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2章 重新开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柳氏为了报答风玉尘的恩情,里里外外忙活了很多的菜。★首★发★追★书★帮★

    虽然菜多,可是,却全部都是素材,没有荤菜。

    风玉尘错愕住,连他这个外人来都没有肉,更何况平时呢?

    她平时吃的如此的简陋,看着顾灵吟消瘦的模样,风玉尘看着很心疼她。

    他迟迟没有动筷子,让柳氏很尴尬,“怎么了,不符合胃口?”

    “没事。”风玉尘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心里却难以掩饰心疼。

    风玉尘吃了一口,连连夸赞道:“那就好。”

    晚饭过后,天色已经很晚了,风玉尘趁机开口:“在下无意间路过此地,没有住的地方,可否让在下住几天?”

    风玉尘趁着这个机会,厚脸皮的开口提出这个要求。

    “什么?”顾灵吟无法淡定了,想到刚才被风玉尘抱的事情,顾灵吟就很抵触,“不行!”

    “住口,哪有你这么跟恩公说话的。”柳氏立即呵斥顾灵吟。

    未等顾灵吟有所拒绝,柳氏连连的答应下来,“恩公愿意,自然是乐意之至,只要不嫌弃小屋简陋就行。”

    因为风玉尘救了她,柳氏对风玉尘很有好感,正愁找不到机会报恩。

    风玉尘此举,给了柳氏报恩的机会,自然不会介意。

    风玉尘笑眯眯的道:“哪里,这里一点都不小,很温馨。”

    柳氏立即吩咐顾灵吟,“柔儿,去给恩公收拾房间。”

    “娘!”顾灵吟不愿意让风玉尘住在这里,见到母亲执意如此,加之风玉尘对他们有恩,顾灵吟没有话可以反驳。

    她收拾东西,让风玉尘住下了。

    柳氏道:“今晚呀,你就睡我老头子那屋,那个房间很久没有人住了,嗯公不会介意吧?”

    “哪的话,这很好。”风玉尘一脸笑容。

    他在意的,并不是环境,他在意的,自始至终都只不过是顾灵吟而已。

    能够跟她多相处一会儿,他怎么样都是愿意的。

    顾灵吟已经前去收拾房间了,风玉尘趁机跟随而去。

    他打量了这个屋子,这个屋子是破旧的茅草屋,房子很简陋,整个屋子只有三个房间,简陋的房间内却挂满了刺绣。

    他错愕的看着这些东西,“这些刺绣……”

    “明天早上要拿去卖的,你可别碰啊。”

    顾灵吟正在收拾东西,见到他提起刺绣,生怕风玉尘会弄坏自己的刺绣,急忙收起来,把这些刺绣当做了宝贝小心翼翼的收着。

    房间很简陋,只有一张床,连一个桌子都没有,风玉尘格外的心态,这十几年来,她到底是怎么样过的?

    此时,风玉尘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来早一点。

    见到他迟迟不坐下,顾灵吟以为风玉尘是嫌弃这里,冷着嗓音开口:“喂,你要是嫌弃简陋,现在就滚出去,没有人让你住。”

    顾灵吟不满的反驳道:“谁说我嫌弃了?我看这里就挺好的。”

    “随便你。”顾灵吟干脆懒得理会,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忽然间,风玉尘注意到了顾灵吟的双手,她的一双手原本应该是肤如凝脂,可是,却一双手上都是茧子,皮肤也很粗糙。

    这不是女子应该有的手。

    风玉尘心疼的牵起顾灵吟的手,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错楞住了。

    她抬头,对上了风玉尘深情的眼眸,他如此的神情,不禁让顾灵吟心动的扑通扑通的跳动着。

    他的声音哽咽了,声音也跟着沙哑了:“灵吟,对不起,我来晚了……”

    顾灵吟心中刚有所触动,可是一听到风玉尘口中呐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她就很反感。

    “我叫渝柔!”顾灵吟烦躁的甩开风玉尘的手,冷声开口道:“别碰我。”

    因为心疼顾灵吟,风玉尘忘记了她现在的名字叫做顾渝柔。

    他立即开口道歉:“对不起。”

    他红了一双眼,“你的手怎么会成这样子?”

    “我得养家糊口啊。”顾灵吟白了一眼,她看了一下天色,懊恼的尖叫一声,“糟了!不跟你说了,我得去刺绣了!”

    大晚上的去刺绣?风玉尘一愣,他拉住了顾灵吟,“不能等明天晚上再绣吗?”

    “王二婶要求我在明天之内赶十条绣帕给她,可是眼下只有五条,今天晚上必须熬夜赶工。”

    顾灵吟已经没有时间跟风玉尘说话了,没有时间理会他,专心的刺绣。

    眼下已经是子时,应该已经是睡觉的时间了,顾灵吟却这里刺绣,风玉尘异常的心疼。

    风玉尘不忍心看到他如此的劳累,“灵……柔姑娘,我来帮你吧。”

    “不必,习惯了。”顾灵吟淡声的开口。

    “父亲早在五年前就去世了,母亲平日里眼睛不好,一直以来只有我在用刺绣维持……每天凌晨就必须得起床。”

    顾灵吟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些,跟风玉尘说出自己的日常生活。

    说完了这些话之后连顾灵吟自己也愣住了,顾灵吟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对风玉尘说这些。

    “奇怪了,我怎么跟你说这些。”顾灵吟道,“你就当做没有听到吧。”

    顾灵吟没有打算继续说下去,只是专心刺绣。

    听着顾灵吟说起从前的事情,风玉尘双眼红润,泛起泪光。

    今生的顾灵吟,清苦一生,坚强的让人心疼……

    “柔姑娘”

    “别吵我,我要刺绣。”顾灵吟无心理会下去。

    或许是因为跟风玉尘说话的原因,顾灵吟的手被针扎伤了,流血了。

    她一双流血的双手,却不想理会,仍然在拼命的刺绣。

    风玉尘注意到她的双手已经流血了,立即紧张起来了,不悦的呵斥:“别绣了!都流血了怎么还逞强!”

    风玉尘本想用法术帮她包扎伤口,但是却害怕吓着她,于是就用纱布帮她包扎伤口。

    他拿过顾灵吟的手,顾灵吟是抗拒的,努力的想要挣脱开来:“你想要做什么。”

    未等顾灵吟枕头出来风玉尘就牢牢的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挣脱。

    “柔姑娘,别乱动!”风玉尘淡声开口,然而,他的语气却带着温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