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0章 云景卿寻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皇宫之内,云景卿的寿宴,寿宴隆重,云景卿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这种不安的预感让他过个寿宴都无法安心。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皇上……不好了……不好了……其中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前来,慌里慌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大胆!”高太监冷哼一声,翘起兰花指,怒斥道:“今天是皇帝的寿宴,你怎么可以说不好了这个词?你是诅咒皇上不好了吗?该当何罪!”

    那人急忙替自己申冤,“属下冤枉啊,属下有要是要说,属下并没有诅咒皇上的意思啊,皇上明鉴。”

    “说!”云景卿烦躁的揉了揉眉心,眼睛直疼,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人支支吾吾的,说话都结巴了,低了头,不敢抬起来,“牢里的十五名囚犯,跑……了,好像是有一个带着伤疤的姑娘……怂恿他们跑的,还打伤了牢里的侍卫,有一些还死了……”

    “你说什么,人给我跑了?”云景卿的脸上带着怒火,他恶狠狠的踢了那个人一脚,“这么大个皇宫,这么多个侍卫,,连个罪犯都看不住,朕养你们何用,一群没有的废物!”

    “皇上、恕、罪,属下知错。”那个人急忙慌慌张张的跪了下来。高太监也跟着跪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给朕找啊?那些可都是罪犯,掘地三尺都要把他们给找出来!”云景卿的脸上带着怒火。

    云景卿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不敢怠慢,急忙前去寻找了。

    云景卿站起来,连坐都没有心情坐了,难怪他怎么有种不安的预感,原来是景姒瑶在搞鬼。

    云景卿勃然大怒,怒拍了桌子,桌子分裂成两半了,怒的眉毛跳起,“好你个景姒瑶,刺杀朕还不算,竟然拐跑朕的囚犯!岂有此理!”

    高太监道:“皇上,您打算如何处置这个大胆包天的贼人?”

    “哼。”云景卿冷哼一声,眼中带着不屑,“如果没有主子的吩咐,一个婢女而已,怎么敢如此的胆大包天?这一看就是主子的指示!”

    “皇上您决定如何做?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当然不能放过此等恶劣之人,谋杀朕,带走朕的囚犯,杀了朕的守卫,把皇宫弄的乱七八糟,这完全不把朕放在眼底!”

    云景卿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其大的羞辱,对景姒瑶的所作所为,极其的厌恶。

    云景卿知道景姒瑶还是云今涟的婢女,一个婢女怎么可能逃脱的了天牢?云今涟定然是主谋!

    想到这里,云景卿就怒不可遏,他冷声道:“摆驾,去太子府!”

    高太监急忙的阻拦,“皇上不可,今天是您的寿宴啊……”

    “寿宴是在晚上,只有朕在晚上之前回来自然无碍,怎么?”云景卿冷冷的撇过一眼,“朕的决定,你也敢阻拦?”

    高太监不敢阻拦了。

    “还有,朕如果一个时辰之内没有回来的话,通报国师,让他来太子府找朕!”

    云景卿不忘记叮嘱高太监,高太监明白。

    随后,云景卿坐上了马车,前去太子府。景姒瑶如此的无法无天,他如若放过景姒瑶,颜面何存?云景卿越想越气。

    很快就到了太子府。

    高太监高呼一声,“皇上驾到——”

    他说的很大声,钟离魅听见了。

    “一会再找你算账!”

    钟离魅正在跟云今涟僵持之中,听到云景卿来了,无心让云景卿看见自己,轻轻跳起,翻墙而过。

    此时,云景卿已经进了太子府。

    他还没有找狗皇帝算账,狗皇帝竟然敢来找他了?云今涟勾起一个笑意。

    云今涟淡淡道:“今日乃是皇上的寿宴,不知道皇上不在皇宫里面好好的待着,前来找儿臣所为何事?”

    看到云今涟一脸冷淡,云景卿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景姒瑶密谋杀害她,就是云今涟所为的。

    今天,他就要揭开云今涟虚伪的面目!

    云景卿扬言并没有多说,直接开口就跟云今涟谣言,“哼!太子。把贼人交出来!”

    得知云景卿是来要人的,云今涟更为好奇了,“父皇所谓何意?太子府怎么会有贼人呢?”

    “太子,朕今日前来,只是前来把贼人要走的,还请你主动把贼人交出来。”

    “父皇,儿臣的府中没有你要的贼人,不知道父皇指的贼人姓甚名谁?”

    “少给朕装蒜!”看到云亦凛如此道貌岸然的面容,云景卿感觉到很愤怒。

    他下定决心要带走景姒瑶,直接跟云今涟挑明了说,“景姑娘,景姒瑶,若朕没有记错,她是你的贴身婢女吧?”

    听到景姒瑶这个名字,云今涟的眼睛里面才有了淡淡的亮色,这个名字从云今涟的口中说出,让云今涟觉得很奇怪。

    “的确,她是儿臣府中的婢女,怎么如何就成为了您口中的贼人了?”

    “前几日,她杀了朕的三皇子云亦凛,非但如此,她刺杀朕,被朕关进天牢,还怂恿十五名逃犯越狱,杀了朕的侍卫,这是死罪!朕劝你,赶紧把贼人交出来,否则你与贼人同罪论处!”

    云景卿知道自己对付不了云今涟,但是小小的婢女他还对付不了吗?云景卿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带走景姒瑶。

    这个耻辱,他不能忍。

    从云景卿的口中,云今涟了解了一切的经过,他说的话,云今涟有一系列的疑惑,反问道:“云亦凛的死,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一个小小的婢女,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刺杀皇帝?怎么会越狱?父皇,这锅儿臣可不背。”

    云景卿早就料到了云今涟不会承认。

    “有目击证人告诉朕,云今涟死前最后一个见的人是景姒瑶。”云景卿接着道:就在昨日,她来刺杀朕被朕抓进天牢越打伤侍卫,这些事情,你随便抓一个守卫问,他们都一清二楚,此等大事,朕还能骗你不成!”

    他的话,让云今涟神情凝重了,怀疑云景卿的话到底几分的真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