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3章 最后的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景卿一见到龙袍,就难以淡定,他怒道:“大胆贼人,你是何人,竟然敢抢夺朕的龙袍?把朕的龙袍还给我!”

    他伸出手就要让云今涟脱衣服,辛亏侍卫及时拉住了云景卿,才没有让云景卿触碰到龙袍。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云景卿却不淡定了,嘴里不停的嘟囔,“你到底是谁,这狗贼,凭什么穿朕的龙袍,把朕的龙袍还给朕!”

    他的话让云今涟微微一愣。

    他这话说什么意思?

    “父皇,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要问朕是谁?”

    “贼人,你还朕龙袍,还朕龙袍!”

    听到云今涟自称朕,云景卿更是激动了,如若不是侍卫拦住他,云景卿此刻恐怕早就已经想要杀了云今涟了。

    他突然之间像是不认识云今涟似得,云今涟怀疑他这是装的。

    云今涟知道云景卿是装的之后,神情更是冷淡:“父皇,你不必如此,你的结局,已经无法改变了。”

    “还朕龙袍,还朕龙袍,还朕皇位……”

    云景卿没有回答云今涟的话,一直在低声呢喃,反复的对云今涟的眼神全然陌生,就像看待一个陌生的仇人。

    他的嘴里,只会不停的重复那句话,看着吓人的很。

    此时云景卿昔日帝王的形象全无,自己的形象也不知道搭理,头发乱糟糟的,只顾着翻自言自语,跟一个疯子无一二。

    他在自言自语,有时候却听不清云景卿在自言自语一些什么。

    云景卿怎么会变得如此奇怪?

    为了证明云景卿不是装的,云今涟叫来他信得过的太医。

    太医为云景卿把脉,脸色忽然之间变得很慌张,他慌张的颤抖道:“前皇帝……疯了……”

    疯了?听到这个字眼,云今涟的心猛然触动,“好端端的,怎么会疯了?”

    “前皇帝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加之方才头部受到了撞击,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导致了精神错乱……”

    “可还有恢复的可能?”

    “前皇帝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自愿选择当一个疯子,谁也没有办法……如若多到熟悉的环境走一走,或许还有恢复的可能,微臣尽力……”

    太医并不敢做出任何保证,只能说经历一试了,因为云景卿的情况很糟糕,就算一辈子都不回复也是有可能的。

    云今涟皱了皱眉,“下去吧。”

    他单独将自己跟云景卿留在一个房间。

    “父皇,你可还记得我是谁?你可还记得你自己的名字?你的妃子跟儿子,又记得几个?”

    “大胆,连朕是谁都不知道,朕是皇帝!朕是皇帝,朕要诛你九族!”说到皇帝这个字眼,云景卿变得激动起来,怒斥云今涟。

    突然之间,云景卿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云景卿嘿嘿的痴笑两声,他的笑容更像是在傻笑。“呵呵……朕要诛你九族”

    傻笑过后,忽然之间,云景卿像再一次受到了精神撞击,猛的尖叫一声,拼命的在摇头,“朕的皇位,朕的龙袍……”

    云今涟得到了一个确认的事实。

    云景卿疯掉了,彻底疯掉了,除了疯掉,云景卿还失忆了,似乎是因为脑门被撞到了,导致脑袋有一大块的淤血无法清楚,失忆了。

    他除了记得自己是皇帝之外,其余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连生怕最宠爱的皇后跟女儿云忆惜都不记得了。

    云景卿的记忆片段,只停留在他登基的那个片段,其他的片段,他一概不记得。

    疯了,他疯了,永远都疯了。

    想不到,云景卿竟然疯了。云今涟沙哑失声,他的心中竟然没有快感。

    他承认,他还不够冷血,看到云景卿疯掉只知道皇位的时候,他心软了。

    云景卿疯掉并不是云今涟的意愿,就算他再不是,他到底是自己的父亲。

    后来,云今涟并没有把云景卿继续关到天牢,而是把云景卿搬回了他以前的宫殿住,找了云景卿熟悉的太医为他诊治。

    可是,云景卿的疯依旧没有好转,更甚至如今的云景卿非但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已经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云今涟派了两个丫鬟去照顾云景卿。

    云景卿除了会说‘朕是皇帝’之外,其他都已经不会说了。

    这就是云景卿的结局,注定疯癫一辈子。

    这,便是云景卿最后的

    这事情传到了风玉尘的耳朵里面,云景卿疯,让风玉尘觉得是大快人心。

    景姒瑶,没有为云安国做出任何的贡献就算了,不但是欺压百姓,残暴无忍仁,为了稳固皇位,残害忠良,云景卿一点都不值得同情。

    得知云今涟还给云景卿请太医诊治之后,云景卿不淡定了,忍不住找云今涟磕唠几句。

    “云景卿自愿疯掉,你为什么还要给他请太医,还给他安排丫鬟?这个时候,让他自生自灭不是更好吗?”

    他说完自己心中的疑问,更是郁闷了。

    云今涟冷淡的做出回应,“他已经疯了,已经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这是他最后的下场,他的报应。”

    果然还是会有报应的么?

    云景卿作恶多端,就算疯了,也没有人同情他,活着比死去更痛苦,这大概是他最残忍的惩罚了吧。

    “是吗?我看你是顾念跟云景卿父子情谊吧。”

    云今涟沉默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反驳。

    “今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

    私底下,风玉尘还是叫云今涟的名字没有改变。

    他没有给出风玉尘答案,露出疲倦的神色,罢了罢手,“朕想一个人静静。”

    风玉尘离开,云今涟忆起云景卿那慈爱的脸,已经永远存活在记忆中了。

    云今涟冷峻的面容之上,一张淡漠的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如若云景卿没有不小心撞倒昏迷,可能就不会疯掉。

    只是可惜,木已成舟,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

    云今涟登基,遣散六宫的消息传播的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已经很快全城皆知了,众人纷纷赞叹云今涟是人品,是一个不沉沉溺于美色的好皇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