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6章 回不到最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个声音在告诉景姒瑶,她不能够答应。「^追^书^帮^首~发」她想要不顾一切的嫁给云今涟,可是她发现她做不到。

    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多了,她做不到。

    她的双唇轻启,原本的‘我愿意’忽然之间变成了三个字“对不起。”

    她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跟云今涟说,可是却发现,千言万语形成了三个字对不起。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他们之间见面第一句话她会说一些什么,却没有想到是对不起。

    “瑶瑶……”云今涟的双眸微微一震,对不起,不过是简单的三个字,却形成了一把利剑,刺痛了他的心。

    云今涟拉了她的手,“你是在意我在娶你之前先娶了其他女人对不对?你听我解释,我是逼不得已的……”

    被云今涟说中了心思,景姒瑶的双眸淡了淡,她却不能够承认自己的心思。

    景姒瑶沉默一阵,无言。

    “还是……”一向镇定自若的云今涟,第一次慌张了,他的眼神急切的解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发誓,我对你的心,自始至终从来没有变过,否则,我就……”

    恶毒的誓言还没有说完,景姒瑶就打断了云今涟的话。

    “不,我知道你没变。”景姒瑶忽然开口,“是我变了。”

    她的声音平静如水,水波粼粼,都不如她的声音那般的平静。

    她的眸子中淡淡的带着疏离,眼神之中多了几分冷漠。

    他一惊,好生平淡的声音,平淡的没有任何的高低起伏。

    云今涟的眸中不禁落下了两滴泪花,声音沙哑的说不出话来,却还是拼尽全力开口,哑着嗓音道:“瑶瑶,你在开玩笑的对不对?你又调皮了。你已经是大姑娘了,不要再调皮了好不好?”

    “我没有开玩笑。”景姒瑶摇摇头,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眼中忽然闪过一滴眼泪,擦了擦眼,又恢复了眸子的淡漠。

    “你是帝王,而我只不过是平民百姓罢了,去知道你不在意这些,可是我在意,我做不到不在意,你的爱,我要不起。”

    她的声音淡漠了几分,冷若冰霜的话,让周围冰降到了极点。

    “瑶瑶,你拒绝我,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你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我们的三年之约,已经到了,那些誓言,你可还记得?”

    “我不记得了。”

    我不记得了。这三年之约,却想不到只换来她云淡风轻的一句,我不记得了。

    随后,景姒瑶的眸子中又多了几分冷意,忽而嗜血般的勾勾笑容:“我喜欢的人,自始至终只有钟离魅一个人,皇上,你可明白?”

    云今涟的眸子中不可置信的闪烁,激动的惊呼:“不可能!你爱的人,是我,怎么可能是他?你骗我的对不对?”

    忽然之间,景姒瑶拿出了一个东西来,这个东西,正钟离魅的随身玉。

    “我若是不爱他,怎么会带着他的随身玉呢?这可是我们之间的定情信物啊。”

    随后,景姒瑶小心翼翼的将随身玉收入在自己的怀中,极其小心的保护着,看到很爱惜这个东西,生怕会磕着碰着。

    “你喜欢的人是他?”

    景姒瑶点了点头,面无表情,除了冷漠,再无任何其他多余的神情。

    “那……”云今涟张了张口的声音沙哑了,发现自己的喉咙如同被火烧一样疼痛。他忍着痛楚,“我呢?”

    “你啊。”

    景姒瑶忽然冷冷一笑,勾起丝丝缕缕的嘲讽,“皇上,您可真是痴情啊,只可惜,我从未喜欢过皇上我只是想感受一下被天下最神勇的男人宠爱是什么滋味而已,真想不到,民女随口说说的一句话,您竟然记了三年。”

    玩玩而已。她嘲讽的声音,似乎在嘲笑着他的痴情。

    他这是被玩弄感情了么?云今涟没有想到,一直是他万玩弄别人的感情,有一天自己的感情也会被人玩弄,遍体鳞伤。

    冷酷,无情,没有心。用这个词,形容景姒瑶的声音,在合适不过了。她的话在云今涟的胸口间插了一把刀子。

    若说比他更为冷血的人,除了景姒瑶,他找不到第二个人了,他从来不知道,景姒瑶竟然如此的冷血。

    “景、姒、瑶”他怒吼他的名字,黑着一张脸。他的眼中带着怒火,他此刻,想要把景姒瑶的身体撕开,他冷声道:“真想一层层剥开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

    忽的,云今涟拔起起手中的剑,那一刻,他冲动的想要杀了她,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样的,然后陪着她一起,共赴黄泉。

    他拔出剑之时,景姒瑶依旧没有意思怒火。

    景姒瑶的笑容渐渐加深了几分,眉目见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笑容,多了几分魅惑,显得更为诱人,她邪魅的勾唇一笑,“皇上玩不起感情,难道还怪我啊?怎的?想要杀了我?那么,来啊,杀了我啊。”

    “杀了我。”景姒瑶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她忽然张开了双手,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震,似乎在等待着某种疼痛感,她闭上眼睛,眼中就不用再装出冷漠了。

    她的心,是冷的,是硬的,是没有血没有肉的。

    云今涟手上的剑突然僵硬的楞这了原地,他刚想用力,然而,可笑至极的是,他竟然做不到她这般的绝情,更做不到她这般的不在乎。

    他手中的剑忽然就这么僵住了,收也不是,刺也不是,他这是怎么了?

    预想之中的疼痛感,却并没有袭来,她微微的愣住了,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到云今涟忽然之间掰断了手中的剑,这是他最爱的宝剑,这是曾经景姒瑶特地为了他不远万里去京城最有名铸剑师求来的剑,他答应过她会好好珍惜此剑,他平日里舍不得用,如今,他却把他的剑掰断了。

    剑碎裂成了两半,再也回不成最初的模样。她明白,云今涟此举是在告诉自己,碎裂的剑,就如同他们之间碎裂的感情,再也回不到最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