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6章 委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的声音极其的冷淡,随着淡淡的响起:“不过是一只九尾狐罢了,无弥星君,你说说看,有何特别之处,如若并无特别之处,你知道后果。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等等。这声音是,他?

    听到熟悉的声音,景姒瑶再也无法继续这样装死不懂下去了,她立刻醒过来了,冲着他“嗷嗷”的叫了两声。

    云今涟回过头来,竟然是她!

    他冷声的开口:“放了她。”

    叶无弥并没有放过她,眼神里面皆是不可置信,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震惊的看了一眼云今涟,“殿下,你没有搞错吧?那可是妖王的女儿,好不容易妖王有把柄在我们手里,怎么能够放了呢?”

    “放了。本神不想再说第二遍。”

    淡漠的声音响起,叶无弥才确定自己不是听错了,他虽然跟云今涟是多年的老友了,但是始终是身份有别,他是太子,太子的命令,叶无弥不得不从。

    无奈之下,叶无弥只好把景姒瑶给放了。

    云今涟不悦的开口呵斥景姒瑶,“变回来!”

    她却迟迟没有动静。她一脸委屈睁大眼睛,方才在夜空道长的炼药葫芦里面被幽灵之火烧伤了她元气大伤,已经变不回原型了。

    见到她迟迟没有动静,云今涟抱起她,发现她被幽灵之火所说,幽灵之火是清虚观道长自创的净妖之火,是清虚观的独门绝技。

    “你去清虚观了?为了找我?”

    景姒瑶点了点头,一脸的委屈。

    他的眸子微微震惊,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云今涟蹙眉道:“你怎么的如此笨?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真是一只笨狐狸。”

    云今涟不悦的呵斥。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蠢笨的女孩,试问,有谁会蠢到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这个蠢女人才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了。

    突然,景姒瑶感觉到很沉重,全身已经提不起力气来了,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云今涟眼神复杂,中了幽灵之火,被打回原形,已经奄奄一息了,景姒瑶还要支撑最后一口气也要来找到她。

    如此倔强的女孩,只可惜,她是妖……他的心中突然有所触动。

    景姒瑶不远千里,伤痕累累的来找她,他不是铁石心肠,做不到狠心的把景姒瑶给丢掉。

    他把景姒瑶抱起,叶无弥见到云今涟竟然抱起了她,忍不住震惊了,云今涟素来不是有洁癖的吗?别说是一只妖狐,就连他想要靠近都不行。

    如今亲眼见到云今涟抱起一只妖狐,叶无弥不得不震惊了,怀疑自己是不是老眼昏花了。

    他疑惑的道:“殿下,她可是妖王的女儿,我们应该趁机把她关起来才对,殿下为何要这么做?”

    “你无须多言,此事,莫要让父帝母后知晓,否则……”

    云今涟的挂还没有说完,叶无弥就已经知道他想要说一些什么了,无非就是威胁的那些话。

    他只好乖乖的闭嘴,替云今涟隐瞒此妖女来到天界的话,没有告知任何人。

    景姒瑶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处极其陌生的房间里面,房间淡雅别致,有着淡淡的清香,这种香味,景姒瑶觉得格外的舒心。

    她想变成人身,发现自己还是变不了人身,景姒瑶有一些沮丧。

    她探头探脑的跑出去,无意间撞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很软,这种触感,她忍不住想要多待一会。

    她抬头一看,对上了云今涟冷淡的双眼,他不悦的开口:“你还准备摸多久?”

    她下意识往下看,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摸到了他软绵绵的胸膛……她忘记了收回自己的手,云今涟一脸的黑线:“还没够?”

    “嘿嘿。”

    景姒瑶尴尬的抽回了手,是的,她很想回答没有摸够……

    云今涟细细的打量了他一番,她的身子很小,尾巴长长的,狐眼眯起,摇动长长的尾巴,他忽然笑了笑。

    “还是你这样可爱多了。”

    他轻轻抚摸景姒瑶的毛发,他的手格外的温暖,景姒瑶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窒息了,对上他炽热的双手,他觉得格外的安心……

    随后,云今涟给景姒瑶拿出了一瓶药来,他突然抱起她,景姒瑶突然间愣住了,她不安的一直这乱动,淡声的开口:“别动。”

    景姒瑶不动了,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疼痛的感觉,痛,好痛。

    “我再给你上药,忍忍。”

    云今涟给她上药,她身上被幽灵之火灼伤,狐狸皮毛有一些地方都被烧焦了,这样的她,他不禁的心疼了,平生第一次生出了这样的情绪。

    幽灵之火自然是不能用普通的药治疗身上的创伤,是加以灵力制作而成的药,景姒瑶感觉到身上格外的疼痛。

    她咬牙牙,明明很疼,她却再也不说出一声的疼,幽灵之火是转治妖怪,有多么疼痛他是知道的,这种痛,让人痛不欲生。

    可是,景姒瑶却没有喊过一声的疼,她的脸色自始至终面色如常,从刚才到现在没有变过脸色,这般的忍耐力,连他都无法做到之事,她却做到了。

    半响,药已经上好了,景姒瑶无法走太远,一脸委屈的开口:“今晚,我要住在这了,我的腿被烧伤了,走不了了……”

    未等景姒瑶说出口,云亦凛便知道了她说什么意思。

    “本神可以送你回去。”

    靠,她还没有说出口就被拒绝了?景姒瑶郁闷至极,却并没有因此放弃。

    “父王本来就不喜欢我却人间,我这个样子回去,下次父王绝对不会再让我出去的,你就忍心看着我一辈子都被困在山里面?”

    景姒瑶委屈的睁大眼睛,继续劝说云今涟。

    她泛起楚楚可怜的一双大眼睛,眼中泛起泪花,云今涟微微一愣,口是心非的冷淡说出口:“与我何干?”

    “怎么会跟你没有关系,我是因为找你才会被幽灵之火打伤的,如若不是你骗我去清虚观,我又怎么会被幽灵之火打伤!”

    一想到这里,景姒瑶就气愤不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