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5章 惩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扯了扯嗓子,轻声的喊了喊,轻盈盈的笑了两声,“皇上,您开玩笑的吧,这是您第一次见臣妾,您怎么会不想看见臣妾呢,皇上就是爱这样开玩笑,真调皮……”

    女子的声音娇滴滴的,脸上带着娇羞之意,声音带着轻柔妩媚之感,她不怕死的触碰到了云今涟的衣裳。★首★发★追★书★帮★

    她拉了拉云今涟的衣袖,声音轻柔而又抚摸,眼神若有若无的带着勾引之意:“太医治疗之后,让臣妾陪您一次侍寝吧,臣妾还没有侍过寝呢。”

    她摆弄摆弄自己的发型,满身欢喜的等待着侍寝的机会。

    他的衣裳被云今涟触碰,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此时,她已经触到云今涟的霉头了,那位妃子却是全然不知。

    见到云今涟不理会自己,那女子不怕死的继续接近云今涟,她不怕死的拉过了云今涟的手,“皇上,您的手受伤了,您不想立刻去请太医也好,那臣妾先给您包扎总行吧,臣妾这就给您包扎。”

    云今涟没有开口,女子就已经触碰到了云今涟手,刚想要为他包扎,忽然。

    “滚!”云今涟猛然把女子推开,那女子摔倒在地上,那女子吓坏了,猛的一震,却依旧不甘心。

    “皇上。”那女子伸出手,娇滴滴的让云今涟扶她起来。

    “罪人胡氏,囚禁于房中,没有命令,不得出入。”

    云今涟的声音清冷,没有办法的人情味。

    那女子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何错,眼神一脸的不可置信,丝毫不相信,论美貌,女子妩媚动人,多少男子摆到在她的石榴裙下,她不相信她的美貌云今涟不动心。

    “皇上,臣妾犯了何错?您这么做到底为什么?皇上,求您饶恕臣妾。”

    那女子一脸楚楚可怜的求饶,只可惜,已经为时已晚了,她已经彻底的热闹了云今涟。

    “带走。”

    云今涟的声音清冷,那侍卫便把女子带走了,可怜女子丝毫不知道自己犯了何错。

    看着女子被拖走,云今涟此时丝毫没有半分的同情之意,他速来不喜欢任何女子靠近,十年了,他依旧如此,哪怕那女子只是触碰了他的衣服,他都会觉得反感。

    他手上的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可是他却有已经顾不得自己手上的伤势了,就让它这么一滴一滴的流着。

    如今,云今涟登基已经五年有余,这五年期间却连一个皇后都没有,更甚至,没有一个皇子,一个公主都没有。

    众人纷纷开始怀疑,他们都这个皇上,不是这方面不行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却没有人敢质疑云今涟,唯独夜凰。

    夜凰勾唇一笑:“皇上,您一直没有皇子,该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他直言说出了所有大臣心中的疑惑,众大臣忍不住惊呼,也就只有夜凰,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云今涟的底线了,众人猛的捏了一把冷汗。

    云今涟冷眼的撇过夜凰一眼,“朕想什么时候要皇子,就什么时候要皇子,这跟你有何关系?”

    夜凰似笑非笑,眼神之中丝毫没有一丁半点的畏惧之意:“皇上此言差矣,这虽然是您的私事,可是眼下皇位没有继承的人选,便是国家大事了。”

    “皇上,您若是那方面不行,可以大胆的说出来,我们不会取笑您的,我们会请太医为您医治的。”

    夜凰的话语之间,虽然带着恭敬之意,可是,话音里面却带着几分挑衅。

    一个大男人,被嘲笑那方面不行,是有多么大的羞辱?更何况这个人是皇上——

    堂堂一个皇上,被人嘲笑那方面不行,这不单单是皇上的私人问题了。

    众人很想嘲笑,看向云今涟阴冷的面容之时,最终还是还是没有说话。

    此时,朝堂之上,火药味十足,隐藏着一颗定时炸弹,好像随时要爆发一样。

    云今涟不急也不恼,“国师大人倒真是操心,连朕都私事也要管。”

    “皇上过奖了,不如让臣为您找一个太医医治如何?”

    “不必,听说国师大人跟公主新婚燕尔,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的事情吧。”

    早在几个月前,夜凰跟云忆惜已经成婚了,奉先皇之命成婚,云忆惜如愿以偿发嫁给了夜凰。

    此时,云今涟已经不想进行这个话题了,他的脸上已经带着温温的窝火,“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虽说有夜凰在,众大臣依旧不敢惹怒云今涟,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但是谁都心知肚明,彼此明白。

    ……

    遣散了众臣之后,风玉尘忍不住嘲讽一番:“你看看他们是怎么说你的,那方面不行——噗,你该不会真的那方面不行吧?”

    风玉尘嘲讽了云今涟一番,声音带着些许的戏谑之意,看他这么无趣,为他找一点乐子。

    “嗯,你皮又痒了?”云今涟皮笑肉不笑,眼中带着温温的窝火。

    风玉尘还想继续说一些什么,看向他皮笑肉不笑的眼神之时,风玉尘忽然之间怂了,只好乖乖的闭嘴。

    “你还在在意她吧?”

    “不可能。”云今涟的声音渐渐的变得清冷了几分,“朕恨她,恨不得把她杀了。”

    他的目光虽然带着恨意,眼神却没有半点的怨恨之意,淡漠的容颜上,没有恨意的目光。

    “你这话也就只有你自己能信了,你娶那么多妃子,无非不就是想要让她吃醋?你以为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做的那么明显。”

    风玉尘摇摇头,叹息一口气,脸色一脸的沉重,轻轻的拍了拍云今涟的肩膀,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声音些许的沉重,悠悠的开口:“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你可是如此的深情。”

    他很了解云今涟,就算云今涟不说,他已经明白了他的一切心思。

    这个男人就是妖孽,冷漠起来如同一块千年寒冰,却还是有那么多女子不怕死的往冰山口撞。

    她依旧不怕死的想要勾引云今涟,女子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想疯了,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