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4章 帮助恶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云今涟痛骂一声,景姒瑶觉得很委屈。★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她神情委屈的低下了头。

    方才,她只是本能的意识反应,完全没有想到后果,才会如此。

    白衣女子见到他们发生了争执,下意识的想要逃离,急忙的飘走,云今涟伸出手,便把白衣女子给抓了回来。

    景姒瑶急忙的向她求饶,“不要杀她好不好?”

    他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心软了,放开了白衣女子。

    他冷漠的看着白衣女子,“你明明有投胎的机会,为何不去投胎?甘愿在这飘荡一千年沦为恶鬼?”

    “我不要投胎!”白衣女子的目光突然间变得疯狂起来,很抵触投胎。

    她的目光突然间深刻的怨恨,“我不要忘记那个男人,我要生生世世的让那个男人记着他带给我的痛苦。”

    白衣女子讲述了她生前的经历。

    一千年前,她本是善良的女子,是宰相的千金,跟太子从小就认识了,她喜欢他多年,那个男子也一直知道女子的心意,并且用甜言蜜语迷惑她。

    她沦陷了。已经迷失了自我。在众皇子争夺帝王之位那天,她不顾父亲的劝阻,毅然决然的站在了太子那一边。

    她的父亲原本是大皇子身边的让,因为她不得已叛变大皇子,大皇子心生怨恨以谋反发理由将他们全家打入地牢。

    她被关进地牢受尽了折磨,爱那个男人,她相信那个男人会来救她的,她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那个男人的身影。

    那个男人一身龙袍,她以为他是来接她回去的,因为那个男人答应过她,待他成为帝王之时,便娶她为后,她更是义无反顾的支持他,因为他,他们全家落入了大皇子的敌手,可是那个时候她不后悔,至少他是爱着她的。

    那日,那个男人找来了许多男人,让那群男人狠狠蹂躏她,那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身子被玷污,却没有任何动容,她拼命的想要疯狂,可,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她才明白,那个男人接近他,不过是为了得到宰相的支持得到帝王之位罢了,从来没有一刻是爱她的。

    她得知真相,绝望的已经有了想死之心,恨不得杀了那个男人,后来,她被他找了一群男人,蹂躏至死。

    这个羞辱,她至死都不会忘记,她变成了厉鬼,来找那个男人索命,只要那个男人每轮回一世,她便要杀了那个男人,她已经杀了那个男人三世了。

    可是她还是难以消灭心头之很,她生生世世都不会放过那个男人,更不愿忘记这个耻辱。

    听完这个故事,景姒瑶为故事的主人公感觉到同情,更觉得那个男人很可恨,为了帝王之位,竟然欺骗一个女人的感情十多年。

    “别难过了,事情都过去了……”

    景姒瑶轻轻的张了张口,想要安慰白衣女子。

    她继续的道,“那个男人已经被你杀了三次,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也放下执念,投胎去吧。”

    可是,景姒瑶的话对白衣女子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恨意没有丝毫的减退,执念更没有减少。

    “不可能!”白女女子吼叫一声,目光里面的恨意清晰可见,“制药那个男人还可以投胎,我便不会放过他。”

    “何必如此执着?”

    白衣女子忽然惨淡的一笑,“被无数个男人蹂躏的滋味你试过吗?你没有,我试过,那种滋味,比死还要难受千百倍。”

    白衣女子知道了景姒瑶的举动知道了她想要劝说,淡声开口,“你不必劝我了,我不会去投胎的。”

    “姑娘,我是不懂那种痛楚,可是我明白你对那个男人的感情,你之所以会成为恶鬼,是因为那个男人……”

    “可,你想过没有,你爹娘若是知道你为了那个男人不惜变成恶鬼到处杀人,是何等的难受?”

    景姒瑶所说的那些,白衣女子何尝不懂?

    她就是放不下心中的执念。

    白衣女子的目光忽然暗了暗,终于说出了实情,“姑娘,不瞒你说,我手上已经沾染了多条人命,我已经无法投胎了。”

    景姒瑶微微一震,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她,怎么会无法投胎呢?

    “的确。”云今涟忽然沉声开口,“她已经背负了太多的血债,加之心中的执念难消,无法投胎,只能终日变成孤魂野鬼游荡。”

    一千年,变成孤魂野鬼,是何等的寂寞?

    景姒瑶声音沙哑了几分,心情很难受,“这样的结果,你可曾后悔?”

    “不悔。”白衣女子突然间笑了笑,“哪怕给我重来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也还会杀了那个男人,哪怕现在过来一千年,也难以消了我的心头之恨。”

    就算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又如何?她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看到景姒瑶同情的眼神,便知道她同情的心思,淡然一笑,她的目光带着不甘之意,沙哑的苦笑了一番,“姑娘,你不必同情我,这我自愿的。”

    景姒瑶很想帮助白衣女子,可是白女子不接受景姒瑶的帮助,景姒瑶也无能为力。

    她知道斩妖除魔是神的职责所这,云今涟不会轻易的放过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如此的可怜,景姒瑶于心不忍。

    她拉了拉云今涟的衣袖,淡声开口,“放了她好不好?”

    云今涟微微有所动容,却未曾表露出来,淡声的开口,“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的确,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男子的确是欺骗了白衣女子没有错,如若不是白衣女子为爱懵逼了心眼,也不会落的如此下场。

    “小女子甘愿领罚。”这一次,白衣女子没有再一次求饶,也没有再逃跑。

    云今涟把白衣女子收入了一个盒子中,把白衣女子关了起来,炼化白衣女子体内的怨气。

    见到云今涟不顾自己的求情,还把白衣女子给关了起来,景姒瑶感觉到很气愤,一路上,都闷闷不乐的,没有说话,很不高兴,生了云今涟的气,心中一肚子怒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