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5章 烈枫寻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哪怕他已经答应放过了墨虞,心里对墨虞依旧是不喜,因为墨虞是妖,正邪不两立,就算墨虞没有伤害景姒瑶,他们也不可能会成为朋友。免-费-首-发→【追】【书】【帮】

    此时,大师兄放下了成见,墨虞自然也没有对付大师兄的意思,两个人没有再战,景姒瑶及时阻止,谁也没有受伤。

    墨虞对景姒瑶多了几分好感,态度自然也就温和起来,他柔声的说道:“景姑娘,今日已经很晚了,你们便在这里住下来吧,明日再回去吧,不必如此客气,当做是自己家便好。”

    大师兄疑惑的看了景姒瑶一眼,“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此时,说来话长,回去再跟你说。”

    跟墨虞的认识实在是太长了,他她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景姒瑶没有立即解释。

    对墨虞道,“墨公子,我跟大师兄有一些话要说,你先走吧。”

    “好,明日我再来看你。”

    墨虞没有多想,离开了。

    片刻之后,只剩下了他们二人,支开了墨虞,景姒瑶忽然发现慕芸妤不见了。

    她不由得提起担忧,眼神极为担忧的道:“师兄,师姐呢?她在哪里?怎么还不见她?”

    “你别担心,你师姐好好的呢,我们兵分两路,你师姐她先带那些女子逃离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见面,我便在这里了,如今,想来你师姐应该已经安全的带着那些少女离开了,你不必如此的担忧。”

    大师兄出言安慰景姒瑶,声音尽然是温柔,景姒瑶也放心了下来。

    景姒瑶的脸色渐渐变得深沉,景姒瑶把事情的缘由告诉了大师兄,也告知了河神救妻之事,这一切都起源,都是因为河神救妻。

    她眼神之中的冷意闪了闪,她告知了自己想要见到河神的想法,“大师兄,我想进海底世界见一见河神。”

    大师兄不可置信的看着景姒瑶,“你疯了!不可能,我我不同意!”

    他转过身来背对着景姒瑶一脸窝火,脸色带着温温的怒意,冷冷的拒绝道:“河神怎么会是想见见能够见到的,你应该知道凡人是不可能见得到河神的吧?这个想法,你最好打消。”

    景姒瑶勾起唇边淡淡的笑容:“我是不可以,但是师父一定能行,只要把师父找来,一定可以的。”

    “好,后面的事情等师伯来了之后再说。”

    大师兄没有多说什么,他只当是景姒瑶胡言乱语的想法,他认为,烈枫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圣医门有一种特别的传音术,大师兄召唤烈枫,告知烈枫有要事相商,让烈枫速速前来凤凰镇。

    传音术凡人不可以用,景姒瑶不能召唤烈枫,只能拜托大师兄了。

    烈枫能够受到大师兄的传音术,他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去见景姒瑶。

    他或许淡漠了自己对景姒瑶的感情,这一年多来,他理清了自己的思绪。

    烈枫的眼眸微微眯起,一年多了,该去见他了——

    未等景姒瑶等多久,烈枫就已经感到了,烈枫速度快的吓人,景姒瑶见怪不怪了。

    “师父!”景姒瑶惊喜的叫了一声,声音带着惊喜之色。

    他们已经许久未见了,一见到烈枫,景姒瑶就激动不已。

    景姒瑶故作委屈的嘟了嘟嘴,“师父这些日子以来去哪里了?都不来找徒儿,是不是把徒儿忘了?”

    “呃……”烈枫支吾一声,一瞬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他没有回答,大师兄抢话了,大师兄轻声的笑了笑,打趣道:“还能因为什么原因?还不是去游山玩水了?我这个师伯呀,除了贪玩,哪哪都好。”

    “臭小子。”烈枫不满了,捏了捏大师兄的耳朵,“翅膀硬了是不是?连你师伯的玩笑都敢开了?”

    “痛痛痛。”大师兄的耳朵都被捏红了,立刻认怂求饶“师伯我错了。”

    烈枫放开了大师兄。

    平日里,烈枫虽然身为师伯,却一点没有架子,跟弟子们走的近些,偶尔跟弟子们玩闹,不像烈夙自始至终都板着一张脸,弟子们自然也就喜欢烈枫多一些。

    也就是因为是烈枫大师兄才敢开玩笑,如果换成了掌门,他可不敢开玩笑。

    景姒瑶忽然插话,再一次重复了一遍,“师父,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是不是把我忘记了?”

    “怎么会呢……”烈枫心虚的直冒冷汗。

    他的目光对向景姒瑶之时,似乎没有了那种炽热的感觉。

    他强烈的告诉自己,他与景姒瑶,只是师徒而已,也只能是师徒,他迟早会断了自己心里不该有的念想。

    烈枫收敛住自己尴尬的眼神,面对景姒瑶也不在心虚了,悠悠自得的摸了摸胡须,“你可是我唯一的宝贝徒儿,为师怎么会忘记了呢?为师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此次事关重要,为师不得已才离开这么久,但是对徒儿甚是想念呀。”

    “什么重要的事情?”

    景姒瑶眯眯眼,盯着烈枫,让烈枫想逃避这个问也无法逃避。

    他微微的笑了笑:“为你找师娘,这是重要的事情吧?”

    景姒瑶抿唇一笑:“您可是千年的老光棍了,怎的突然开窍了?该不会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来骗我的吧?”

    她摇摇头叹息一口气,“我知道您铁公鸡一枚,没有人要您,不过没有关系,徒儿不会嫌弃您的。”

    被景姒瑶说中心思,烈枫有一些不好意思,还是她的徒弟了解她,他摇摇头感叹一声,太过于了解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等等!烈枫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脸色垮了下来,靠!千年老光棍?这个称呼对于烈枫来说奇耻大辱。

    他才是师父好不好?怎么瑶瑶反过来嫌弃她了?烈枫很不满因为这个被景姒瑶嫌弃,他一介神医,却被景姒瑶取笑万年老光棍,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他一激动,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口,夸下海口,极其自恋的道:“臭丫头,敢取笑为师?追为师的人都从圣医门派到九重天上去了!为师的魅力,可不是你能小瞧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