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6章 虚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成亲了,阾汐被送进了洞房等待着云今涟来掀开她的红纱。「^追^书^帮^首~发」她难以掩饰自己脸上的喜悦之色,她等这一天,一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

    这一刻,她等了几十万年了。

    他的眼神之中的冷淡之色又深了几分,阾汐见了心中十分的难受。

    他所有的温柔,仅仅只是因为景姒瑶吗?

    阾汐易容成景姒瑶的模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的体态婀娜多姿,格外的诱人。

    她柔柔弱弱的开口:“殿下,我好害怕,救我出去好不好?”

    忽然,云今涟意识到了什么,猛的推开了眼前的人儿。她不是景姒瑶!

    云今涟一样就识破了她的阴谋,怒掐着阾汐的脖子:“你不是她!阾汐,她在哪?”

    阾汐愣住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一眼就认出来了自己不是景姒瑶。

    她已经易容成景姒瑶的样子,点了迷香,为什么他还是能够认出来?

    她不相信此事,云今涟开口解释了她心中的疑惑,冷淡的开口:“她从来不会如此娇弱。”

    两个人只是气质,就是截然相反。

    云今涟冷不伶仃的泼了一盆冷水下去,阾汐一阵惊慌。

    若是让他发现自己伤害了景姒瑶,她还有活路可走吗?

    此时,阾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

    “说!”见到她迟迟不说出口,云今涟举起手中的剑,架在阾汐的脖子上,寒冷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凛冽的寒光,“不说本神杀了你!”

    原本体温是热的,但是此刻,阾汐感觉自己全身发冷,冰凉的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不由得抖擞,感觉到身体一震,目光错楞,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她现在还不敢相信,他是如此的冷漠无情,她也不愿意相信。

    然,等了许久,已经等到了子时了,却迟迟没有见到他来,她忽然心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便是再也无法安下心来了,目光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不安之感。

    她没有继续等下去,见到他迟迟不来,她自己掀开了自己的红盖头,她打开了房门,发现他正在坐在门口喝酒。

    她的脸色立即沉了又沉,目光带着几分阴凉,“殿下这是什么意思?宁愿喝酒也不来进入房中与我洞房?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夫妻?”云今涟冷冷一笑,声音不自觉的清冷了几分,“我们为什么会成亲,相比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阾汐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的确,他说的没有错,他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娶自己,她心里清楚的很。

    然而,正是因为太过于清楚了,才更让她心痛。她已经被伤害到麻木的没有感觉了。

    阾汐脸上的不快之意一闪而过,又恢复了不快的脸色,淡然的笑了笑道:“殿下,我们洞房吧,今夜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可不要浪费了我们的大好时光。”

    她拉着云今涟,准备进入房间洞房,只有洞房,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如今,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夫妻罢了。

    然,还未触碰到他的身子,就已经被他冷冷的甩开了,他后腿了两步,丝毫不让阾汐靠近。

    云今涟的目光又冷冽了几分,眼神里面黯淡无光,沉声的开口:“本神已经答应娶你,给了你这个太子妃的名分,告我,她在哪!”

    此时,他只关心这一个消息。

    什么大喜之日,什么新婚之夜,一切都是浮云。

    一直以来,他所关心的,只有她是否安好而已。

    这是她的新婚之夜,他却迫不及待的要去找别的女人,这让阾汐很是不甘。她的脸上闪过深切的不甘之意。

    为什么,她才是他的妻子,他关心的那个人,还是她!

    阾汐深切的不甘,正因为是不甘,她才不愿意告诉云今涟她的下落。

    她若是告诉了云今涟,岂不是连最后一张王牌都没有了吗?不可以!

    阾汐并没有打算告诉云今涟她的下落。她想了想,想要找一个理由糊弄过去,干笑了两声,“殿下,我们先去洞房吧,洞房花烛夜只此一次,别浪费了。”

    “莫要得寸进尺!”他冷哼一声,眼角里面带着冷冽的神色,拿起手中的剑,再一次架在她的脖子之上,淡漠的开口,“别以为本神不敢杀你!杀了你,本神一样能够找到她!”

    “我……”面对云今涟如此冷冽的面容之时,她害怕了。

    她以为,只要成了亲,她成为了他的妻子,他就算是再怎么无情,都不会杀了她的,然而,果然如此无情!他的无情,让阾汐很意外。

    她害怕了,她并不想死,她有种预感,如若她真的不告诉他景姒瑶的下落,他真的会杀了她。

    “殿下别动怒,夫妻之间有话好好说嘛。”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夫妻这个词,就是为了提醒他们之间已经是夫妻了。

    她的目光冷了又冷,脸上闪过恨意之色,将景姒瑶恨到了骨子里面。

    他的声音又淡漠了几分,却也已经不想听她废话了,冷声呵斥一番,“少废话,告诉我,她在哪!”

    “殿下,我这就带您去。”

    阾汐再也不敢试图挑战云今涟的底线了,她不想死。

    忽然间,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将云今涟带到了一处幽暗的地方,这是一个幽暗的房间。

    云今涟四处寻了寻,却并未寻到她的身影,他的脸上的焦灼之色难以掩饰。

    他刚想动怒,忽然,一阵阵的香味传来,他感觉到一阵头疼欲裂之感。

    他的眼前一晃,脑袋晕乎乎的,竟然看到了景姒瑶的身影。

    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她了,见到景姒瑶,他激动的很,声音不由得揉了揉,柔声的开口:“瑶瑶……我来了,我在这。”

    他柔情的目光,眼睛里面带着深情之意,他如此深情的目光,是因为景姒瑶。

    他所有的柔情,都给了一个女人,景姒瑶。

    望着她妩媚动人的身影,他一下子被他的视线所吸引住了,有一些恍惚,看到有一些痴了,忘记收回视线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