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0章 生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话怎么如此熟悉?上一次,自己反驳云今涟的意见之时,她是如此之说的。免-费-首-发→【追】【书】【帮】

    靠!这家伙,又拿这种话来危险她。

    “学就学嘛。”景姒瑶咬牙答应下来,不就是学习礼仪吗!她堂堂妖界的公主,难道还学不了规矩这种东西了?

    她小声的开口低声自言自语,“今涟,你无非就是仗着我喜欢你,无法拒绝你……”

    她自言自语,以为云今涟是听不见的,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云今涟的耳力素来都是极其好的,他听见了。

    他的神情微微的怔了怔,竟然有一个女子,愿意为他做到如此卑微……他心中的涟漪微微泛起。

    之后,云今涟给她找了一个专门教她学习礼仪的仙子,天界的礼仪繁杂,比人间皇宫还要繁琐,稍微有任何的差池,惹了天地的不快,可不单单是掉脑袋的事情了,魂飞魄散都有可能。

    她向来没规没矩的,突然恭恭敬敬,景姒瑶很不习惯。

    今天是第一天,仙子很严格,她们学习的是如何端茶倒水。

    仙子给景姒瑶做了示范,让景姒瑶照做一遍,随后,景姒瑶照做了,模仿仙子刚才的样子端茶倒水给她喝。

    “不对,茶杯不是这样拿的,手指错了,再来。”

    “脚步不对,重来。”

    “姿势不美观,重来。。”

    整整一天了,他们只学习了如何端茶倒水,她泡了已经无数杯的茶了,重做了无数次,没有一次让她满意的。

    不就是端个茶,她竟然反复做了一天?景姒瑶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用尽了,若是以前,她是不会有那么大的耐心的。

    仙子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冷声的呵斥道:“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敬茶之事,手要抬高一点,这样才能现身对对方尊重,怎的学习了那么久还是学不会!重来!”

    她感觉自己的耐心已经用到了极点……于是,景姒瑶当着仙子的面,逃课了,罢课不学了。

    第二天,云今涟便来找她了,见他一脸怒意的样子,景姒瑶便知道他是来兴师问罪的。

    “昨天你逃课了?”

    果然。云今涟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那位仙子定然是说她的坏话了。

    端了一天的茶水,景姒瑶的手都要废掉了,此时,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要散架了。

    “你们天界太麻烦了,学那么多的礼仪烦死了,我们妖界不是这样……”景姒瑶不耐烦的嘟囔着嘴。

    “在天界,就要遵守天界的……”

    “知道了知道了。”未等云今涟说完,景姒瑶烦躁的打断了云今涟的话,来来去去无非就是那些劝她习礼的话,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这天,景姒瑶依旧跟在云亦凛的身后,他着实不耐烦了,“能不能别跟着我?”

    她眯眯眼,无害的笑了笑,“奴婢既然是殿下的仙婢,自然要贴身跟随在殿下左右,侍奉殿下的饮食起居,奴婢要尽忠职守,不可以离开。”

    她的声音带着笑意,字字句句都在礼。

    云今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为什么要给她安排贴身婢女这个职位?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她成天跟在自己的身后,平日里,时常会跟他说一些趣事。

    见不着云今涟的日子,百般无聊,平日里,她没事就跟众仙婢打闹逗趣,跟仙婢们合得来,平日里,仙婢们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她。

    景姒瑶闲来无事,就跟仙婢们说话,她来天界也有一些日子了,对有意见事情,一直很好奇,她好奇的问道:“仙界的第一美男是谁呀?”

    “这仙界的第一美男,自然是我们的太子殿下了。”

    众仙婢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敬仰的眼神,眼睛里面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崇拜。

    从众仙婢的口中得知,云今涟是天界的第一美男,听到这,景姒瑶不由得得意的哼了哼,那是,她看上的男人,怎么会差呢?

    “那仙界的第一美女是谁呢?”

    此时,景姒瑶忍不住好奇这个女子,自然有第一美男,自然有第一美女,到底是哪个女子有这个福气能跟云今涟并称第一呢?

    未等众仙婢说出名字,景姒瑶就对此人不喜,是的,她承认,她吃醋了。

    “当然是我们的阾汐仙子了,阾汐仙子的气质出众,那可是绝世佳人啊。

    此话一出,另一个仙婢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阾汐仙子跟咱们殿下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听说啊天帝天后早就有意将阾汐许配给太子殿下,,阾汐仙子是未来的太子妃,以后啊,就是天妃,哪是我们这等小仙可以比的起的。”

    众仙婢叹息了一口气,眼睛里面带着羡慕之意。

    青梅竹马。听到这个字眼,景姒瑶不由得微微震惊了,突然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原来,云今涟的太子妃,已经有人选了么?

    她忍不住落下了两滴眼泪,一整天,景姒瑶的心情都不是很好,都在想着阾汐的事情,心情更是难受,也吃不下饭。

    “臭云今涟,混蛋云今涟流氓,坏蛋,男人果然是花心大萝卜……”

    景姒瑶实在气不过了,忍不住怒骂一声,不断的怒骂云今涟的名字,还不解气,越骂越上瘾了,忍不住多嘛了几句。

    此时,云今涟恰巧在景姒瑶身后,他本来不过是想看看景姒瑶的伤势到底好的怎么样了,一进门,就听到景姒瑶骂自己。

    不知为何,他突然一脸的不爽,他的脸色渐渐的黑了黑。

    她不过刚发出声音来,突然间,身后传来了一道极其清冷的声音:“骂够了么?”

    怎么说他的声音?自己该不会是幻听了吧?景姒瑶着实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惊慌了,她回过头一看,发现果真是他,不是幻觉。

    对上云今涟阴沉的眸子,想起方才自己骂她的话,景姒瑶不由得心虚了。

    等等,明明是他花心,她为什么要心虚?

    想此,景姒瑶不由得把心中的怒火都撒在了云今涟的身上,“骂的就是你怎么了?你做的不好,还不让我说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