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5章 只喜欢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有谁,我去柴房不小心起火了,这是我自己弄伤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你不要冲动……”

    景姒瑶生怕他会冲动去找云今涟算账,将事情的经过急忙告诉了他。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特地将自己被关在柴房的事情隐瞒,只是说出不小心起火了。

    他把如此的重要的玉佩赠予她,是因为在他的心里,景姒瑶已经胜过了世间上所有的一切。

    “瑶瑶。”他忽然成沉声开口,“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我……”景姒瑶支支吾吾的。

    她刚想要说出拒绝之类的话,却被他打断了。

    “不要再说了。”钟离魅冷声道。他不想再听到她拒绝的答案了。

    他的脸色忽然变冷,“瑶瑶,我会给你时间,我相信,让你喜欢上我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呢?我不可能……”

    她刚想要说出不可能喜欢上他的就被打算了。

    钟离魅看出了她的意图不让她说出口。

    他沙哑的笑了笑:“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与你无关,无须你喜不喜欢我,我喜欢你便好。”

    “好端端的在待在房间里面,怎么会起火了呢?”

    钟离魅的话,提醒了景姒瑶。

    她在柴房待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起火?无风不起浪,好端端的突然起火一定是有原因的。

    景姒瑶无法知道这个原因。冥思苦想了一番,都想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她没有多想,她的目光黯淡下来:“这或许真的只是意外吧。”

    “让我看看你的脸,好吗?”

    钟离魅在征求景姒瑶的意见。

    她想了想,犹豫了一番,还是拒绝了,她急忙拒绝道:“我的脸会吓着你的。”

    “没有关系,我不在意这些。”

    钟离魅如此之说,景姒瑶便没有再继续犹豫,

    她拿开了自己的手,让钟离魅看见自己脸上的伤疤。钟离魅清楚的看到了景姒瑶脸上的伤疤。

    只见景姒瑶脸上的伤疤和很是渗人。

    随即,景姒瑶急忙的捂住自己,尴尬的笑了笑:“吓得你来吧。”

    她知道自己的伤疤很丑陋,更不敢拿出来给钟离魅看见了。

    “我先为你疗伤,或许会对你的伤疤有用。”

    “好。”景姒瑶没有拒绝此事。

    钟离魅坐了下来,运气帮景姒瑶疗伤,他将自己的一些修为度给了景姒瑶。

    可是这一次,钟离魅的疗伤丝毫不作用,不但没有任何的淡化,反而颜色加深了,原本红色的伤疤,变成了黑色。

    紫木一惊,惊慌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他低沉道:“她的体内正在排斥我输给她的修为,我的修为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是吗?”景姒瑶沙哑的笑了笑,“连你都没有办法,大概我脸上的伤疤是真的去不掉了吧。”

    景姒瑶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了。

    景姒瑶安慰道:“瑶瑶,你别灰心,我们魔界有一款专治伤疤的雪花膏,一定可以治好你脸上的伤疤。”

    她郁郁寡欢的脸色出现了一抹惊喜之色:“真的吗?”

    “只不过,需要制成那款雪花膏,还需要一些时日,不过你放心,一定会治好的。”

    钟离魅每每看到景姒瑶脸上的伤疤,就很心疼。

    还需要一些时间?也就是说,现在依旧没有办法治好。

    景姒瑶叹息一口气,想不到如今从第一美女变成第一丑女,两个第一都被她占去了,她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她自嘲的问道:“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

    “不丑,一点都不丑。你很美。”

    这句话,是钟离魅发自内心的,不管景姒瑶变成什么样子,在他的心目中都是最美的样子。

    “谢谢。”

    景姒瑶苦笑一番,并没有多说什么,她明知道钟离魅在欺骗自己,却不想要揭穿钟离魅。

    好像不揭穿,就不会变成事实一样。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啊?”景姒瑶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一番想法,“我打算在这里先暂住几天,等恢复了伤疤,再做打算。”

    她恳求一般的看着钟离魅,苦苦哀求道:“你能不能先一个办法让云今涟找不到我?我不想以我现在这一副丑陋不堪的模样见她。”

    她知道,云今涟想要找到他是轻而易举的,她不想让云今涟找到她。

    她必须冷静一段时间,等确定了自己的心思之后,她会亲自去找云今涟。

    “好。”对于景姒瑶的要求,钟离魅几乎是有求必应的。

    “这是我的随身玉佩,带上这个,没有人可以找到你,你身上的气息,已经就会被我的没魔气所盖住。”

    说着,钟离魅交给景姒瑶一个玉佩,这个玉佩很精致。

    景姒瑶见到过这玉佩,每一次见到他,他都会带这玉佩,她心想,这玉佩对于钟离魅来说,应该很重要。

    她急忙拒绝:“这玉佩我不能要,对你一定有特别的意义。”

    钟离魅皱着眉头道:“让你收下你就收下。”

    不管景姒瑶如何拒绝,钟离魅执意要她收下,无奈之下,景姒瑶只能收下了。

    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忽然伤感,“这块玉佩,我已经随身带了几千年了,是我幼儿之时,我娘送给我的,我娘在一千年前那场仙魔大战之中,去世了。这是他她留给我的唯一东西了……”

    钟离魅说出了这块玉佩的来历。

    这是他随身携带了几千年的玉佩?景姒瑶没有想到钟离魅把如此贵重的玉佩带给他,一瞬间槽了。

    她急忙把这玉佩交还给钟离魅,“这玉佩对你来说这么重要,我不能要。”

    “收下!你若是不收下就看不起我!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都不会收回!”

    钟离魅轻声责备景姒瑶。

    她见到钟离魅如此的固执,只能收下了。

    “我会好好的爱惜它的。”景姒瑶向钟离魅做出承诺。

    说着,景姒瑶把玉佩小心翼翼的收在自己的怀中。

    她做的极其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磕着碰着,辜负了钟离魅对母亲的心意。

    玉佩的魔气很重,玉佩的身上上都是钟离魅的魔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