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7章 休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云今涟温柔的声音的景姒瑶心动,她承认,她还爱着云今涟,而且根本就无法忘记她。「^追^书^帮^首~发」

    她忽然之间推开了云今涟,“还请殿下自重,否则太子妃该误会了。”

    “我心里承认的太子妃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

    云今涟却再也不愿意松开手了,紧紧的抱住了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松开他的双手“我娶阾汐,是为了你。”

    景姒瑶楞了一愣,脸上的神情一瞬间僵硬住了。

    “放手吧。”景姒瑶默默无言,眸子之中暗淡下来,“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不,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

    云今涟的声音忽然之间紧张起来,他紧紧的拥抱着景姒瑶不松开自己的双手,生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

    他低头亲吻着景姒瑶的双唇,她感觉到自己的唇瓣边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在吸引着她,让她舍不得挪开云今涟的唇,眼神不由自主的被他所吸引,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反抗。

    忽然想到了什么,景姒瑶猛然推开云今涟。

    她忽然之间冷冷一笑,“你这样做,对得起阾汐吗。”

    她的双手肤如凝脂,洁白无瑕,然而又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疤极其的耀眼,云今涟突然间注意到了景姒瑶手上的伤疤。

    他没有回答景姒瑶的话,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景姒瑶手上的伤疤上,他忽然间扯开她的衣服,原本洁白无瑕的肌肤,处处都是纵横交错的伤痕,触目惊心。

    “你这伤疤……是阾汐弄的吧。”云今涟微微的湿润。

    景姒瑶没有想到只能的伤疤暴露了,急忙穿好衣服,匆匆忙忙的遮掩自己的伤疤,不想让云今涟看见。

    然而云今涟已经看见了,而且看的很清楚。

    “如你所见,这些伤疤,永远也好不了了,拜你所赐。”

    她一整个背,全部都是伤痕,有一些伤疤还不堪入目,这些伤疤,会一辈子的留在她的身上。

    她身上锥心刺骨的疼痛,却轻而易举的描写过,她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如此云淡风轻的描写的?云今涟很心疼她。

    他的双眼忽然间闪烁亮光,“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他没有多说什么,忽然之间离开了,等景姒瑶再次回过神之时,就不见了踪影。

    景姒瑶不知道云今涟要做什么,她也没有心思理会,她只想好好的过日子。

    他离开之后,去找了阾汐。

    “夫君。”阾汐见到云今涟亲自来找自己,她很惊喜,惊喜之色难以掩饰住。

    她满脸惊喜的道:“你怎的来了?”

    这是成亲三年来,云今涟第一次主动跟自己说话,阾汐不得不激动。

    “这是给你的。”云今涟没有看阾汐,只是给了她一张纸。

    阾汐接过这一张纸,可是这一张纸不过是一张纸罢了,她却觉得如同千金一般都重。

    休书。这两个字阾汐觉得十分的刺眼,刺眼的目光,让阾汐觉得很讽刺。

    “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一张纸,上面写着这句话。

    “你要休了我?”哪怕明明已经知道结果,阾汐却还是不想要相信,她心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云今涟连看都未曾看阾汐一眼,眼睛里面淡漠置之,淡漠如斯的开口:“这场婚事,从一开始,就不是我所愿,我还你自由。”

    “我不要!”阾汐的目光忽然之间变得疯狂起来,她的目光很疯狂,她忽然拉着云今涟的衣袖,苦苦的哀求着,“我只要你,不要休了我好不好。”

    云今涟的声音格外的淡漠,淡漠的声音让阾汐觉得格外的讽刺,“这场婚事,从一开始就是你逼我的,既然你逼迫我,就应该想到有这个后果。”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休我,我不同意!”

    阾汐忽然之间固执起来,好不容易嫁给云今涟,她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放过!

    此刻,她还在傻傻的认为,只要自己不同意,就可以阻止云今涟。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威胁他,“你自作主张休了我,不怕天帝降罪吗?”

    “呵!”云今涟忽然之间冷冷一笑。

    从前是他犹豫不决,一直到今天,他险些失去景姒瑶,他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想要的,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景姒瑶而已。

    为了她,他可以什么都不要。

    他已经什么都不畏惧了,自然不会惧怕阾汐的威胁,“你不必如此,我自然会向天帝请罪。”

    “你当真如此的心狠?”阾汐不可置否,不敢相信云今涟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狠心,她的双眼里面,皆是不可置信,到现在,她对云今涟还是处处留情,依旧不可置否的相信着他。

    她承认,她是针对景姒瑶,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他,爱他让她变得面目全非,可是却不敢相信竟然落的如今这个下场。

    此刻,阾汐的心里还留着最后的期盼。

    见到阾汐如此的执迷不悟,云今涟的目光骤然变冷,冷冷的开口,冷若冰霜的声音响起让阾汐不由得浑身一震“别以为本神不知道你对景姒瑶所做的那些事情!”

    景姒瑶……阾汐忽然之间慌张了。

    她的身体在颤抖,颤抖的身体,让阾汐的双手无处安放,难以掩饰住的慌张的情绪,她的脸色,更为慌张。

    她现在很害怕,害怕云今涟会因此厌恶自己。

    她的眼神之中忽然露出深沉的目光,目光充满着沉思的目光,深邃的眼瞳之中,露出深切的恨意目光。

    “我没有……”哪怕已经死到临头,阾汐还是不愿意承认,已经不死心的反驳。

    然而云今涟已经知道阾汐对景姒瑶所做的所有事情,自然不会听她的辩解。

    他满脸淡漠的开口:“本神告诉你,你之前所做的事情,本神可以不告诉天帝,但,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本神的妻子,男欢女爱,各自嫁娶。”

    阾汐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才可以说出如此无情的话的?此时,她很无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