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3章 失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烈枫叹息了一口气,“你总算是醒了,你可知道,为师有多么担心你?”

    “我是生了什么重要的病吗?”

    景姒瑶只记得自己之前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却不晓得经历了什么,所以想要知道自己是什么病。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没有关系,醒过来就好,醒来就好。”

    烈枫不想提起此事让景姒瑶伤心难过了,他一把抱起景姒瑶,脸色一脸的激动。

    他伸出手,抹去景姒瑶的两滴眼泪,“谁欺负你了?为师帮你教训他”

    “他。”景姒瑶指了指云今涟,眼神中惶恐不安,对上云今涟的眼眸之时,下意识的躲到了烈枫的怀中,不敢出来。

    看到景姒瑶的样子,似乎格外的害怕云今涟,可是这却让烈枫纳闷了。

    奇了怪了,云今涟如此爱她,又怎么可能欺负她呢?

    这些日子,云今涟对景姒瑶的无微不至的照顾,他都看在眼底。他更是纳闷了。

    未等烈枫多想,景姒瑶拉拉了烈枫的衣袖,目光带着祈求,“师父,带我走,好不好?我不想待在这了,一点也不想待在这。我讨厌这里的人,这里所有的一切。”

    她说她讨厌他。她说她不想待在这。

    云今涟微微一惊,方才他的举动,到底是吓着她了吧。

    他想开口挽留景姒瑶,却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挽留景姒瑶,如今的他,于景姒瑶而言,只不过是一个强迫她的坏蛋而已。

    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格挽留景姒瑶。

    见到云今涟没有阻拦,烈枫更加奇怪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烈枫对景姒瑶此时是百依百顺,缕缕景姒瑶的衣襟,整理好她的头发,依着她的意见,轻柔道:“为师带你走。”

    景姒瑶点了点头,拉着烈枫的小手,让他带自己离开。

    这一次,云今涟没有继续阻拦了。他背对着景姒瑶,不敢看她,他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动再一次强迫她。

    烈枫带着景姒瑶离开了。

    离开之后,景姒瑶却并不想回到圣医门了。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师父,我要去魔界。”

    “什么?”烈枫一脸震惊之色,“你可是认真的?”

    “我要去找阿魅,他很担心我,我醒过来了,应该第一时间去找他。”景姒瑶点了点头,神情异常的坚定,坚定到,没有一丝质疑的眼神。

    阿魅?景姒瑶什么时候叫魔尊如此的亲热了?烈枫觉得景姒瑶有一些怪异,后来才知道好多事情问景姒瑶都已经记不清了。

    对此烈枫得出了一个结论,景姒瑶的记忆发生了改变,出现了错乱,所有关于云今涟恩爱的回忆,都变成了跟钟离魅恩爱的回忆。

    “瑶瑶,你失忆了,你爱的那个人,不是那个什么所谓的魔尊,你心里头想着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云今涟,恰巧害你的那个人,才是那个魔尊。”

    钟离魅会害她怎么可能?此时,景姒瑶的脑海中全是关乎于钟离魅如何温柔的对待她的回忆,直呼不相信,“不可能,我好好的,怎么会失忆?师父莫要再骗我了。”

    她的眼神露出了些许的以

    疑惑,她明明没有忘记任何的记忆,为什么师父会说她失忆了呢?

    “为师何时骗过你,你跟云今涟,曾经许过至死不渝的誓言,你可曾记得?”

    她感觉到很心寒,突然深沉的开口,“师父,你从来没有骗过我。可是这一次,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你……我知道你对阿魅一向是很有偏见,为了阻止我跟阿魅在一起,没有想到,你竟然说谎骗我。”

    她很是失望。

    从烈枫的口中得知,她很爱云今涟,为了那个男人,她不惜一切代价,身受重伤,也要帮那个男人抵挡天谴。

    她对云今涟如此的陌生,他们之间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怎么会很恩爱?

    她向来都是只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个老皇帝有那么多妃子了,将来更会有三千佳丽,她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一个男人?

    这根本就是烈枫瞎说一通的事情。她已经断定了烈枫是对钟离魅有偏见,所以瞎说一通了。

    烈枫知道景姒瑶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接受太多,于是没有跟她继续进行解释。

    “你是圣医门的弟子,怎么可以跟魔尊钟离魅那个大魔头有所牵扯?”

    “师父!”景姒瑶急了,一听到有人说钟离魅不好,她急忙的劝说,不满的撅起小嘴,“我不许你说他!”

    景姒瑶刚醒过来,烈枫又怎么舍得不遵从景姒瑶的意见?

    他叹息一口气,对于景姒瑶的请求,他注定无法拒绝了,他知道钟离魅很爱景姒瑶,不会伤害她,于是便让她去。

    “既然你想去魔界,那便去吧,记得,就算是爱你的钟离魅,你也要多加防备,此人魔性太强……”

    未等烈枫把话说完,听到有人说钟离魅不好,景姒瑶不乐意了,“师父,莫要再说阿魅的坏话了,我会生气的。”

    “好,为师不说。”烈枫怎么舍得景姒瑶生气?他柔声开口,用手扬起她嘴角的笑容,“别皱眉,皱了皱眉头,就不好看了,应该笑一笑。”

    烈枫的眼神实在是太温柔了,温柔到不禁让景姒瑶有一些想入非非了。

    奇了怪了,为什么烈枫的眼神如此温柔?温柔到这感情非同寻常。烈枫该不会对她非分之想吧?

    很快,景姒瑶便打消了这个想发,这不可能,他们可是师徒,定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烈枫任何事情都依着景姒瑶,更不会阻止景姒瑶去魔界,她好不容易醒过来,他不想拒绝她的任何请求。

    ……

    云今涟面目呆滞的站在高高的楼顶之时外,想起了他们曾经许过誓言,就是在这里,瑶瑶答应三年之约的。

    此时,云今涟有一些失神了,他不禁想,如若没有出现这些意外的话,他跟瑶瑶,恐怕是连孩子都有了吧?可惜,没有如果。

    他叹息一口气,如今她根本就不在乎它了,只有他在这里徒劳伤神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