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答应出席葬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4章 答应出席葬礼

    如果之前,叶展眉对于和南瑾之间的合作还有所顾忌的话,那么现在,她一点也不想再胡思乱想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既然言止给了她赚钱的机会,她接下就是了,有钱不挣是傻子。

    只是几天的时间,言止始终没有再露面,叶展眉甚至还是从张姨的口中得知,那个男人是去国外出差了,要去三天时间。

    她得知消息时,也不过微怔片刻。

    其实已经习惯了,就像曾经很多次,她的生日,银行以及各大网站的注册账号都给她发送来了生日快乐的信息,偏偏只有那个男人,一声不吭的去出差。

    再回来,她的生日早就悄无声息的过去。

    现在,不过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罢了。

    或许……也有些不平常,比如……当叶展眉走进只记得工作室,看见正在大厅接受众多女同事仰慕目光的南瑾时,方才猛地反应过来,距离上次见他,已经过了将近一周的时间了。

    看见叶展眉进来,南瑾只慵懒的抬眸,起身:“叶小姐终于来了。”说的很是随意。

    叶展眉微微蹙眉,看了一眼身前的男人,刚想开口,一转眼却立刻看见周围人八卦的眼神,无奈将剩余的话收回:“南先生,请!”

    说完,她直接比了比自己办公室的方向。

    南瑾丝毫不客气,直接起身前行。

    “展眉姐……”一旁,王冠正八卦的看着她。

    “工作!”叶展眉难得严肃下来神情,转身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刚关上办公室门,男人的声音已经传来:“看来叶小姐已经考虑好了!既然这样,那就把合约拿过来,我签了它吧!”

    这个男人……

    叶展眉不悦蹙眉:“我有说过我会陪你一起出席吗?”

    “看叶小姐的态度,应该是答应了!”南瑾耸耸肩,“对了,还是告诉你一声,我就是个二世祖,没什么好调查的!”

    “谁调查你了?”叶展眉皱眉。

    南瑾表情飞快的变了变,而后骤然笑开,眉眼越发魅惑:“我刚才说错了,合约呢?”

    说完,他直接伸手,一副早就看透她的样子。

    叶展眉抬眸,仔细盯着身前的南瑾,二世祖吗?

    最终,她还是缓缓转身,伸手将一旁的合约拿了过来,放在办公桌上,始终未发一言。

    南瑾好不含蓄,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在落款处签上自己的名字。

    “这样一来,那后天我就来接叶小姐了!”南瑾轻笑一声,起身便要离开。

    “我能问一下……”叶展眉缓缓出声,南瑾前行的脚步倒真的停止了,“你要参加的,是谁的葬礼?”

    且不说带女伴参加葬礼很奇怪,她若是连谁的葬礼都不知道,岂不是更加诡异!

    迟疑片刻,南瑾直接打开房门:“南家董事长南东石。”而后,人已经翩翩离开。

    南家董事长?叶展眉蹙眉,而后眉心皱的更紧,不就是南瑾的父亲?

    传言南家董事长在医院因为癌症并发猝死,也有说是被他的次子南瑾的纨绔气死的,众说纷纭。

    但如今看南瑾的神情,叶展眉觉得……传闻也许真不是空穴来风啊!

    ……

    言止是在隔天回到家的,回到家的时候,叶展眉正打算回房睡觉,他便打开了楼下正厅大门,或许是熬夜的缘故,脸上罕见带着一抹疲惫。

    察觉到楼上的动静,言止方才缓缓抬头,正看见二楼栏杆处怔忡的叶展眉。

    微微一顿,一旁张姨已经凑上前来:“少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言止点头,再抬头,二楼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少爷?”身后张姨疑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嗯。”言止陡然回神,缓缓坐在餐桌前,心思却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以往出差回来,那个女人总是放好了洗澡水安静的等着,即便他如何处心积虑的瞒着她自己归来的时期,她总能够得知,并且乐此不疲的准备。

    但现在,他回来了,没有刻意隐瞒只记得归期,那个女人……便这般平静的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果然……想要离婚了,便可以将他随意抛到一旁了是吗?

    “这几天少奶奶怎么样?”随意叉起一块牛排,言止手指有些停顿,缓声问着,神色有些不自然。

    “少奶奶?”张姨疑惑,“这几天都是按部就班的出去,但早早就回来了。”

    “……嗯。”言止心中的别扭更甚,若这个女人忙碌也就算了,明明她很清闲!

    “要不我上楼去叫少奶奶……”张姨小心提着,而后转身便要上楼。

    “回来!”言止声音骤然紧绷。

    张姨脚步默默停了下来。

    “不用去!”

    最终,男人的声音带着赌气的意味阻止了张姨,随意吃了两口起身便直接走向二楼主卧,身形修长,却很是迅速。

    “砰——”的一声,主卧房门紧紧关上。

    楼下张姨满眼忧心忡忡的望着楼上,最终摇头叹了一口气。

    叶展眉自然听见了主卧传来的巨大关门声,这里隔音很好,关门声都那般清晰,她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到言止愤怒的样子。

    其实……她不懂言止为何这般。

    不过是……她不再像以前那般了。

    以前,言止出差的归期,从不会刻意告诉她,因为他不喜欢她的纠缠。

    叶展眉也从来没有刻意去打听,她只是如常收拾着,只当这个男人没有出差,每晚都会准备洗澡水,茶几上温上一杯茶,可以缓解他的疲惫。

    可是后来,叶展眉明白了,一个男人不喜欢你,你便做什么都是错的,甚至呼吸。

    而她只有一个错误,那就是……她不是温水音,因为不是她,所以她叶展眉即便亲自做些什么,和张姨李姐他们做的也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道理,即便当时不懂,被拒绝的久了,叶展眉也逐渐明白下来。

    所幸她明白的还不算晚,他不喜欢她的纠缠,那么……她就再也不要纠缠。

    是夜,窗外一片素净,月光皎洁美好,打在枝丫上,影影绰绰的影子落在地面,有些张牙舞爪的气息。

    明天要出席葬礼……叶展眉临睡之前猛然想到,而后侧身,闭上眼睛。

    她就是故意的。

    南瑾用合约逼她以他女伴的身份出席葬礼,是卑鄙的。她利用南瑾来激怒言止,也是卑鄙的。

    刚刚好,很公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