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26章 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今涟没有说话,他的眼神忽然之间出现了景姒瑶的身影,他知道这是幻觉,却忍不住伸手去触碰,一触碰,幻影已经破灭了。★首发追书帮★

    圣医门的藏书阁里面的书都是由掌门收集的,从各个地方收集到的珍藏。

    “师兄。”烈枫沉声的开口,声音带着些许的深沉之意,脸色也渐渐的变得凝重了,眉毛之间,却带着淡淡的怒火。

    这是一年多来,烈枫第一次主动去找烈夙,在这个时候能够见到烈枫,这让烈夙有一点意外,以前,这个时候烈枫从来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

    不用等烈枫开口,烈夙已经明白了他是为了什么事情找自己,他的脸色突然黑了又黑,黑了一张脸,冷声的开口,“想来是因为你徒弟之事吧?”

    “没错,师兄既然能够知道我来的目的,那么想必也必然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已经查出了瑶瑶的病因,是因为中了勾魂术所致,至于为什么会中勾魂术,我们姑且不管,眼下我们最重要的是医治好瑶瑶的病情。”

    “勾魂术?什么是勾魂术?你到底在说一些什么?”烈夙的脸色怪异了几分,微微一变,脸上带着怪异的神色,却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勾起一双无辜的双眼。

    “师兄不会不知吧?”烈枫凝望了烈夙一眼,神情带着怀疑之色。

    “勾魂术是东西?身为掌门几千年,我却闻所未闻,实在是惭愧万分。”

    紧接着,烈夙叹息一口气,目光带着些许愧疚之意,惋惜的摇摇头。

    可是他这个举动,却引来了烈枫的怀疑。

    烈夙已经活了几万年了,存在的历史比勾魂术更长,若说他一点也不知情,也未免太过于奇怪了一些。

    他疑惑的眯起眼睛,言语之间带着疑惑的神情,脸上微微的诧异之色,脸上的神情变得很凝重,言语之间颇为不信之意,“师兄当真不知?可是实话?”

    这话引来了烈夙的不悦,烈夙一脸的沉重。他的言语之间带着温温的怒火:“怎么,为兄是你的师兄,你不信我?为兄身为掌门,何须隐瞒这些?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他的反应太过于激烈了,着实有一些可疑,烈枫没有说出来。

    他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拿给烈夙过目,“那师兄可知道这本书?这是从藏书阁找出来的,里面正是关于勾魂术的信息,可是却缺失了一页,这最关键的一页缺失了,师兄可知道在何处?”

    看到这本书之时,烈夙的眼神之中带着微微的变化之色,他的脸色出现了些许的震惊之色。

    他怪异的眼神一闪而过,“这是什么书?为兄忘记了,藏书阁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了,这几千年来,搜集了上万本书,这么多本书,为兄怎可能一一知道?”

    竟然不知么?烈枫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失望之意,他对勾魂术一无所知,更别提解法了,关键的信息都在缺失的那一页,如今最关键的那一页竟然消失了,连师兄也不知道去向……

    忽然,烈枫心生怀疑,哪一页不缺失,唯独这一页缺失,这未免也太奇怪了一些,加之烈夙之前曾经坚决的说过景姒瑶没有救了,这想不让人心生怀疑都难了。

    “师兄。”烈枫的面目突然之间变得冷冽了几分,声音之间带着几分淡漠之意,冷淡的打量了烈夙一眼,“缺失一页,在你的手里吧?”

    他的话虽然是问句,声音却是带着肯定。他几乎已经确定了,缺失的那一页,在烈夙手里。

    “烈枫,你胆子大了是不是,你竟然敢质疑师兄?师兄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烈夙勃然大怒,言语间很激动,激动的脸色之时,带着深深的怒火。

    “藏书阁,是掌门的地方,平日里没有师兄的允许,不允许进入,平时也很少有弟子进入,师兄平日里也很少出现在藏书阁中,那日,师兄在藏书阁中鬼鬼祟祟,你没有想到我也在吧?我当时没有心生怀疑,如今看起来,未免也太可疑了一些……”

    他将之前在藏书阁看到烈夙的身影说了出来,烈夙平日里说很少去藏书阁的,平日里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会进去,那夜,他却夜晚鬼鬼祟祟蹑手蹑脚的进去,如今才来,跟此事有关。

    “哼。”烈夙不满的冷哼一声,佛了佛袖子,言语之间带着淡淡的怒火,“为兄想看书怎么了?整个圣医门都是我的地方,为兄还不能进藏书阁了?”

    “当然没有问题。那师兄为何要三更半夜进?”

    “这……”烈夙忽然之间好一时间语塞了,他想要开口解释,一时间却难以解释。

    他身为掌门人,大可以白天光明正大的进去,他为什么要三更半夜的进去?那日,他没有想到烈枫竟然也在,这是他遗漏了的地方……

    烈枫深深的凝望他一眼,黑隧的眼眸之中,冷漠的脸色深不见底,“师兄不必再解释了,方才师兄迟疑了半刻钟,只有在说谎的时候,平日里师兄的回答速来都是果断的,师兄才会迟疑如此之久。”

    他的声音带着笃定,不管烈夙如何解释,缺失的那一页,一定在烈枫的手里。

    烈夙沉默了,他没有立即的否认。

    只是……烈夙此举,很显然不想要让景姒瑶醒过来,这让烈枫颇为不满。

    那是他最宠爱的徒弟啊,谁也不能够欺负,哪怕是他最尊敬的师兄烈夙也不行,更甚至包括他自己。

    烈枫眯起深沉的眼神,眸底之间闪过一丝冰冷之意。他不满的冷哼一声,脸上勾起一个不满的怒火,声音些许的怒意,“师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记忆中我的徒弟并没有得罪过你吧?”

    这是烈枫第一次用如此冷漠的与其跟烈夙说话,平日里,他对烈夙的语气都是极其尊敬的,今日里,实在是恼火至极了,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失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