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6章 情起情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景惊鸿受伤,景姒迫切的想要去帮助他,她咬了云今涟一口。★首发追书帮★

    痛楚袭来,云今涟却依旧没有放开景姒瑶的意思。她不会让景姒瑶只身前去犯险。

    看着景姒瑶被云今涟紧紧的抱住,景惊鸿以为他想对自己的女儿做出什么不轨之事,的脸色一脸的焦急,迫切的想要前去帮助景姒瑶,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远。

    天帝阻拦景惊鸿帮助景姒瑶,见到云今涟已经抓住了景姒瑶,他朝着云今涟怒吼道:“杀了她!杀了她!”

    “父神……我做不到。”

    云今涟沉声的开口,抱着景姒瑶,却没有动手之意。

    见到胜利已经近在咫尺,云今涟却放弃了,天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他,怒道:“你到底是不是本座之子?你若是本座之子,你就杀了她,正邪两派方能有个了结。”

    “你敢!”听到天帝要杀了景姒瑶,景惊鸿阻拦着天帝,无论如何,拼尽全力都不让天帝过去靠近景姒瑶。

    眼下已经落入在云今涟的手里,她没有任何的挣扎,冷冷的笑了笑道:“你不是要杀了我吗?动手啊!”

    他声音颇为深沉的开口:“我从未想要杀了你。”

    景姒瑶的目光带着冷意,“你若不让我去帮助父王,让我看着父王受伤,你还不如杀了我来的痛快。”

    父王素来最宠爱她,让她站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父王受伤,她又怎么能够做到如此不孝?

    如若不是云今涟阻拦着她让她无法前去,她定然会奋不顾身的前去帮助父王。

    云今涟的目光沉了沉,哪怕景姒瑶如此之说,他依旧没有放开他,他抿唇开口:“你会明白我的苦衷的。”

    妖族之人见到景姒瑶落入到了敌人的手里,一大批人前来,吆喝一声:“放了公主!”

    妖族的小妖情急之下,使出弓箭,乱剪齐发,想要从云今涟的口中救出景姒瑶。

    “你们不要过来……我没事。”

    景姒瑶呼喊着,可是这里嘈杂不堪,那些小妖根本听不到景姒瑶的声音,见到她脸上的神情如此的苍白,以为景姒瑶是受到了云今涟的虐待,因此,更加的不会放过云今涟。

    这些小妖,自然无法伤害到云今涟,一只小妖从云今涟的背后偷袭,方才对抗钟离魅,云今涟身上渐渐的无力,云今涟的速度变慢了,那些小妖从背后突袭。

    他因为过度消耗体力闪躲慢了一步,却还是能够闪躲小妖的偷袭的。

    那流光距离云今涟只不过是一寸的距离,见到云今涟还未做出任何的动作,身体上本能的反应,推开了云今涟,她的速度却不及那流光,承受了重重的一击。

    她本就身受重伤,能够来到此地,已经是在苦苦支撑自己。

    那小妖修行万年,使出浑身解数是想要云今涟的命的,中了小妖的一击,雪上加霜,伤上加伤,这原本微弱的一击,如今却是致命的一击。

    云今涟不自觉的红了眼眶,撕心裂肺的叫喊:“不要——”

    可是此时已经为时已晚,景姒瑶为了救云今涟,承受了原本不该承受的致命一击,她的鲜血,渐渐的流露出来,血流不止。

    云今涟脸上的焦灼之色难以掩饰,“你为什么要冲上来!”

    “我……不想你有事……”她伸出手想要摸云今涟的脸,却抬不起手来,手顺着滑落下来。

    她没有了生气,连呼吸都已经停止了,身体冰冰冷冷的。

    她就这样的停止了心跳,云今涟他的变得青白,他竟然不自觉的落下了眼泪。

    他就这么抱着她,将她抱的紧紧的,不松开手,他将自己的脸贴这了她的脸上,亲吻了她的额头,轻柔的道:“求你,睁开眼睛,求你,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好不好?”

    怀中的人却早已经是一具尸体,根本听不到云今涟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瑶瑶!”景惊鸿见到景姒瑶突然间了无生气的躺在那里,脸上的痛苦之色难以掩饰,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景姒瑶从云今涟的身上抢过来。

    悲伤欲绝之下,竟然忘记了此时还在身处危险之中,天帝趁着景惊鸿因为景姒瑶而分神之时,从背后偷袭景惊鸿。

    景惊鸿措不及防的中了景姒瑶一击。景姒瑶已死,景惊鸿也没有活下去的欲望,他没有任何的反抗,就这样承受天帝沉重的一击,倒了下去。

    他幻化成了一只九尾狐,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

    这一场战争,三界死伤惨重,景姒瑶死了,景惊鸿死了,钟离魅是死了,妖界跟魔界最重要之人死了,那些小妖跟魔将们,都纷乱而逃。

    孤琦暗自逃离。

    这些不重要的角色四处逃窜,而冥琰,眼睁睁的看着景惊鸿的尸体被践踏,没有出手帮忙,勾起一阵冷笑之意,他消失了,没有去管景惊鸿的尸体。

    景惊鸿对抗天帝之时,他更没有出手帮助,一个人站在那里看戏。

    她死了,她死了……

    他的脑海中突然间一片空白,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的傀儡,抱着她冷冰冰的尸体,云今涟的嗜血般的光芒,露出几分血债。

    这边的战事还没有处理,天帝冷声开口:“涟儿,过来帮忙!”

    他就好像没有听见天帝所言,没有理会天帝,外面的战争,都已他跟无关,他只想要她好好的活着。

    他抱着她冷冰冰的尸体,一下子失了魂,失了心……没有了魂,没有了心。

    他亲吻着她额头,低头吻住她,声音轻柔了一些,嘴里停的在呢喃着,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似乎又是在对她说话,目光柔和的道:“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景姒瑶睡的很安详。她安静的容颜,让他的胸口上插了一把刀子。

    自从她离开之后,他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他这才知道,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她在自己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说着那些妖界的生活,突然一下子安静起来,又很不习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