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1章 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带下去,朕不想看,找个地方埋了吧。「^追^书^帮^首~发」”

    声音清冷的没有半分人情味,没有任何低落起伏的情绪,平静的把别人的生死置之度外,脸上带着淡然的脸色,死一个人,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是,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做,必定不会辜负皇上的信任。”那侍卫不由得不寒而栗了,浑身微微一震,他们害怕了,他们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那侍卫赶紧把景姒瑶抬走活埋了,却撞到了风玉尘。

    这是他新买的衣服,被溅到一层泥!风玉尘不由得挑起,“走路不会长眼睛都吗?这么大的人这你都看不见,竟然敢撞本将军?”

    “将军饶命,属下知罪。”侍卫立即就慌张的跪了下来。

    风玉尘发现他们手上抬的‘东西’格外的不对劲,于是乎,他多留意了两眼,这不是景姒瑶么?

    他不悦的挑了挑眉头,“你们想要做什么?”

    “奉皇上的命令,把她活埋了。”

    “去吧。”风玉尘催促那些侍卫赶紧离开,看了一眼云今涟的脸色,似乎并不知道此事,他冷淡的神情,于是急忙的让侍卫离开了。

    在侍卫离开之前,他碰到了景姒瑶的手,似乎是冰凉的,冰凉到,犹如死人一般的冰冷……风玉尘微微一阵惊慌,没有任何的气息,似乎已经死了……

    风玉尘忽然沉声开口,“如果那女人死了,你会心疼吗?”

    那女人。不用风玉尘直接开口,云今涟便知道他指的是谁,他的心中微微的一震,脸色变了变,提起她的名字之时,他依旧有所触动。

    “别说她死了,她就算活着站在我面前,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

    云今涟整理整理自己的衣襟,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的神情,除了淡漠,还是淡漠了。

    “她若是死了,皇上当真不在意么?”

    “是她负了朕,就算她真的死了,朕高兴还来不及,只能会在意?”云今涟不悦的挑了挑眉头,话语之间,云淡风轻,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的在意了。

    只是,当真是这样的么……别说是风玉尘不明白,就连云今涟也自己,也不曾真正的明白过。

    他是真的不在意了吧?看到云今涟冷漠的神情之时,风玉尘忽然触动,也罢,反正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她死了。”

    风玉尘的话突然之间很沉重。

    他的神情症状了,有一些失神。

    “刚刚那个‘刺客’,便是景姒瑶,我看到了她的脸,是她。想来,现在已经被埋了吧。”

    风玉尘的眸子淡漠了几分,言语间淡淡的。

    “什么?”云今涟大惊,他的脸色当即黯然失色。

    “你不是不在意了么?她没死,如若被埋了,也必死无疑,这不正是合了你的心意么?”

    风玉尘看了云今涟一眼,忽然之间明白了。

    他摇摇头苦笑,声音沙哑了几分,“你还是如此的在意她。”

    景姒瑶的绝情,云今涟一辈子也不能忘记。

    他在意的神情忽然有所收敛,神情变得几分淡漠,冷峻的容颜之上,看不出任何复杂的情绪。

    “朕已经不在意她了,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她若是被埋了,正符合朕的意。”

    风玉尘对上他刻意清冷的眸子,心中已经了然了,“你现在去追她还来得及看她最后一眼,希望你别后悔。”

    “不悔。”淡淡的开口,云今涟惜字如金。

    他就这么站在这里,却怎么也无法心安,连批阅奏折也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了,他的脑海里面,全是景姒瑶的身影,不管是绝情的她,还是温柔的她,他的眼睛里面,只有她。

    该死,他真的就如此犯贱么?她死了不是活该么?他为什么要在意?

    忽然之间,他看到了两个侍卫,是刚才被他叫去把那个人活埋了的侍卫。

    “你,停下。”他忽然开叫住了那两个侍卫,那两个侍卫微微的愣住,却还是停了下来,一脸恭敬的跪下来。

    “朕问你,方才那人……”

    “皇上是说那个刺客吧,属下已经按照皇上的吩咐,在城外的三十里路的破庙里,把她埋了,属下绝对没有偷懒,属下临走之时还确认过了,那刺客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埋了……埋了。脑海之中不断的响起一个声音,让他就这么把她埋了。

    忽然脑海中还有另一个声音出现,救她,救她……

    他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什么也没有说,突然之间跑出去了,眼神里面全然是惶恐不安的神情。

    那侍卫一惊,他们已经来了皇宫一年了,从未见到云今涟如此惊慌失措的神情,他一向除了冷淡还是冷淡,从来没有的惊慌。

    云今涟找到了那个埋了景姒瑶的地方,发现那个土有被撬过的痕迹,很明显是被埋在这里了。

    他什么也没有说,把土重新的挖出来,他没有工具,用手一点一点的把泥挖出来,此时,他的身上沾染了淤泥,他素来是最有洁癖的,可是此时,他却已经全然不想管这些了。

    他拼命的挖着淤泥,手上全是淤泥,终于,看到了她的脸,是她!

    此时,云今涟心情负责,说不清楚是怎么滋味,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在意还是不在意了,只是想,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至少,在还没有跟他解释清楚之前,他还没有很恨的报复他一番之前,他不能就这么死了……

    景姒瑶的脸一点一点的露出来,久违的那一张脸,他微微的愣住了,她的脸竟然毫无生气,没有一点血色。

    他感受不到她的呼吸,她的气息很微弱。

    死了?她这是死了?云今涟微微一震,双眼忽然之间愣住,她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呢?

    此时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死,就算死,也必须死在他的手上。

    云今涟把景姒瑶抱起,把她抱回皇宫,请来太医为她诊断,只是他的脸色,却一脸的着急。

    连他自己也无从知晓,他对景姒瑶,根本就做不到绝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