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9章 云景卿下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牢内。「^追^书^帮^首~发」

    云今涟缓缓的走进天牢,冷峻的面容之上,不带任何一点神情。

    他来到云景卿所在的牢房,不过是一日不见,云景卿已经憔悴了许多。

    云景卿看着牢笼,感触很深,这牢笼是当初他特别设计关罪犯的地方,想不到如今竟然来关他自己。

    好生的讽刺!

    他回过神来,看到了云今涟,他的脸上立即带着怒火,变了脸色。

    “哼。”云景卿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你来干什么?你是来看朕笑话的吗?你给朕滚,朕不想看见你。”

    哪怕云景卿已经坐牢,却依旧没有改掉自己当皇帝心高气傲的心。

    他依旧自称着‘朕’,却不明白自己的局势。

    云今涟的目光带着寒凉之意,他的神情极为的冰冷,“父皇,您现在已经没有资格自称朕了,您已经是千古罪人了。”

    “不,朕一日是皇帝,就日日都是皇帝,等朕的国师回来,一定会救朕出去的。”

    云景卿认为自己还能够出去,对云今涟的态度极其的不屑。

    他的话,让云今涟不觉得可笑。

    “夜凰真的效忠与你,为何不在云安国有难之时就赶来呢?”

    云今涟提醒了云景卿。

    的确,夜凰如果真的想要救他,就不会让他在牢里受苦。

    想不到他云景卿,当皇帝三十余载,竟然落到如今的这步田地,帝王无情,云景卿觉得很不甘心。

    看到云景卿不甘的脸色,云今涟冷冷一笑:“那一场战争,是我挑起的,慕容惊鸿会出兵,也只不过是因为还我人情。”

    果然,慕容惊鸿突然在云安国兵力最弱的时候讨伐云安国,就是跟云今涟有关系!

    对于这一点,云景卿是一点都不意外的,他早就猜中了此事跟云今涟一定有关系。

    “想不到我竟然养了你这一个白眼狼,当初,就不应该畏惧你的帝王命格,在你幼时就应该杀了你!”

    云景卿的目光冰冷,哪怕到了现在,对云今涟丝毫没有父子情义。

    他只是后悔,后悔十年前没有杀了云今涟,他这是在养虎为患。

    对于云景卿的冷酷无情,云今涟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云今涟的目光微微冷淡了几分:“你当了皇帝那么多年,生了那么多儿子,你已经在牢里第五日了,却没有一个人救你,你可曾后悔?”

    云景卿都心中有所触动,字字句句都被云今涟说中自己的心思。

    他却是不愿意承认了,一脸无辜的道:“后悔什么?”

    云今涟淡淡道:“后悔你曾经杀了我母妃,如若你不杀我母妃,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无悔。”云景卿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那个贱女人,竟然抗拒朕,你死了活该,你能活着就已经是朕对你最大的恩赐了。”

    “你不就是想要皇位吗?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朕把皇位给你。”

    他要是继续待在这牢里,他会疯掉的,牢里暗无天日的日子,还不如就这么死掉。

    左右他已经活了五十余年,他也知足了,比起这样行尸走肉的活着,云景卿更想来个痛快。

    活着,比死去更为痛苦。

    “呵。”看到云景卿异想天开的神情,云今涟冷冷一笑,“你以为,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皇位吗?我告诉你,我从来不屑于你的皇位,你的皇位什么也不是。”

    云景卿一心想要守护的东西,却被云今涟说的一文不值。

    云景卿的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闭上眼睛,语气平淡至极:“杀了我吧。”

    这叫云景卿如何能够忍?纵使不能忍,云景卿也无可奈何。

    “我不会杀了你,我会让你好好的活着,在这牢里孤独的过你的余生。”

    云今涟的目光又恢复了冷淡,“对了,你别想着自杀,不然,你的江山,可能就不姓云了。”

    “你!”云景卿怒不可遏,脸上愤怒至极,他猛的吐了一口鲜血。

    云今涟纠结是有多恨他?竟然连死都不让他死!

    就算不是他当皇帝,云景卿也不想要云安国不姓云。

    云景卿绝望的闭上眼睛,双眼充满着冷淡意度,“你走吧。”

    他背对着云今涟,不想自己憔悴的神情被云今涟看见,可是云今涟依然注意到了。

    不过是几夜不见,云景卿一夜白头,他曾经告诉过自己,只要云景卿后悔杀了自己的母妃有所悔过,他可以放过云景卿让云景卿过平民百姓的日子颐养天年。

    可是云景卿执意不悔改,更甚至不顾及父子之间的情分,云今涟已经没有半点同情云景卿的意思。

    云景卿的结局,注定了在这天牢之中孤老一生。

    他来到了一个地方,他的手中拿了一个东西,他母妃的墓碑,吾母卫婉之墓,这是云今涟亲手刻下的,他的母亲,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卫婉。

    母妃仅仅陪伴了他十年的光阴,更甚至这十年里,他的母妃一半的时间都要陪着云景卿,他能见到他母妃的时间更是寥寥无几。

    哪怕如此,已经十年了,他却并没有忘记他说母妃,他会念母妃一辈子。

    “母妃。”云今涟忽然勾起一个沙哑的笑意,“这些年来,你过得好吗?我很好,你不必担心我。”

    云今涟望着那牌子自言自语,眼睛带着伤感,他的脸上,依旧是冷淡,只是眼眶微微的红润。

    他依稀记起十年前他还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之时,他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想想那时的他,真是可笑至极。

    他曾经一度天真的认为,只要心续存善念,就会好人有好报,母妃就可以过上好日子,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冷酷无情呢?这一点也不像以前的他。

    如若母妃还在,他必然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只恨,造化弄人。

    云今涟从自己的回忆之中走了出来,他的目光带着些许的恨意:“那个男人,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你可以安息了。”

    他小心翼翼的把石碑放回原位,并且安置好,给卫婉烧了一炷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