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4章 中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钟离魅见到云今涟之时,脸上带着些许的震惊脸色。「^追^书^帮^首~发」他微微震惊的看了她一眼,错愣住了。

    冥琰的毛全身被烧焦,原本就是一副丑陋的模样,如今变得更丑了。

    冥琰勃然大怒,自己的毛全身被烧焦,他来不及多想,赶紧去地下室看景姒瑶,然而,景姒瑶不见了。

    “该死!”他不悦的咒骂一声踢了踢桌子,随后,来不及多想,立即带领小妖们前去追,小妖门分散开来开始追逐云今涟。

    然而。

    云今涟岂是如此轻易能够追上的?这些人,根本就不会说他的对手。

    不过是一溜烟的功夫,云今涟就已经甩掉了冥琰,将冥琰甩的是怎么也追不上他了,才停下来。

    他到了地方跟钟离魅汇合,将景姒瑶安置好。等了许久,却没有见到钟离魅前来,忽然,一只鸽子手里刁着一个纸条。

    他打开一看,落笔人是钟离魅。

    本尊知道,无论本尊怎么做,瑶瑶爱的那个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你罢了,哪怕重来一世,她爱的,还是你。

    当然,我也不得不承认,只有你才能让瑶瑶幸福,你好生照顾瑶瑶,记住,本尊把这个机会给你,不是因为放弃了,如若瑶瑶能够快乐,本尊做什么都愿意。

    本尊知道你对瑶瑶的爱不必本尊少,如若你敢让瑶瑶少一根毫毛,就算血洗整个天界,本尊都会将瑶瑶给抢回来。

    一封信念到这里,云今涟皱了皱眉头,这个家伙,写个信口气还如此的张狂。

    眼下,他不能将景姒瑶带回天界了,人界那边早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只有把他带到无须门了。

    他把景姒瑶带到无须门,叶无弥此时得知他神识回归,立即前来。

    “殿下……”叶无弥干笑两声,颇有一些心虚之感。

    “凡间的事情,本神稍后找你算账,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云今涟的声音异常的冷淡,冷淡到,没有任何低落起伏的情绪,只有那无尽的冷漠。

    此话一出,叶无弥更是担心他会秋后算账了,他本是担心云今涟,下凡去保护云今涟的,却没有想到起了报复心。

    想当初,在天界之时,云今涟便处处与一副冷漠的态度对他,他虽于云今涟好友多年,却未曾真正的见云今涟敞开心扉过。

    于是叶无弥才有了这个想法,每每听到天界的太子殿下叫自己师父之时,叶无弥心里很满足,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罢了。

    他在人间建立了无须门,是为了在人间有一个立足之地。

    看见他冷漠的眼色之时,叶无弥瞬间没有了底气,“殿下,我知错了……”

    “本神说了,此时以后再找你算账,本神知晓你医术高超,你且看看她得的是什么病。”

    他的脸上焦灼之色难以掩饰,急切的目光,带着担忧之意,担忧的眼神里面,满满皆是爱意。

    叶无弥为未看见来人,就已经知道了是谁了,能够让他如此担心的,除了景姒瑶,不会有别人了。

    “有一点我不明白,景姒瑶为何会变得如此模样?”

    他看了一眼景姒瑶的症状,看到她长满毛的五官之时,被吓了跳。

    若不是他心理素质极其的强恐怕会被吓出病来。

    云今涟不悦的撇了他一眼,“废话,本神若是知道还需问你?如若你治不好瑶瑶的病,人界的事情,本神定会找你算账。”

    他的意思是,如若自己治好了景姒瑶的病,自己让云今涟叫师父十年多的事情,就可以不用计较了?

    其实,就算云今涟会惩罚他,他也一样会救景姒瑶的,这个姑娘,他可是喜欢的紧呢,说是六界的第一美女都不足以夸张。

    此时,叶无弥更是不敢怠慢了。

    他诊断出了景姒瑶的症状,发现景姒瑶是因为中了一种毒所致。

    “此毒叫做‘百媚生’是西域一种特制的邪术,相传,用同类人的血便可以让别人感染此毒,感染此毒者,会变得跟下毒者一样的状态。”

    叶无弥得知是此毒是‘百媚生’之时,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

    百媚生?云今涟心疼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气的铁青,他怒着震碎了桌子,他的瑶瑶,他呵护这手心里舍不得伤害一分都瑶瑶,却被冥琰折磨的如此模样,云今涟脸上的怒意更深了,与冥琰立下了仇恨。

    “可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活她?”

    “办法不是没有。”叶无弥的目光忽然犹豫了,他有一些犹豫的开口,“只是……”

    这办法,叶无弥不敢说。

    看向叶无弥的脸色之时,云今涟忽然闪过一种不安的预感,脸上的焦急之色更深了。

    他迫切的说道:“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叶无弥下定决心说出口,“此毒唯有天帝手上的净毒宝镜可以解开,净毒宝镜可以净化任何毒素,就算是多么厉害的剧毒,也可以一一吸收。”

    云今涟沉默了。他又如何不知道净毒镜?

    只是,他不敢往这方面去想,当年,他为了景姒瑶,不顾天帝的劝阻,毅然决然的决定陪着她一起轮回。

    如今宝镜在天帝的手里,若是找天帝拿走宝镜,必定会引发天帝的不满,让他担心的事情是,天帝可能会不愿意皆宝镜。

    他的目光变得深沉了,“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叶无弥摇了摇头。叹息一口气。

    “此毒乃西域最邪恶的剧毒,只有天上最纯净的净毒宝镜才可以吸收此毒的毒素,如若三日后不解开此毒,她便会彻底的变成这样的怪物了。”

    叶无弥经常喜欢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什么稀奇古怪的毒药他也喜欢研制,一回生二回熟,自然就对毒药有所了解了。

    然而,正因为知道此毒的解法,叶无弥才很苦恼。

    然,叶无弥知道自己的苦恼都不算什么,他知道云今涟肯定很着急。

    净毒镜,只有一个,只有天帝才会有。

    难道,真的已经别无他法了吗?

    云今涟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深沉之色,脸上的神情很不太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