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8章 再次争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后来,云今涟娶了很多妃子,随了那些大臣的意,原本只有叶柒染一人,纳了许多妃子,个个都是绝色美人。免-费-首-发→【追】【书】【帮】

    如今,后宫佳三千人。

    虽然云今涟娶了无数个妃子,但是后位一直空虚的,已经空虚了很多年了。

    自从那天后,云今涟就变得嗜血,他又恢复了从前的冷淡。

    对于云今涟态度的转变,众大臣都很吃惊,要知道,之前他们可是劝说了好一阵云今涟,他都不同意娶妃子之事,是转性子了么?

    这几个月,传的都是云今涟娶妻的消息,不过短短几个月的光景,一下子娶了足足有三十个

    今日,皇上娶了临妃。

    今日,又皇上娶了月贵人

    ……

    自从那天后,隔几天就会有皇上娶亲的消息传来圣医门,景姒瑶已经麻木了。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又是云今涟娶妻的消息,景姒瑶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哭泣。

    嘎吱,一声,门推开了。

    烈枫叹息了一口气,眼眶微微的湿润,哑着嗓音道:“瑶瑶……”

    “师父。”景姒瑶红了眼眶,擦去自己的眼泪,不想烈枫看见的眼泪。

    可是景姒瑶的心思已经写在了脸上,烈枫想不知道也难,烈枫摇摇头,心疼的道:“你又难过了吧?既然难过,为什么不找他解释清楚。”

    “不了。”景姒瑶唇角淡淡的笑了笑,“与其让他难过,不如我独自承受。”

    ……

    一年前。

    又是一年过去,距离三年之约也越来越近了,景姒瑶忍不住心中雀跃,她幻想过无数次嫁给他的样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着为他穿上嫁衣。

    这日,景姒瑶潜钻研医书,却收到了钟离魅的召唤,圣医门是不允许魔族进来的,于是景姒瑶便出去跟钟离魅会面。

    钟离魅揉了揉她的眼睛,柔着嗓音道:“今日是你的生辰,你猜猜我给你送了什么礼物?”

    生辰么?没有了云今涟的生辰,她过得很没有意思,很无趣。

    她无心应对自己的生辰了,可是看到钟离魅眼中闪烁的星点光芒之时,景姒瑶又不忍心让他难过了。

    她勾唇,淡然一笑:“什么东西?”

    “看。”钟离魅忽然从背后变出来一个东西,“这是雪花膏,瑶瑶,你的脸,可以恢复了。你的脸,可以恢复了。”

    钟离魅激动的重复起这句话,此时,钟离魅比起景姒瑶还要激动上几分。

    他高兴的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围着景姒瑶直转圈,兴奋的抱起景姒瑶。

    他肢体上的触碰,景姒瑶下意识的闪躲,钟离魅的眸子微微一震,低唇道“抱歉,是我逾越了。”

    景姒瑶摇了摇头。

    她看着那款雪花膏,心中是五谷杂味的,她脸上的伤疤,已经跟随了自己多年了,忽然之间去掉,她快要不认识她自己了。

    可是,跟云今涟的大婚在即,她想要以最美的样子嫁给他。

    她有一些忐忑不安的问道:“涂上去立刻就能好吗?”

    “当然,这可是我炼制了多年完成的心血,本尊跟你保证,绝对不会留疤。”

    景姒瑶打开雪花膏闻了闻,香,很香,香到她闻不出是什么东西制作而成的,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了。

    “多谢。”

    钟离魅摇摇头,声音轻柔了好几个度:“还是等你恢复了容貌再来谢我吧。”

    ……

    送走了钟离魅,景姒瑶便再一次打开雪花膏,雪花膏的膏体是雪白色的,在他的眼前,涂上了雪花膏。

    可是把一整罐都涂上去了,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的伤疤还在,她不用照镜子,这些年来,她已经熟悉了有伤疤是什么感觉了。

    景姒瑶的目光有一些恍惚,“也许,我的脸真的难以复原了吧……我注定是全天下最丑的女人。”

    “胡说!”钟离魅不悦的皱了皱眉,淡声呵斥,“你怎么会是最丑的女人呢?你明明就是最美的女人。”

    “雪花膏我也没有用过,雪花膏的药效可能比较慢,再等等。”

    景姒瑶没有多说什么,这么多年了,她都等过来了,还怕等不了这么几天吗?

    涂上雪花膏之后,景姒瑶的身体上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只是感觉到脸上冰冰凉凉的,涂上去很舒服,舒服到让她放松了警惕。

    ……

    次日

    门被推开了,烈枫近日来频繁的检查景姒瑶的功课,今日也不例外,是来检查景姒瑶的功课的。

    “瑶瑶,今日为师交给你的那一套圣德医经,你学习的如何了?”

    “已经背熟了。”

    这些日子以来,景姒瑶经常下山救人,在景姒瑶的手中起死回生的病人有无数,而且不收取他们的任何钱财,众人都夸她不愧是鬼斧神医的得意门生。众人称其为活菩萨。

    烈枫也知道了这一点,忍不住说了景姒瑶两句,“你呀,这几年多来,你一直免费帮他们救人,自己掏腰包出那些药材的费用,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

    他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景姒瑶是他的徒弟,怎么跟他一点也不像呢?跟他说截然相反,他才忍不住说了景姒瑶两句。

    “没有关系。”景姒瑶摇头一笑。

    “是为了云今涟吧?”烈枫早就已经看穿了景姒瑶的心思,景姒瑶没有否认。

    这几年来,传的都是云今涟战捷的消息,云今涟征战无数,自然也就杀人无数,云今涟的双手已经沾染了鲜血。

    她知道,他是帝王,如若对敌人留情,死的便是他。她无法避免这种情况,那么她便帮他,帮他洗去鲜血。

    他杀人,她救人,这样,他便能够少一点罪孽,以后,他也能安心一些。

    “明明自己的生活已经很拮据了,还要自掏腰包治病救人,我是蠢徒弟,为了他,真的值得?”

    “值得。”景姒瑶微微一笑,忽然道:“曾经有一个人也是如师父一样说我蠢,只是那个人,已经被我弄丢了,找不到他了,再也找不到他了。”

    她的眸中闪过两滴眼泪,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