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2章 怀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景姒瑶进入梦中,迷迷糊糊之中,她睁开了一次眼睛,她看到了烈枫着急的身影,还有大师兄担忧的眼睛……

    她很想起身,却虚弱的无力,只不过是睁开了一会儿,又无力的闭上眼睛,她的身体,已经不由得自己控制了。★首发追书帮★

    烈枫不眠不休的进入藏书阁,不过是一年的时间,烈枫原本冷峻迷人的容颜已经不在,长满了胡子。

    若是有人想要找烈枫,不管是白天还黑夜,去藏书阁,总可以找到烈枫。

    ……

    另一边,钟离魅回去之后,便叫来了孤琦,他怀疑那款雪花膏有问题。

    雪花膏是钟离魅亲自炼制的,用的是特别的魔血,加之稀有的雪莲炼制加以千年发灵力而成,每一道工序,他都分外紧张,不敢有半分怠慢,绝对不可能是他这里出了错。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思此,钟离魅的脸色越来越深沉。

    “魔尊。”孤琦的声音不紧不慢,丝毫没有半点畏惧之心,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深沉之意……

    他冷峻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怒火,“本尊问你,雪花膏可有什么问题?”

    孤琦愣住,不理解的问道:“能有什么问题?”

    他疑惑的眼神,却加深了钟离魅的怀疑了。

    “本尊再问你最后一遍,真的没有问题吗?”

    钟离魅的眼神之中已经带着怒火。

    “回魔尊,雪花膏都是属下看管,属下敢保证没有外人进去过——”他一脸无辜的问道,“怎么了,魔尊,怎么突然之间问这个问题?”

    他一脸的无辜,眼中却是带着笑意。

    钟离魅突然伸出手,他的手变的很长很长,眼神之间的怒意闪过一抹戾气,伸长了手,掐着孤琦的脖子,把孤琦掐到他的身边来。

    “说!”

    钟离魅的眼神已经带着不耐烦,他不耐烦的吐出一个字,眼中闪过一抹杀气。

    “魔尊这是想杀了我?”孤琦心中一寒。感觉到格外的寒心,他的眼神极其的冷淡:“为了那个女人,魔尊竟然想杀了我?”

    钟离魅没有立刻回答孤琦的话,而是换了另一个问题,冷声的问道:“你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三千五百五十天了,还有五十天就满三千六百天亮。”

    几千年前,此孤琦记时起,就一直跟魔尊,魔尊幼时,就一直是孤琦陪伴的。

    “我快要奄奄一息之时,是魔尊把我捡了回来,每一天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孤琦的声音带着极其坚定的眼神,他一天都没有忘记,足以可见,他很尊重钟离魅。

    钟离魅原本不是魔尊的,只不过是前任魔尊最小的一个儿子,是被最不看好的,没有一个人支持钟离魅登上魔尊之位,只有他支持他联合了自己的势力,助钟离魅能够登上魔尊之位。

    他能够登上魔尊之位,有一半都是孤琦的功劳。

    钟离魅沉默了,沉声道:“你跟在我身边那么久,本尊也绝非无情之人,看出你的衷心,如果你真的还当本尊是你的魔尊话,你就告诉本尊实话,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

    “魔尊。”孤琦的声音凉凉的,眼神之中带着悲情之感,“你就当真如此的不信任我?”

    他绝望的闭上眼睛,眼神之中透露着绝望的眼神,“既然如此,那魔尊就动手吧,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把命还给魔尊,我也知足了。”

    孤琦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闭上眼睛,钟离魅的双手忽然一恨,准备掐断孤琦的脖子,想起了处于孤琦之时。

    那时,孤琦还那么小,不过十岁左右。“属下愿意誓死追随公子,不管是生是死,熟悉都是公子的人,为公子而死,绝无怨言。”

    半响,钟离魅的手突然停住了,最终放开了孤琦。

    “好,我就放过你一回,若是敢让本尊知道你敢骗本尊,本尊不会放过你!”

    钟离魅眼中怒火淡淡的退却了,没有了愤怒之意。孤琦勾起一个冷笑,目光闪过一抹戾气——

    “魔尊,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必知道,此事,本尊会亲自去查!”

    钟离魅没有多说什么,亲自去了一趟炼丹炉,孤琦跟钟离魅一块前去。

    万万没有想到是,炼丹炉上面还残留着一点雪花膏的痕迹。

    钟离魅小心翼翼的残留的雪花膏取出来,检查了雪花膏里面的成分。

    ……

    烈枫憔悴的脸色突然多出了一道惊喜的眼神,他手中拿着一本书,眼前猛然一亮,他找到了,终于找到病因了!

    此时,藏书阁的房间已经混乱不堪,烈枫的眼前堆满了一整山的书,他看了不知道有多少本书,终于找到了关于景姒瑶的症状。

    烈枫他跑去景姒瑶的房中,却发现景姒瑶已经在熟睡,望着她熟睡的容颜,烈枫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心疼。

    他轻轻的抚摸景姒瑶的头发,“瑶瑶,为你的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

    大师兄走了进来,是来探望景姒瑶的,却没有想到,烈枫也在这,他已经一年没有见到烈枫了,他以为烈枫在藏书阁,没有想到在这。

    大师兄沙哑的苦笑一番,“师伯,你终于舍得从藏书阁里面出来了?”

    他看了一眼景姒瑶,看向景姒瑶虚弱的脸色之时,无奈的叹息一口气。

    “一年了,师妹不知不觉已经昏睡一年了,这期间,师偶尔醒过来一两次,走着走着竟然又睡着了……”

    “我找过师父,师父连师妹都症状都没有诊断出来,就连师父也说,瑶瑶没有救了,可是我不相信,我相信师妹一定会醒过来的……”

    他的话虽然坚定,可是眼神却是极为的不自信。

    他好怕,她就这样昏睡下去,他已经真心的将景姒瑶当做妹妹看,看到景姒瑶变得如此,大师兄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心疼。

    “师伯,你那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大师兄的声音沙哑了几分。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所有人都放弃了,唯独烈枫,坚持相信景姒瑶还有救,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病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