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2章 风玉尘‘出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想要一个人静静,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在这便好。免-费-首-发→【追】【书】【帮】”

    云今涟的声音冷淡了几分,脸色带着几分疲倦之色。

    他没有多说什么,起身离开了。看到云今涟如今疲倦之色,叶柒染于心不忍,没有多加阻拦,让云今涟走了。

    云今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不让任何人打扰,只是一个人在这独自伤神。

    他从掏出了怀中掏出了一个荷包,是景姒瑶送给他的那个荷包。

    这是他见到过最丑的荷包也是最好看的荷包,他只收过一个女子的礼物,景姒瑶。

    其实,这个荷包,他并没有丢,也从来没有觉得难看过,他说的那些,说自己把荷包丢了,都是为了挽回自己的一点尊严罢了。

    实在是,可笑至极。

    想起他们亲密的那一幕,云今涟心中一狠,让自己狠下心来,鬼使神差的,他看到自己手中的荷包,顺手将他丢在河中,荷包被河流冲走了。

    他刚丢进去就后悔了,发了疯似得跳进河里面将荷包找回来,荷包太小,河水流的很快,他历经了一个下午的时时间,才将荷包找回来。

    找回来之时,荷包破了一个洞,哪怕如此他没有舍得丢。

    此时,云今涟刚入水中,全身都是泥泽,身上已经湿透了,还来不及整理,狼狈不堪,

    风玉尘正好前来,看到他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震惊了。

    这是风玉尘第一次看到云今涟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他都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云今涟了。

    他诧异的问道:“喂,你这是溺水了还是怎么样你不会是打劫了吧?”

    他突然注意到了云今涟手中的荷包,只见云今涟把这个荷包当作宝贝一样护着。

    他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音:“不是吧,云今涟,谁这么没有眼力见敢送你一个这么丑的荷包。”

    “还有你的品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风玉尘几乎笑抽了,这奇怪的荷包实在太不符合云今涟的形象了。

    因为太搞笑,风玉尘一时间没有忍住自己笑的有一些得意忘形了。

    “它很丑?”此时,云今涟的声音已经带着怒火,风玉尘因为笑的太嗨了,并没有发觉。

    “估计整个云安国都找不到这么丑是荷包了,这个女子也是一个奇女子。送你荷包的人到底是谁?”

    风玉尘更好奇到底是什么女子绣工差成这样,他更好奇云今涟的身上的这个荷包到底是是谁绣的。

    “呵。”云今涟并未多言,一阵冷笑声。风玉尘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是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见风玉尘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不听自己的使唤了。

    他控制不住自己,被挂到了书上,他的全身突然被定住了,在树上无法下来。

    “今涟,我错了,行行好,放过我吧。”

    风玉尘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改口求饶。

    可是当风玉尘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已经惹怒了云今涟,加之云今涟心情不太好,更不会放过他了。

    “此术法三个时辰之后就会解开,你就在这好好待着吧。”

    云今涟淡漠的丢下这句话,说着不顾风玉尘的求救声离开了。

    三个时辰?不会吧?风玉尘欲哭无泪了,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后悔自己的嘴巴怎么这么不听劝。

    风玉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今涟离开无可奈何。

    “嗷呜——”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叫声。是狼!

    风玉尘惊慌了,此时风玉尘被吊在了树上,才幸免于难,那只狼就在树下,等待着他下来。

    靠,他没有得罪这只狼吧?这只狼为什么想要吃他?风玉尘突然想到了云今涟,定是这家伙把这狼找来的!

    经过今天,风玉尘忽然之间明白了一个道理,得罪谁也不能够得罪云今涟。

    他现在是下来也不是上去也不是!

    他跟狼僵持了整整三个时辰,那只狼依旧在那等待他下来没有离开。

    风玉尘想要趁着狼打盹的时间下来,他刚一下来,就被狼注意到了。

    突然,这只狼像是发了疯似得追着他跑,风玉尘措不及防,急忙跑了,这只狼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追着他,让风玉尘直喊冤。

    风玉尘这辈子最怕的动物就是狼了,他可以跟任何动物对抗,唯独狼不行,一遇到狼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那只狼撕咬风玉尘的衣服,将风玉尘的衣服咬破了,他光着膀子,跑到了顾灵吟的家里面,急忙关了门,才幸免于难。

    因为他家太远了,此时孤灵吟的家是最近的,他只能来顾灵吟的家暂时避一避风头。

    此时风玉尘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是光着膀子的,被顾灵吟看见了。

    她没有看清楚脸,只看清楚这个背影是一个男人。

    怎么会有陌生的男人进她家里?该不会是采花大盗吧?顾灵吟急了。

    顾灵吟拿起棍子,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靠近风玉尘。

    突然,她朝着风玉尘的头狠狠的打下去,风玉尘措不及防就被顾灵吟给打了,来一个头破血流,他的头这流血。

    “风玉尘?怎么会是你?”顾灵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风玉尘,她只看背影以为这个人是一个采花大盗。

    顾灵吟找的是张大夫,张大夫是云安国出了名的名医,诊金高到了天价,为了风玉尘,顾灵吟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知道是风玉尘的时候,顾灵吟惊慌了,她惊慌失措的问道:“你没事吧?你的头……流血了……”

    风玉尘没有说话,突然昏倒在了顾灵吟的怀中,顾灵吟触碰到他的头之时,她的双手全是血。

    血淋淋的双手,让顾灵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她第一次遇到做这种事情,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整个人不知所措。

    “大夫!”顾灵吟立即叫来大夫为风玉尘诊断伤势。

    张大夫听到顾灵吟的呼救立刻赶来了。

    “顾小姐,怎么了?”

    “你快帮我救救他,他……”顾灵吟急得已经哭出来了。

    “您先别急。”

    张大夫安慰顾灵吟,随后,顾灵吟将风玉尘安置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