边则簪上青色的珠花,又用眉笔在右眉细细描绘了两朵黑色的梅花,那极深的颜色,衬得她眉心那好看的狐尾印记越发熠熠生辉,也衬得她整个人越发雍容高贵,落落大方起来。

    “懒起画峨眉,美,真美。”这时,琉璃摸着下颔走进来,看着对着镜子将发丝理得整整齐齐的沈碧落,忍不住出声赞叹道,一双狭长的丹凤眸满满都是惊叹。

    无论对着沈碧落这张脸多少年,他的心中永远没有一个“腻”字,反而越看她越美。

    沈碧落缓缓转过脸来,那张白里透红,此时妆容精致的容颜比透着铜镜望着时更加美艳动人,在看到琉璃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几不可察的微微一闪,下一刻,她便盈盈一笑,施施然起身,与往常的随意相比,不知道是因为此刻她的装束,还是因为她内心的变化,现在的她好似又变回了那仙界之上,冷冷清清的至尊沈碧落。

    “你怎么自己来了?小狐呢?”沈碧落淡淡开口道,微微拂了拂衣袖,抬手示意他去花梨木桌前坐下说话。

    琉璃又怎么会看不出沈碧落的异常,也许她自诩伪装的很好,却从不知道她在别人面前纵然能够很好的隐藏自己的心事,可当着最亲近的琉璃和赵无极的面,却永远无法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

    琉璃垂下眼帘,淡淡扯了扯唇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知道,她心里定然有什么疙瘩不愿说与他听。而他明显不似她,之前在她身边隐藏了那么多年的情绪,她也未察觉到,如今他若装作没发现,她也不会察觉到什么。

    于是,两人便均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神情,琉璃一掀衣袍,利落潇洒的坐在杌子上,一双好看的丹凤眸戏谑的望着她那如花的娇颜,忍不住“啧啧”赞叹道:“果然是‘女为悦己者容’啊,这让你的正牌夫君情何以堪啊?”

    沈碧落“咯咯”娇笑起来,抬手打了他的胳膊一下,挑眉道:“好了,说正经的,小狐呢?”

    琉璃依依不舍的将目光从她的身上收回,这时小舞端了新茶上来,琉璃抬手取了茶盅,为她和自己斟了一杯茶,一边递给她一边说道:“那小家伙昨天被我带去练功了,至今还没回来。”

    沈碧落微微敛眉,抬手接过茶盅,淡淡扫了一眼小舞,眼底那点笑意看的后者有些心虚,心道,沈姑娘,点了您睡穴的可是主子,属下也管不着。

    读懂小舞的心思,沈碧落的唇边微微扬起一抹弧度,赵无极显然怕她太累,想她多睡一会儿,便点了她的睡穴,这样,就算那几个惹人讨厌的婢女来了,她也没有醒来。这份细心,如何不让她欢喜?

    琉璃接了茶壶,好奇的问道:“怎么没见到赵无极那骚包?”

    小舞微微敛眉,显然对出言不逊的琉璃很不满,但还是淡淡回答道:“主子一大早便去敌军查探消息了。”

    “什么?”沈碧落微微曲起食指,眼底闪过一抹担忧,如今幽冥不知道隐藏在何处,赵无极却单独行动,这让她十分担心。

    琉璃示意小舞退下,转而望着一脸忧色的沈碧落道:“你无需太担心,以赵无极的能力,去闯个敌营保准毫发无伤,说不定还能帮你把那‘王’请来呢。”

    沈碧落抬眸望着当真一点也不担心的琉璃,心里突然不是滋味,她很想问一句“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幽冥的锁在么”,可对着他那双沉黑却又坦荡的双眸,她说不出这种话来,毕竟她也只是怀疑,却不能证明他真的隐瞒了自己什么。

    “怎么了?”琉璃见沈碧落直勾勾的望着自己,心里突然有些不安,他抿了抿唇,敛眉询问道:“这样吧,我现在就去找他,我和他一起的话,你总能放心了吧?”

    沈碧落微微摇头,收回目光,淡淡道:“罢了,正如你所说,这世上怕是没有能够对他动手的人,我还是安静的等着吧。”

    琉璃望着心不在焉的她,唇边扯了一个苦涩的笑意,没再说话,只是看着那杯冒着热气的热茶,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一些无聊的话。

    原本两人是想等鲜于宗月回来就一起用早膳,谁知鲜于宗月还没回来,就突然有婢女来报,说是王后令人押太子妃入宫。

    “押?”琉璃挑了挑长眉,一双带着淡淡笑意的丹凤眸中满满都是兴味,“堂堂护国太子妃却要被‘押’入王宫么?王后娘娘莫不是昨夜不得圣宠,得了失心疯?”

    听了琉璃的话,那婢女险些吓得晕厥过去,而此时,正巧侍卫已经冲到了门前,听到这般大不敬的话,带头侍卫立时高声呵斥道:“大胆!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对娘娘出言不逊!”那人说着便威风八面的走了进来,一双眼睛险些要高过额头。

    琉璃漫不经心的嗤笑一声,那人这才将眼睛放的低了一点,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两张惊为天人的脸蛋,于是他想说的话瞬间便被噎在了喉咙里,只剩下那一双眸子一直直勾勾的望着这两人。

    沈碧落嫌恶的斜睨那人一眼,冷淡道:“放肆!见了本太子妃却不行礼,你好大的胆子!”说话间,她衣袖一甩,那人只觉得膝盖传来一阵酥麻感,下一刻自己已经跪在那里,不能动弹了。

    这一招便让外面的人吓破了胆,所有人呼啦呼啦全部跪了下来。

    沈碧落缓缓起身,琉璃跟在她的身旁,一双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量为何王后突然要对付她的原因。难道是赵无极的行踪被人发现了?

    “你……我们是王后的贴身护卫,你竟然敢如此对待我们!你才好大的胆子!”剧烈的疼痛令那人被美貌冲昏了头脑清醒了几分,再看向沈碧落时,他的眼里就只剩下愤怒了。

    沈碧落有些好笑的望着这个肥圆肥圆的胖子,微微上挑的眉尾却透着浓烈的杀机,她缓缓拢了拢衣袖,淡淡道:“你们就是王上的贴身护卫又如何?左右不过是个奴才,还想在太子妃面前摆谱,呵……你是白活了这些年头么?是不是这规矩和地位等级都要本太子妃好好教一教你?”

    那人面对沈碧落那双看似温润却杀机腾腾的双眸,不由感到沉沉的压力,更觉得心虚。可是临来之前王后说过,过了今日她沈碧落就不再是太子妃了,他又是王后身边最得宠的护卫头领,素来横行霸道惯了,何必对一个即将失势的人毕恭毕敬的?

    沈碧落知道他内心所想,眼底的笑意不由又凉了几分。可笑的鲜于王后,难道就没想过如今鲜于宗月的处境,让她做这太子妃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你犯了重罪,王后娘娘命我等来捉拿你,你已经不是太子妃了!”那人梗着脖子,异常得意的叫嚣道,言毕他便准备站起来,察觉到自己的膝盖终于不疼了,不由大喜,拔了腰间的剑便朝沈碧落走去。

    琉璃缓缓一让身子,便挡住了那人的去路,抬手在那人脸上狠狠赏了几巴掌,直打的那人眼冒金星,找不着北,踉跄几步之后一屁股拍坐在地上,满面涨红,支支吾吾道:“大胆,信不信我让王后娘娘砍了你的脑袋!”

    “呵呵,真是好笑,堂堂一国之母竟然要听一个小小的护卫首领的,是不是你要王后杀了王上,让你当鲜于王也可以?”琉璃恶毒的说道,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嘲讽。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均觉得他疯了,而那侍卫受领更是傻了眼,惶恐不安的望着这居高临下睥睨自己的男子,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来新婚多日了,本妃还没有去给‘母后’请过安,虽然是父王大人下旨让我在府中好好静养,但既然母后想见我,你便回去告知她一声,我等用过早膳,自会与太子一同去给她请安。”沈碧落说罢,懒懒的挥了挥手,那人便如树叶一般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鲜于宗月焦急地赶了回来,见到这副情景,顿时黑了脸色,她皱眉望着那哀嚎着爬起身,不知死活的指着沈碧落的护卫首领,她银牙紧咬,愤怒呵斥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太子妃如此无礼,本太子看你是活腻味了!”

    沈碧落冷然一笑,淡淡道:“怕不是他们活腻味了,而是因为他们身后有人撑腰。”说罢,她望着满面内疚的鲜于宗月,淡淡一笑,浑然不在意道:“好了,你也别生气了,先让他们回宫复命吧,用过早膳之后,我们便一起入宫给母后请安吧,想必母后不会在意这点时间的。”

    鲜于宗月自然早就收到了消息,知道了鲜于王后让人来捉拿沈碧落的事情,她心里有愧,又不知该如何是好,狠狠的踹了那人一脚,气急败坏道:“胡闹!一群蠢奴才,都给本太子滚出去!”

    那人被猛然一踹,整个人从台阶上滚落下去,哀嚎的更加厉害,一抬眼,瞥见鲜于宗月那暴怒的神情,不由越发惊慌,连忙告罪,而后带着一群早就吓得傻了眼的人,屁滚尿流的离开了太子府。

    鲜于宗月负手而立,见那些人都出了门,有些挫败的长长舒了一口气,转过脸来内疚的望向沈碧落道:“碧落,对不住,一会儿我去找我母后谈谈,真不知道她发了什么疯!”说着,她的脸色一派灰败,一双眸子中满是痛心疾首。

    沈碧落不由有些心疼她,走上前去为她理了理衣襟,含笑道:“我随你一起去吧,说来这事儿也怨我……”

    鲜于宗月微微一愣,沈碧落贴着她的耳畔低低说了几句,惹得她的俊脸蓦地红了,沈碧落的一张娇俏的脸也染了几分红霞,两人相视一笑,旋即招呼琉璃,一同往饭厅去了。

    不远处小心翼翼注意这边的婢女们,只见得自家两位主子亲昵的咬着耳朵,那神态和眼神传达出来的是浓浓的情谊,心里便也觉得这王后有些欺人太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